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.我会帮你

    跟江姐打完电话,坐在我身后的小雅,赶忙站起来说:“那个…小炎,我…我走了,你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是害怕江姐,毕竟被人怀疑,见了面不好说话;我皱着眉,脑子里略作思考说:“小雅,你跟我说实话,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?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问,小雅又哭了;她仰着头,克制着眼泪说:“王炎,我这么做,对我有什么好处?!我这都要辞职了,求你不要再冤枉我了行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小雅,仔细盯着她的每一个面部表情;小雅比我小几个月,在我们那个年纪,表情是骗不了人的;而小雅那近乎绝望的委屈,也全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:“小雅,现在江姐冤枉了你,你还愿意再帮她吗?你放心,不管你帮不帮,这件事我都会查清楚,还你一个清白!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小雅抽泣着说:“帮!为什么不帮?那些坏人,他们明显就是想害江姐,我不想让他们得逞!小炎,你说吧,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实话,不论别的,就单凭小雅的肚量,她就不可能干这种缺德事;看着她,我想了一下说:“小雅,回头你就先别去公司了,我需要你暗地里做件事!”说到这里,我把自己的计划,给小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小雅把眼泪一抹说:“放心吧,这件事我一定做到!而且我家里亲戚,也有些关系,绝不给你拖后腿!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!”看着小雅,我真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雅走后,我长舒了一口气;我想我的判断不会错,小雅应该不是金胖子的内奸。

    但不管她是不是,我都要赌一把;因为赌,还能赢;不赌,江姐就再也没希望了……

    小雅走后不一会儿,江姐就回来了;在院子里她就急匆匆地喊我:“小炎?小炎!你在哪儿?你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我伸手掀开窗帘说:“姐,我没事,你去做饭吧,我一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她没有回我,而是快步往卧室这边跑;到门口的时候,她手里拎了好多肉和蔬菜;我朝她微微一笑,她却松开手里的东西,猛地冲过来,一把搂住了我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小炎,我有罪!都是我害了你啊?!”她一下子就哭了,“若不是我,当初执意把你留下,你也不会受伤,更不会带着伤还要工作。我…我是不是很笨?很不会照顾人啊?我妈总说我马大哈,说我粗心大意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,你别哭,挺好的,真的特别好!”她一哭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就说,“姐要是没有你,我家里可能早就出事了;要不是你,我也不会穿这么好的衣服,住这么大的房子。你特别好,真的,你不要想太多好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哭得更厉害了;那时我都慌了,我性格内向,嘴也笨,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她;后来她哭了好半天,才银牙一咬说:“都是那个小雅!要不是她动手脚,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!”

    提到小雅,我立刻说:“姐,你不要瞎冤枉好人!这件事,不一定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她立刻松开我说:“到现在了你还维护她,不是她,难道是鬼不成?!昨天晚上,她是最后一个走的;而且咱们办公室,就她有钥匙!”

    “那金胖子没有钥匙吗?!”我不爽地说,“整个公司都是他的,想进咱们办公室,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吗?!”

    江姐愣了一下,却又狠狠地说:“金胖子有嫌疑,小雅也脱不了干系!说不准,她就是金胖子派来了的呢!小雅以前的上司,是跟金胖子穿一条裤子的!”

    看着她愤怒的样子,我就是不明白,她为什么非抓着小雅不放?!当初小雅进我们部门,还是她拉进来,防着金胖子的;我就说,“那你为什么不怀疑李恩旭?!”

    “恩旭根本不可能!他是我面试进来的,是咱们的人;而且他还当着我的面,跟金胖子翻脸!更何况,恩旭那天很早就走了,是谁也不可能是他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江姐轻轻摸着我的头说,“小炎,恩旭在外面很辛苦的,他的付出,姐都看在眼里。所以姐希望,你心胸能开阔一些,跟他和平相处好吗?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瞥了瞥嘴,看来江姐,真的被李恩旭迷住双眼了;虽然我没有确凿的证据,证明李恩旭是内鬼,但那种强烈的直觉,还是让我对他,抱有最大的怀疑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姐,不管是谁,这件事肯定都是金胖子的阴谋;小雅也好,李恩旭也罢,你听我的,都不要轻易去相信他们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微微点了点头,她是聪明的女人,很容易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炎,那接下来怎么办?姐这几天,被这些事烦的,脑子都成浆糊了。”她下巴压在我脑袋上,语气轻柔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说:“姐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,你还是跟原来那样就行了;不要上火,开开心心的。”

    江姐愣了一下说:“你…你能行吗?而且你还带着伤,我…我不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我抿嘴笑着说:“你不要太小看人哦,虽然我刚毕业,但脑瓜子转的可溜了!金胖子那混蛋,别看他耍了这么多手段,但一个星期之后,我就让他气得吐血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想了一下又说:“对了姐,捅我的人,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江姐很愧疚地说:“还没有,捅你的刀柄上,被涂了蜡,警察根本验不出指纹;而对方那八个人,问谁谁都不承认,查出凶手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能白受伤吧?”听了江姐的话,我直接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不能的,我咨询了,他们说如果查不出凶手,那八个人都会给赔偿的;你放心,姐到时候走走关系,一定要把那几个人,往死里罚!”江姐咬着牙,狠狠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就有底了;当然我不是贪图钱,而是想着通过这件事,来帮帮江姐。

    长舒一口气,我抬头看着她说:“姐,我饿了,你给我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!瞧我这脑子,都把这个给忘了!”说完,江姐指着地上的菜说,“今晚姐给你做顿大餐!有鱼有肉,还有…哎呀!这王八怎么跑出来了?!”

    当我看到她买的王八,正在地板上缓缓爬动的时候,我“噗呲”一笑说,“姐,王八是壮阳的,不是治伤的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脸红了一下:“瞎说,人家卖王八的说了,这东西不仅壮阳,还补血呢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