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.不能放弃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彻底慌了,距离项目开启,还有不到10天的时间;现在策划没了,场地的事也还没着落;更重要的,这一批客户,是总公司介绍来的!

    如果项目不能定期完成,总公司那边不但丢面子,而且江姐,还极有可能会被公司排挤掉!

    那是江姐的父亲,毕生创造的基业;而如今,她却要面临着被扫地出门的危险!不可以,我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忍着肚子上的疼痛坐起来,我要下床,要去公司!策划虽然没了,但有了先前的经验,再给我一个星期,我绝对还能写出来!

    可脚一落地,肚子上撕裂的痛,差点把我眼泪给逼出来!靠在床边,我紧握着拳头,不停地埋怨自己,怎么这么不争气,这么不争气啊?!

    望着窗外的天空,滴滴眼泪就那么往下落;我不在乎自己付出了多少,更不在乎是谁删了文件,我只想让她好好的,帮她完成那份心愿;可我的要求,就那么难吗?

    在地上站了十几分钟,后来我没力气了,刚想去按铃叫护士,病房的门就开了。那时小雅站在门口,眼睛里还盈着泪水;她手里提了些苹果,还有一把香蕉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小雅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她失魂落魄地走进来,把说过放在床边说:“小炎,我是来跟你道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道别?”我愣了一下,有些不开心地说,“小雅,现在江总那么忙,你跟我道什么别啊?你赶紧回公司,我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回不去了……”小雅抿着嘴,大眼泪往下流着说,“现在江总,怀疑是我删了文件;因为咱们办公室的钥匙,一直是我拿着;而且昨天晚上,我是最后一个走的。”

    小雅的话,让我浑身一凉;看着她,我咬牙说:“是你删的吗?”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近乎委屈地哽咽说:“你们为什么都怀疑我?不是,不是我!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既然不是你,就在乎别人说什么!现在谁干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怎么弥补!”

    小雅摇着头,自嘲地笑了一下,手擦着眼泪说:“小炎,谢谢你相信我,可我不想回去了,现在江总对我的态度,特别不好;而且恩旭哥,也老是用厌烦的眼神看我。可我真的没动你电脑,我没有理由要那么做的!”

    听到“恩旭”这个名字,我的心瞬间又冷了一下;“小雅,昨天李恩旭干嘛了?他有没有动我电脑?!”小雅的性格我了解,她绝不会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;但李恩旭这个人,我看不透他!

    “恩旭哥也没动!他昨天很早就离开公司了。”小雅咬着嘴唇,脸色都有些苍白了。

    我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小雅,先别想那么多了,你扶着我,把我送家里去;如果现在赶策划的话,一个星期之内,应该能弄出来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小雅立刻摇头说:“你刚受伤,怎么可以出院啊?!”

    我咬牙走了两下说:“没事的,都是皮外伤,没伤到里面;你过来扶我一下,咱们不能就这么放弃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小雅犹豫着,眼睛里含着泪说,“如果让江总知道了,她…她会怪我的!”

    “还重要吗?”我朝她吼了一声,忍着肚子上的痛说,“别磨蹭,时间紧迫!小雅,你可以离开,但我不能放弃;因为我…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放弃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天小雅扶着我,上出租的时候,我直接躺在了后座上;车子刚开动,小雅突然说,“小炎,我有笔记本电脑,不行你在医院弄吧,还有医生照顾!”

    我立刻摇头说:“我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,医院连不了网,干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小雅抿嘴点头说:“那我照顾你吧,你好好写,帮江总度过这次难关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眯着眼睛望向车顶;那时候,我似乎意识到,这可能是个阴谋!因为一切的事情,都太巧了。

    先是钉子户拒绝搬迁,我们开了那么高的价钱,他们都不搬,这有违常理;接着我被捅进了医院,然后策划又被删,这样的话,江姐很难在短时间内,找人完成策划。

    而最后,小雅又被冤枉地要离职,她若真走了,那江姐身边,除了李恩旭,就再也没有人了!而这个时候,李恩旭若是再坑江姐一把,那整个项目,就全都毁了!

    那时,江姐被踢出公司,最得意的人,便莫过于金胖子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突然有种预感:李恩旭或许真的是金胖子,安插在江姐身边的内奸!

    回到家之后,我让小雅去小区诊所买了卷绷带;为了防止伤口崩裂,我掀起衣服,让小雅在我身上狠狠缠了几圈。

    弄好之后,我就打开电脑,忙不迭地开始工作;虽然一连串的事情,对我的打击很大;但好在我脑子清醒,而且有先前的经验,关于一些重要资料的出处,以及脑子里的一些想法,我基本都还记得。

    手敲着键盘,我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;当桌上的电话响起时,都已经黄昏了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,还不待我开口,江姐就在那边喊:“王炎!你疯啦?!你现在在哪儿?!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姐,我回家了,咱们还有一周时间,来得及!我绝对能把策划,完完整整地给弄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不要!你给我回来,回医院养伤知道吗?!”她一下子就哭了,声音一抽一抽地说,“你伤的那么重,你这是干嘛啊?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?!”

    我忍着肚子上的痛说:“姐,医生都说我没事的,又没伤到内脏!而且我是学制药的,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,不会出问题。”说完,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努力笑了一下说,“姐你赶紧回家吧,我肚子饿了,你给我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不停地做着深呼吸,最后平复着情绪说,“你要觉得身体不好,就赶紧跟我说知道吗?我这就回家,姐…姐给你做最好吃的饭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