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.你叫我姐好吗

    “他…他什么时候去找钉子户了?我怎么不知道?!”江姐哭着,声嘶力竭地朝大头喊。

    “啊?你连他什么时候去的都不知道?”大头瞪着眼,难以置信地说,“那你们那块地,是怎么拿下来的?要不是小炎,带伤跟那些钉子户周旋,你能让他们搬迁?!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公司李恩旭干的!怎么可能是王炎?!”她哭着,一下子蹲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曰他亲妈!你们公司,怎么都是些臭不要脸的人!”大头一下子就怒了!“你这个老总混蛋,手下的员工更他妈傻逼!你去问问,你现在就去问问那些钉子户,那个大胡子,到底是谁让他们搬的?!艹!”

    江姐摇着头,不停地抹着眼泪说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啊?!”说着,她突然抬起头,满脸幽怨地看着我说,“你为什么不告诉姐!你做了这么多,为什么不说?!”

    我仰起头,控着眼睛里的泪说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她咬着牙,伸手指着我说:“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?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猛站起来,含着眼里的泪,使劲跺了跺脚说,“你是要气死我吗?”

    大头点上烟,深吸了一口说:“怎么?后悔了?我还告诉你,当年小炎在科大的时候,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,年年拿奖学金!他要不是为了我,被学校取消了毕业资格;我跟你说,我们学校,本来是要保送他去中科院的!我的兄弟,比你那个狗屁李恩旭,强八百倍!”

    “行了大头!”我跳下三轮车,拉着大头说,“既然她不让道,那这破三轮车,咱不要了,回头买个新的!”

    “对!旧的不去、新的不来,女人也他妈一样!”说完,大头对着三轮车,狠狠踹了一脚;结果地上雪滑,被三轮车一弹,直接摔了个大屁股蹲儿。

    我赶紧把大头扶起来,沿着胡同的缝隙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我们还没出去,一直白皙的小手,却死死拉住了我;“小炎,姐错了,真的错了!我不该那样对你,我不该一直相信李恩旭!你知道的,我神经大条,马大哈一个;有些事情,我真的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掰着她的手说:“嗯,现在你知道了吧?可以松手了吗?江韵,我从没怪过你什么;你帮我,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。但咱们之间,貌似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吧?我既不住你家,你也不是我上司,我们好聚好散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她近乎霸道地拉扯我,沙哑着嗓子说,“小炎,你…你叫我姐好吗?你不要这么冷漠,我知道对不起你,我…真该死!”

    “嗯,姐!我知道了,我也原谅你了。你松开我,咱们各忙各的吧。”说完,我使劲掰开了她的手,跟大头一起,沿着雪的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离开那条胡同后,我哭了;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哭,我明明那么恨她,恨她相信李恩旭,恨她污蔑我小心眼儿,恨她和李恩旭,在医院里那样气我!

    有的时候,爱一个人是很难定义的;越爱就越恨,越恨心就越疼,想忘忘不掉,爱与恨彼此撕扯,让人痛不欲生……

    “还是喜欢她?”大头搂着我肩膀,叹了口气说,“我算看出来了,那美女姐姐,对你也挺有感情的。如果喜欢,去跟她表白吧,我有预感,你肯定能成功!”

    我抿嘴笑了笑说:“算了吧,都是过去的事了;而且你也看到了,人家开奥迪、住别墅,我浑身上下,哪点配得上人家?走吧,买台新车,生活还是要继续!”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,咱这次,换个电动的!”大头哈哈笑着,手舞足蹈地说,“有钱,任性!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,这些日子卖菜,我们挣了一万多;买辆电动的,足够了!

    那天下午,我和大头去店里,买了辆崭新的电动三轮车;开回家的时候,杜鹃高兴的不得了,还非让我骑着车,带他们去兜风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去了郊外,雪停了,暖暖的夕阳洒在大地上;沿着绵延的公路,我们就那样一直往前开,风儿沐浴在脸上,让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我们青春似乎就是这样,一台不用脚蹬的车,两个至亲的朋友,迎着风,对着郊外的野景,大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后来我们停在一个山坡上,杜鹃下车后就干呕;大头急忙拍着杜鹃的背说:“媳妇,你怎么了?晕车吗?”

    杜鹃红着脸,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说:“就这敞篷的三轮车,晕什么晕啊?!”说完,杜鹃顿了一下,有些羞涩地说,“大头,我…我可能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?”大头一愣!

    “你要当爹了!”我笑着,直接给了大头一拳!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头愣了足足一分钟,接着突然转头,对着远处的大山狂喊:天哪!我要当爹啦!我真的要当爹啦!!!而且是我最爱的女人,我的杜鹃给我生的!

    那一刻,我和杜鹃就在那里笑;后来我说:“杜鹃,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,我和大头现在都能赚钱,咱们养得起!”

    杜鹃点着头,幸福地像这世上,最美的女人!

    大头喊过之后,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;掏出来一看,竟然是她给我发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忙什么呢?还有,你的三轮车,我给放到饭店了,你们回头去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,劈了啪啦打字问:你怎么有我手机号?!

    她立刻回我:饭店经理给我的。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她这样死缠烂打,我竟不知道是悲是喜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