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.我只想活着

    我千算万算,都没算到李恩旭,竟然会在这方面做文章!他的阴险与城府,几乎超出了我对社会的认知。

    那时,我茫然地望着窗外,仿佛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;我那么努力、那么拼命,最终换来的,却是这样的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骗?!你亲口告诉我,这毕业证是不是假的?!”江姐咬着牙,我看到她眼睛里的怒火,正在一点一点燃烧。

    “是!”当我说出这个字的时候,眼角的泪,再也抑制不住了;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,从未想过……

    “王炎!我真没想到,你…你竟然是这样的人!伪造证书,污蔑他人,你是不是就怕被恩旭发现,发现你是个冒牌货,所以你才不停地污蔑他,好让我把他赶走?!”她愤怒地看着我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大口呼吸着,感觉自己只要一口气上不来,就会死掉一样!上大学的时候,我那么优秀,几乎每年都拿奖学金;可为了大头,我犯了错,可就这一次错误,我却被否定了所有;在她眼里,我成了一个卑鄙小人,彻头彻尾的骗子。

    她颤着牙齿,特别怨毒地说:“王炎,我一直告诉你,人穷不要紧,出身不好也不要紧!只要你有能力,哪怕你就是小学毕业,姐也不会轻视你!可你为什么要骗?你觉得姐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我张着嘴,使劲呼吸着每一口空气,手死死抓着床边;那时候,我尽量不要去听她说什么,我只想活着,只想活着!

    我想到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,想到了最好的朋友大头,我真的不能就这么死了,我对着世界,还有太多太多的眷恋……

    还好护士来了,她狠狠敲着门说:“吵什么吵?!不知道病人的情况,需要静养吗?!都是什么素质?出去!”

    被护士一赶,江姐站起来,冷漠地看了我一眼说:“先养病吧,你的事,等病好了再处理!”说完,她和李恩旭肩并肩出了病房,我紧绷的身体,也缓缓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后来我管护士要了药,一把就按进了嘴里;我要活着,不为别的,只为生养我的父母,和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吃完药后,我睡了一觉;醒来的时候,身体已经好多了;我抬手揉了揉麻木的脸,觉得一切就这样吧,即使生活再艰难,人也要继续往前行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我管护士要了笔和纸,写下了我跟江姐要交代的事;她毕竟帮了我,还给了我那么多温暖,不管她如何对我,但人,总要凭良心。

    “姐,或许这是最后一次,这么叫你了吧?!项目的策划书,我已经写好了,就在家里的电脑上;如果你觉得,我这个骗子写的东西还能用,就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拆迁的事已经敲定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;不过疗养中心的服务人员,你让李恩旭负责招聘,他好像至今为止,也没给你招到几个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件事我已经私下里,让小雅帮忙了;她招了一大批,素质优秀的服务和保洁人员,等客户来了以后,可以直接享受服务。而且你一定要相信小雅,她没有出卖你,这些日子为了你,她付出的不比别人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不信任她,如果在最后的两天内,你有其它办法招到人的话,那就把小雅辞了吧。还有,我不会跟小雅在一起,那天只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走了,以后再也别见了;我很感激你,是你在我最无助、最落魄的时候,给了我温暖;所以不论是我对也好、错也罢,我不会怪你,我的心里,只有感谢!”

    “最后,捅我的那些人,答应给八万块钱赔偿;我欠你四万,剩下的四万,就权当利息吧;你又给我买衣服,又做饭给我吃,肯定花了不少钱;我不爱占便宜,该是谁的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写不开了,就说这些吧。我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当笔停下的那一刻,我那不受控制的眼泪,就那样滴滴落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江姐,再见,再也不见……

    爬下床,我把纸条交给了护士,让她回头交给江姐。

    当时护士劝着不让出院,我借着上厕所的机会,直接走了……

    出去以后,我怕她再找我,再羞辱我,我就直接把手机卡拔掉,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。

    后来我也没去找小雅,我连个大学文凭都没有,感觉已经配不上人家了;就这样吧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……

    那天我沿着江城的街道,又把我和江姐曾一起走过的路,重新走了一遍;她的欢笑、她的体贴,在街角的某个角落里,还会若隐若现地浮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只是我的心,已经死了……

    再后来,我去找了大头,那个时候,他和杜鹃已经有些积蓄了。大头当天给我在隔壁,租了间7平米的地下室;那个小屋子,一进门就是床,除了床,也没有别的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,至少我能有一个窝,一个属于自己的窝,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了。

    秋天的时候,我身上的伤全好了,我管大头借了一千块钱,又到南郊的农贸市场,买了辆二手脚踏三轮车,自己干起了小买卖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每天早晨四点就起床,蹬着三轮车去乡下地里收购蔬菜,然后再蹬两个小时回城里,往人家饭店里卖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几天,买卖不大好;我不认识人,说话嘴也笨,老被人家饭店经理往外轰。后来大头就跟我一起干,他上午跟我卖菜,下午去跑业务。

    凭借大头的自来熟和油嘴滑舌,再加上我们的蔬菜,都是当天在地里采摘的,特别新鲜;后来很多饭店都开始认可我,偶尔还会给点小费。

    那时我就想啊,这样挺好的,脚踏实地,一步步赚钱;等有了小积蓄,自己再慢慢干大,将来我和大头,也能够有一份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一直持续到立冬,我却没想到,这一生,竟然还能再遇到了她……

    记得那天,江城下雪了,不大,但特别冷;我和大头一说话,嘴里都冒寒气。

    当时我们拉了满满一三轮车蔬菜,往饭店里送;卸货的时候,一个服务员说:“哎,小王,我们经理叫你!说你供的菜新鲜,要多给你点小费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搓了搓露着手指的白手套,嘴里哈着气,就屁颠往饭店里跑。小费这种事,不是常有的,能多挣点是点。

    可刚一进大厅,我就听到了她的声音:“老板,你们家的菜蛮好吃的,很对胃口;下次要来啊,我肯定叫上朋友一起!”

    经理笑着说:“我们家的菜啊,都是当天在地里采摘的,特新鲜!”说完她抬头,看到了门口的我,“你看,就是这个小伙儿,可勤快了!早晨四点就往郊区跑,到地里摘了菜,再往我们这儿送;每天都是准时八点,没有一天迟到过;现在像这么肯吃苦、讲诚信的年轻人,不多了!”

    我看江姐朝我这边看,我赶紧扭过头,撒腿就跑!

    可下一刻,她近乎声嘶力竭地朝我喊:“王炎!!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