46.爱的宽容

    听了酒吧老板的话,杜鹃的脸色,瞬间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咬着牙,我一拳砸在柜台上说:“大头这个混蛋!他疯了吗?!杜鹃你放心,等他回来了,我…我替你好好收拾他!”说完,我转头去看杜鹃,可杜鹃早已经躺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我的心“咯噔”一下!

    “救护车!打120!”红着眼,我一边去扶杜鹃,一边朝酒吧老板吼。

    “杜鹃,你醒醒!没事的,说不准大头没去,他不是那样的人!”我一边拍着杜鹃后背,一边不停地安慰她。

    可是杜鹃没醒,就那样紧闭着眼睛,后来急救车来了,医生扛着担架把她抬上了车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我慌张地在心里祈祷:杜鹃千万不要出事,孩子也是;她们母子都要平安,毕竟…他们是大头在这世上,最难以割舍的人啊!

    进了医院,杜鹃被推进了急救室;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外面,咬牙一拳砸在了墙上!大头这个混蛋,他真是造孽啊?!他那么喜欢孩子,如果真没了,他找谁后悔去?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,后来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;当时我以为是大头,可拿出来一看,却是江姐。

    “弟弟,忙什么呢?睡了吗?”自从那次见面后,她就一直发短信骚扰我,几乎每晚都发;以前我只是看了不回,可今天,杜鹃这样,我真的没心情,再跟她扯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江韵,你这样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:“没意思啊?!所以才你给你发短信嘛!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回她说:“找你的李恩旭发去,我没心思跟你扯淡!”

    可她却恬不知耻地说:“李恩旭是谁啊?姐姐不认识!姐姐就认识小炎,那个跟人家一起睡觉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着,她可真是厉害了!这么不要脸的话都敢说,几个月不见,长进倒是不少;后来我就没回,她接连又发了好几条短信,后来不发了,估计是睡了。

    靠在医院走廊的墙边,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,急救室里的灯一直亮着,却迟迟不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大约在十点左右的时候,大头的电话来了;我赶忙接起来,猛地就朝他吼:“你他妈的姚大头!你嫖完了是吗?!我告诉你,赶紧给我提上裤子来中医院,杜鹃现在正躺在急救室里!”

    “小…小炎,怎么了?我跟她就是吵了一架,不至于吧?!”大头的语气有些醉,但他酒量好,脑子还算清醒。

    “姚大头!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找小姐了?!”攥着拳,我红着眼说,“你糊涂啊!你和杜鹃那么好,怎么就不能好好珍惜呢?”

    大头在那边,一边跑一边说:“小…小炎,我没嫖!当时我醉了,确实跟一个小姐在一起;结果脱裤子的时候,人家要钱,我钱没带够,后来就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有脸解释!”我愤愤地说着,都这时候了,嫖和没嫖,还有什么区别?我说,“等杜鹃醒了,想办法圆过去这个谎!你若真辜负了人家,天理难容!”说完,我咬牙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不久,急救室的门就开了;我赶紧跑过去,杜鹃醒了,只不过双眼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抿着嘴,我特别害怕地问医生:“怎么样?母子没出事吧?!”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,狠狠瞪了我一眼说:“你这个做丈夫的也是,老婆都怀孕了,还惹她生这么大的气!我告诉你,也就抢救的及时;否则这孩子,肯定保不住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随即满脸欣喜地跟医生道谢;孩子保住了,她们母子平安!上苍保佑,天,不亡穷人!

    后来杜鹃被推进了病房,我赶紧去交了医药费;回来的时候,杜鹃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,我小心翼翼地说:“杜鹃,咱们都多想了,那酒吧老板看错人了!大头刚才给我打了电话,他确实喝了酒,但没去酒吧,就在小区外面的小广场上,自己买酒喝的。他现在正往这儿赶,你别担心,你和孩子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杜鹃的眼睛,轻轻看了我一眼说:“小炎,谢谢你!今天要不是你,恐怕孩子就没了。这是我杜鹃欠你的,跟大头无关。”说完,她眼睛里的泪,顺着眼角滑了下来,“我知道,大头不容易,是我一直逼他,是我太过份了。”

    杜鹃能这样说,我真的打心底里高兴!我本以为,她会大吵大闹,甚至会跟大头分手;可没有,她的宽容让我折服。

    后来,当我和江姐在一起,彼此深爱对方的时候;我才真正理解到,爱情其实远没有我想的那么脆弱,爱的真谛,足以撼动一座城市!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大头来了;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了病房,直直地跪在杜鹃面前。

    攥着拳头,我真想给这混蛋两巴掌,可他是我兄弟,即便他犯了再大的错,我也不忍心打他……

    拍了拍大头的肩膀,我出去了;那晚,从来没抽过烟的我,在医院门口买了一盒;抽着烟,我看着医院大楼的某个窗户,想到了那对可怜的小夫妻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做的还不够,如果我能有钱,给他们买套房子,让杜鹃在江城,有一个温暖的港湾;他们便不会再吵,也不会发生这些悲剧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社会,对当时的我来说,赚钱真的很难……

    然而在两周后的某一天,大头却突然有钱了,那些票子,竟然一万一万的往家里拿。而大头也更忙了,有的时候凌晨一两点才回家,早晨五六点钟就出门。

    周末的时候,大头又出去了,杜鹃到我屋里,皱着眉头问我说:“小炎,你说大头,他是不是干违法的事了?怎么突然一下子,能挣这么多钱了?!”

    我倒了杯热水,递给她说:“大头不都说了吗?他去的这家公司待遇好,而且又有老板的赏识,人家给他牵了不少医院的关系。”坐下来,我安慰着她说,“再说了,医药销售这行业,本来就暴利,只要在医院打开关系,月入五六万,还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才入职几天啊?怎么能发展那么快?!”杜鹃皱着眉,抿了抿嘴说,“我心里总有种莫名的惶恐,我总感觉大头会出事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