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.歹毒的李恩旭

    当我醒来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的,是一只白皙的小手;她紧紧抓着被子,还伴着细微的哽咽。

    慢慢抬起头,我以为那只手的主人是小雅,却没想到,竟然是她!那个动手要打小雅,一直维护李恩旭的女人!

    “你…你醒了啊?!”她赶紧擦了擦脸,眯着哭红的眼睛说,“对不起小炎,我…我的话有些过分了!我不知道你器量那么小,我也不是针对你;可你…你为什么要生那么大气啊?”

    我把头转向窗外,刻意不去看她;只是李恩旭那个混蛋,他的所作所为,让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!钉子户搬迁的事,是我想了好久好久,最后忍着伤,跟大头一起搞定的!

    可那个杂碎,他什么都没干,联合金胖子给江姐使坏不说,还在背地里找人暗算我!后来钉子户不干了,他知道事情不可挽回,竟然舔着脸,抢了我的功劳,在江姐面前献殷勤!真的,比阴险狡诈,我确实跟他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手紧紧抓着被子,一想到那混蛋,我脑袋就一阵阵眩晕;江姐看我还是满脸愤怒,赶紧拿手抓住我的手说:“小炎,你不要再气了,姐都跟你道歉了,你还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我用力甩开她的手,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是生你的气!我只是…只是……”咽了口气,我尽量平静地说,“姐,李恩旭那么坏,你真的就看不见吗?那个人迟早会害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听我说李恩旭,她顿时又怒了;不过她话还没说出来,又把火气压回去说,“你现在身体不好,医生说你不能动怒;咱不提他,既生瑜、何生亮?你们都是特别优秀的男人,我希望你能放下成见!周瑜那么优秀,不还是气死了?多不值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差点又吐了血!在她眼里,我竟然是气量狭隘的周瑜?那阴险小人的李恩旭,竟然成了诸葛亮!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这么想我?!我王炎是个爷们儿,顶天立地的汉子!我从来不会因为别人比我强,而心生嫉妒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缓缓舒了口气;钉子户的事情,我必须得让江姐知道,这是我努力的结果,跟李恩旭半毛钱关系都没有!如果她不信,我还有大头,还有大胡子给我作证!我必须要让她知道,李恩旭是个小人,必须得防着他!

    “姐,钉子户搬迁的事,李恩旭说是他弄的?”我平复了一下情绪说。

    “嗯!恩旭说为了这事,他几乎绞尽脑汁,把嘴皮子都磨破了。”讲到这里,她微微一笑说,“你可能不知道吧,那些钉子户,竟然只要了正常的搬迁款;恩旭这一下,可是给咱们省下来不少钱呢!”

    这个混蛋,狗日的,到头来他竟然把便宜都占了,哪有那么好的事?!深吸一口气,我说:“姐,这件事,其实跟李恩旭一点关系都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姐!呵,小炎也醒了啊?!”我话还没说完,李恩旭竟然风风火火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呀,恩旭,你怎么来了?你累了那么久,我不是给你放假,让你休息一天的吗?”看李恩旭进来,江姐赶忙站起来,眼睛里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我就躺在那里,死死地盯着他;这个混蛋来得正好,我要当面跟他对质,好让江姐知道,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小人!

    我往床头挪了挪身子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恩旭哥,你来的正好;江姐在这里,我刚好有件事想跟你挑明!你不要怪我小气,或者在江姐面前邀功什么的,事情是谁完成的,那就得是谁,这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没问题,哥岁数比你大,还能抢你功劳不成?”李恩旭很大方的笑着,搞得跟自己多清高似得。不过这样也好,省得再去争执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要开口的时候,李恩旭却突然说:“对了小炎,在这之前,当着江姐的面,我想先跟你求证一件事!”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好,你先说吧。”反正我也不急,我倒要看看,他能耍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李恩旭点点头,随即从包里,拿出两张纸;一张是他的大学毕业证,另一张是我的毕业证复印件。

    他把我的毕业证复印件,放到我眼前说:“小炎,这是你的毕业证,对吧?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下说:“嗯,没错!如假包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把手收回去,又给递给江姐说,“姐,你看看我们俩的毕业证,是不是有些不同?”

    江姐皱着眉,不知道李恩旭要干嘛,但还是接过去,拿着两个毕业证对比了一下;“恩旭,你要干嘛啊?没什么不一样啊?”

    李恩旭却一笑说:“姐,你看看这个学校印章,我的是繁体字,而小炎的是简体字。我们科大,从建校以来,毕业证书上的印章,全都是繁体的!所以我怀疑,小炎的毕业证是假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脑袋“嗡”地一下!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!当初我确实,因为在学校犯错,被取消了毕业资格;但后来,大头找学工办主任托了关系,我花了整整四万块钱,又给办下来了,这怎么可能是假的呢?

    江姐也有些不信,她狐疑地看着李恩旭说:“恩旭,虽然印章不一样,但你也不能说人家小炎的,就是假的啊?可能这几年,你们学校换印章了呢?毕竟你毕业的早。”

    可李恩旭却摇着头,嘴角似乎还带着点坏笑说:“姐,你现在就可以用手机查查,我们学校网站上,每年都会有毕业证的样本!我看了,小炎的确实是假的;如果再不信,网站上有学校的咨询电话,您可以打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听李恩旭这样说,江姐真的查了起来;我也赶紧摸出电话,打给大头说:“大头,我有件事要问你!”

    大头似乎在谈业务,但听到我声音,他立刻说:“怎么了?你等下,我出来说。”

    我捏着电话说:“大头,你毕业证上的印章,是简体字还是繁体字?!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儿记得?管它简体还是繁体,闲着没事儿你问这干嘛?”大头不以为意地说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直接又把电话打给了杜鹃;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,印章也应该是一样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当我问起杜鹃时,她立刻说:繁体字啊?!咱们学校的历史那么悠久,怎么可能用简体字?!我记得很清楚,就是繁体字!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几乎不能呼吸了!当初为了走关系,得到这一纸证书,我害得家里欠下四万块高利贷;可他妈的,最后却是张假的!

    假的!!!

    挂掉电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!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为什么?!

    不一会儿,江姐那边也查完了;她抬起头,就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我说不上来,总之被她盯着,我难受的几乎想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大头的电话打过来了;我近乎麻木的接起电话,大头说:“小炎,刚才我打电话,给学校的老师;他们说,当初帮咱们跑关系的招生办主任,上个月因为卖考研答案,被警察给抓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!”我脑袋一颤,手机瞬间滑落在了地上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