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.搞他们

    那晚,江姐做了好多菜,还炖了王八;当时我想去餐桌上吃,可她不让,就让我躺在床头,她拿碗夹菜喂我。

    我一边吃,一边看她;她特别细心,每一口菜,都会张开红唇,轻轻吹着热气,生怕烫到我。我嚼着嘴里的菜,嗅着她身上的香味,在某个瞬间,我竟不经大脑地说:“姐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她送到我嘴边的筷子,突然停住了;“我…呵,我不对你好,谁对你好啊?!小雅啊,她能吗?你可是我弟弟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似乎有些慌乱,头微微低着;后来她突然又抬起头,趾高气扬地说:“吃你的饭!问东问西的,毛孩子一个!你这么帮我,我能不对你好吗?!姐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!”

    我被她吼的愣了一下,接着心里又有些失望;或许吧,她…她只是拿我当弟弟,她比我大六岁,也确实是姐姐。而且人家家境那么好,长得还这么漂亮,人家要什么男人没有?我这么问,真的太多余了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,我又开始工作,她看我坐在椅子上,因为受伤疼得嘴角直抽抽,就赶忙说:“小炎,你躺着吧,受了那么重的伤,应该多休息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时我心情不大好,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好,可能自卑吧,觉得她看不上我;再加上身上有伤,我就特孩子气地朝她吼了句:“我不做这些,你来做?你会吗?!时间这么紧迫,你别说话烦我行吗?!”

    她站在我旁边,竟然跟个犯错的孩子似得,赶忙捂住嘴说:“姐不说,不说了!”她往后退了退,又可怜兮兮地说,“对不起小炎,姐是不是打断你思路了?你本来就挺累了,可不要再生气,不然伤口很容易出问题的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突然又觉得,自己的话太过了;抿抿嘴,我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对不起,刚才我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、没关系!”她赶紧摆着手,又小心翼翼地关上门,自己爬到床上说:“姐睡觉,不妨碍你;那个…你也不要太晚,困了就在姐床上睡,姐的床大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着她因为疲惫,而略显苍白的脸,心里又有种莫名的刺痛。她也挺不容易的,一个女孩子,孤身一人来了江城,却还要处处被金胖子算计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我受伤,她白天忙完了,晚上还要到医院照顾我;我想我真混蛋,干嘛要那么吼她?!

    抬起头,我刚要张口跟她说些软话,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;鼻息间,还带着轻微的鼾声。她或许,真的累坏了吧……

    后来我又开始工作,可能是因为受伤的原因吧,那丝丝的阵痛,不仅没让我头脑混乱,反而更加清醒了!那天晚上,我忙了整整一夜;一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,我才迷迷糊糊爬到床上,蒙头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一直持续了四天;当时我身上的伤,已经没那么疼了,走路、上厕所,也和正常人差不多;策划的工作,已经临近收尾,比我预想的时间,要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的时候,我把电话打给了大头;疗养中心前面的那块地,必须得拿下来,李恩旭做不到的事,不代表我王炎做不到!

    电话里,我把事情的经过,以及自己的计划,跟大头详细地说了一遍;大头就拍着胸脯,大包大揽地说:“放心吧,那群狗日的,捅了我兄弟,以为这事儿就完了?必须得让他们出点血!”

    聊完之后,我和大头在工地碰了面;当时他穿着西装,带着黑色的眼镜框,手里夹了个皮包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;乍看上去,倒是有点流氓律师的味道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大头只是言简意赅地说了句:“搞他们!”接着我俩就直接进了胡同。

    沿着胡同往里走,我刚好看到,先前那个钉子户家的大胡子,正在门口买豆腐;我就朝他说:“哟!大哥,还没吃呢?”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是我,提着手里的豆腐转身就往家走;我和大头跟在后面,就在他要关门的时候,我伸脚一挡说:“怎么?捅了我一刀,想不认账?!”

    “你!”他有些愤怒地看着我,“捅你的人不是我,你找我没用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别心虚!不是你你跑什么?”我狠笑着说,“请我进家里坐坐吧?”

    他眼睛转了两圈,最后点点头说:“进来吧,但我跟你说,我不知道是谁捅的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,没说什么,就跟着他往家里走;进去以后,我四下打量了一番,他家里挺穷的,家具还是八、九十年代的那种;不过让我诧异的是,客厅里竟然摆了一台崭新的电脑,和一台电冰箱。

    看这样,应该都是刚买不久,也就是说,他极有可能,在最近这段时间,突然得到了一笔钱;不然像他这种家庭,很难一下子买两台家具。

    坐下来以后,我敲着桌子说:“跟我讲讲吧,金胖子给了你们多少钱?”

    听到“金胖子”这名字,他的脸突然抖了一下,随即又说:“什么金胖子?我不明白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么问,他不会承认;但从他的反应上,我已经猜出了大概;转过头,我看着大头说:“姚律师,咱们直接进入正题吧,你给他们算算,捅我这一刀,要赔多少钱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大头赶紧把皮包放桌子上,又像模像样地抽出一把资料,捏在手里说:“根据宪法第158条的规定,故意伤人罪,情节严重的,一般要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!”

    看着大头像模像样地假扮律师,我差点没笑出来!这个家伙,他对法律狗屁不通,其实就是在那儿胡诌。不过虽然大头不懂,但大胡子这种市井小民,更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!不是我捅的你!”大胡子一拍桌子,气得喘着粗气说,“你叫律师过来也没用!”

    我摇头说:“没说是你捅的,但查不出凶手,好像你们都得赔偿吧?!”

    大胡子一咬牙说:“我们赔!我找人打听了,你是轻伤,我们一家赔一万,八万块钱就够了;你想要钱,我这就拿给你!”

    我摇头一笑说:“不止吧?姚律师,你跟他说说,具体赔多少?”

    大头扶了扶眼镜框,特一本正经地说:“一家的话,最少一百万!越往后拖,赔得就越多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