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.她堵住了我

    听到她的呼喊,我没有回头,而是拼了命地往饭店后门跑;当时大头刚卸完菜,叼在嘴里的烟,还没来得及点火,我就一把拉住他说:“走!”

    说完,我骑上三轮车,大头做在车帮上说:“怎么了小炎?见鬼啦?!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,只是拼命地蹬;后门是条小胡同,我只想赶紧跑出去,不想被那女人看到…看到我现在落魄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我还没到胡同口,对面突然停下一辆车,直接把胡同堵住了;那是辆黑色奥迪,她的车。

    眼看着三轮车,马上就要撞她车上了;我赶紧说:“大头,刹车!”说完,大头用手拉着后斗,我伸脚直接在地上滑;那辆破三轮,刹车坏了,我们都是用的脚刹,人力脚刹!

    最后,车子在距车门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,她打开车门,看着我拉着大劈叉,半坐在车梁上的时候,她“噗呲”一下就笑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站起来,冷冷地看着她;当时她的那个笑容,对我来说无异于嘲讽!我知道我过得不好,跟她这种有钱人没法比;可这是我的生活,她凭什么嘲笑我?

    手攥着车把,我瞪着她说:“笑够了吗?笑够了赶紧把车开走,别耽误别人走路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不笑了,眼睛里竟然一点一点溢出了泪水;那天雪花纷飞,她站在我对面,穿着洁白的羽绒服,高贵的脸颊上,带着幽怨说:“你为什么手机停机?为什么说走就走?你过得不好,为什么不联系我?!”

    “呵!”我被她气笑了,“我怎样,跟你有关系吗?联系你,让你再继续羞辱我、嘲笑我吗?我是男人,虽然很卑微,但我也有卑微的尊严!我真的…真的不想跟你废话,赶紧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!就不让!”她哭着,特别孩子气朝我走过来,手抓着我车把说,“你怎么干这个了?你那么有才华,不应该干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我仰着头,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我干什么,用不着你操心!你是你,我是我;我欠你的,不管是钱,还是人情,我都还上了;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,就权当没认识过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心里一阵酸痛;我承认,我忘不掉她,这些日子以来,我无时无刻不再思念她;为她担心,牵肠挂肚,生怕她被金胖子和李恩旭算计了。

    可是那天,在医院里,她和李恩旭两个人,差点把我逼死!所以我爱她,更恨她,这是死结,永远都解不开的死结。那天我就发誓,这一生,再也不见她了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滑进嘴角的眼泪,想伸手摸我的脸;我赶紧闪躲开,冷冷地说:“有意思吗?天这么冷,你是要冻死我们哥俩吗?”当时我和大头,连棉衣都没穿,就那样陪她在雪地里耗着。

    “哦!我……”她有些慌张地摸了摸我胳膊,又赶紧说,“那你们来我车里坐着吧,里面有空调,很暖和。”

    “滚!!!”我大吼一声,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难缠?!

    她似乎被我吓到了,浑身一哆嗦,大眼泪哗哗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哭,我其实挺不忍心的;可我真的不想再跟她,有任何的瓜葛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就那么恨我吗?!”她猛地抬头,流着满脸的泪说,“我到底怎么你了?!”

    “你没怎么我,你没有错,你都是对的!”我把头转向一边说,“我是个骗子,伪造证书的小人,污蔑别人的混蛋;这些理由够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难道你不是吗?!”她咬着嘴唇,竟然很不甘地跟我顶嘴。

    我愤愤地朝她说:“我是!我都是这样的人了,你为什么还缠着我?你是我什么人?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闭上眼,切断脸颊的泪说:“好,好!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再见吧,咱们以后,谁也不认识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冷冷地转过身,脚踩在雪上,留下了一片漂亮的脚印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打开车门,刚要上车的时候,大头突然从我后面喊:“这位姐姐,你等一下!你们都说完了,我也有几句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江姐顿了一下,她回过头,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头:“你说吧,想说什么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大头从三轮车上跳下来,往前走了两步,拍着我肩膀说:“姐姐,我这个兄弟吧,心眼儿实,嘴笨!很多事情,他总是压在心里不说;所以他老是吃亏,做了那么多感动人的事,别人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还做过感动人的事?你说说,我想听。”她转过身,饶有兴致地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,姐姐,咱听了以后,可不带哭的。”大头叼上烟,低头打了个火。

    “我会哭?他一个小屁孩,我哭什么?!”江姐噘了噘嘴。

    大头刚要说话,我直接伸手拽了他一下说:“大头!别瞎扯,跟她有什么好说的?咱们走!”

    可大头却一把挡开我说:“你别拦我!你为她做了那么多,咱就算是白做,也得让她明白,我兄弟自始至终,都他妈不是孬种!”

    说完,大头把烟一扔,指着江姐说:“你给我听好了,小炎入职第一天,被一个叫金胖子的打了,脑袋被砸了个窟窿,腿差点被打断!而金胖子打他的理由,就是因为你!你知道吗?我们没钱住院,小炎在我那小屋里,躺了整整一个月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江姐的身体猛地一颤,“你…你一个月没回来,是因为这个?你不是说你同学出事了吗?怎么会是你自己?!你怎么不告诉我?!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,拉了下大头说:“好了,差不多行了!”

    可大头猛地甩开我,继续又说:“那时候,他的腿上缠着石膏,连路都走不了;他怕金胖子去你家,欺负你;你知道吗?我背着他,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,每天等你下班的时候,他都缩在角落里,远远地望着你;直到你安全回家,你锁上大门,他才放心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知道金胖子,为什么不去你家里骚扰你了吗?”大头深吸了一口气说,“老子就是那个,冒充张媛男朋友的人!是小炎绞尽脑汁,用智慧吓走了金胖子!我告诉你,你虽然长得漂亮,但你的眼瞎了!心也瞎了!王炎做的事,你一件也没看到!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江姐手捂着嘴,眼睛里的泪,就那样一点点往外渗;我有些烦躁地拽了下大头说,“够了!现在说这些,还有什么意思?!都过去了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大头却猛地一跺脚,接着又说:“王炎替你挨了一刀,你非但不感激,而且还处处气他!我就问你,没有学历又怎样?那些有学历的人,会为你挡上一刀吗?小炎受了伤,却还竭力给你工作;那天他捂着肚子,让我假扮律师,去找钉子户谈话的时候,我看着都心疼!你的心,是铁打的吗?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