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.工地冲突

    下了车以后,江姐在前面,一边走一边说:“小炎,北边这幢楼,就是咱们疗养中心租的场地;再往东是长江,风景不错吧?”说完,她指着不远处的公路又说,“那天晚上,姐带你来的就是那儿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看了看那幢楼的前面说:“姐,楼前面那些民房,就是要拆迁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江姐跟我肩并肩说,“等把这些民房拆了,咱们就围个大护栏,把整个广场,都包进咱们疗养中心;到时候啊……”

    江姐还没说完,不远处的胡同里,李恩旭就朝我们走了过来。“姐,你怎么又来了?你说话太软,一会儿别进去了!让小炎跟我进去!”李恩旭有些苦恼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哪儿行?小炎不懂事,万一说错话,打起来怎么办?”江姐往我身边靠了靠,“大家一起进去,价钱再开高一点,我就不信他们不搬?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恩旭立刻拉下脸,一再坚持,只带我进去;那时还年轻的我,根本想不到,这里面都是满满的算计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,江姐死活不同意,她就是不放心我;我也不知道,她为何那么在乎我的安危,我这个弟弟,在她心里就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最后李恩旭妥协了,“你这个弟弟,还真是宝贝!”他不太开心地说了一句,转身就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江姐噘了噘嘴,又嘱咐我说,进去以后站在后面,什么话都不要说。

    我就点着头,跟他们一起往里走。

    进到胡同以后,有七八个中年男人站在对面;江姐走上前说:“你们好啊,都吃了吗?”

    对面一个大胡子男人,两眼一瞪说:“家都要没了,吃个屁!艹他妈的,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,你们凭什么拆我家房子?!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污言秽语,江姐非但不生气,还微笑着说:“是这样,我们开出的赔偿款不低,这些钱,足够你们在江城买套楼房了!”

    可江姐刚说完,对方就跟商议好了似得,立刻乌泱泱说:我们住不惯楼房,就喜欢住平房!有钱了不起?赶紧滚,别来打我们房子的主意!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,这些人真不讲道理;他们那些房子,面积小、环境差,而且有年头了;换做正常人,谁会放着楼房不住,住这破地方?!当时我就觉得,他们是没事儿找事,想讹钱!

    这时候李恩旭赶紧说:“姐,你先出去吧,你一个女人在这里,没什么力度;让小炎留下来,我们跟他们谈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江姐说了一句,又妥协地看着前面说,“你们是不是对赔偿款,还不满意?这样,你们说个价吧,如果合适,这钱我们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有个贼眉鼠眼的男人,坏坏地看着江姐说:“那行,这可是你说的!我们要的不多,一间房子300万,给了钱我们就搬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江姐瞬间急了,“你们这地方,哪儿值300万?!就连市中心,都到不了这价钱!我们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,滚!掏不起钱,还学人家房地产拆迁?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!”对方又开始起哄,还夹杂着污言秽语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实在忍不住了,直接走到江姐前面说:“有事儿说事儿,别脏话连篇的!我们的赔偿款,已经高出正常价两倍了,大家都是实在人,希望咱们都能各退一步!”

    看我站出来,那个大胡子瞪着眼说:“你又算个什么东西?!要么三百万,要么滚蛋!”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,江姐为何那么上火了,眼前这些人,根本就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我还要说话,江姐却把我拽到后面,又跟他们说:“三百万肯定没有,你们这块地,政府已经批给我们了;说句不好听的,到时候上面的人要是过来,你们可拿不到现在这钱!”

    江姐说完,我转头去看李恩旭,想听听他怎么说;可当我眼睛落在他脸上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,他竟然在朝对方挤眉弄眼……

    真的,我没有看错,他确实在跟对方使眼色!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刹那,但我真的看见了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我似乎预感到了不好的事情!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你个骚娘们吓唬谁?!”大胡子一声怒吼,“兄弟们,这帮狗日的,不想掏钱,还要拆咱们的家!给我揍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那帮人乌泱泱就朝我们跑;当时我想都没想,张开胳膊就去护江姐;可李恩旭那混蛋,他竟然吓得掉头就跑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好几个拳头就砸在了我脸上;我拿胳膊挡着,大声跟江姐说:“姐!快跑!!!”

    “小炎,你没事吧?!你们不要打人!不要打……”她在我身后哭着,还想往前面挤;我一只手挡着前面,一只手紧紧拉着她;这个傻女人,她冲到前面有什么用啊?!

    眼前这些人,下手特别重,只是一瞬间,我就感觉浑身酸疼,而且小腹还突然凉了一下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血、血!”江姐在我身后,突然一声尖叫,“杀人啦!快救人、救人啊?!”

    听江姐一吼,那些打我的人,瞬间停了下来;我晕头转向地往身上一看,在我肚子上,竟然插了一个刀柄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我脑袋“嗡”地一下,手按着肚子,血却哗哗往下流。

    对面的大胡子,嘴里不停地嚷嚷说:“谁捅的?谁让你们动刀的?!”

    可对方的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承认自己动了刀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,江姐吓坏了,她想捂我的伤口,却又不敢捂;一边哭,一边看着血往下流。当时我都以为,自己真的要死了,浑身都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后来李恩旭跑过来说:“姐你怎么样?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报什么警?!赶紧叫救护车啊!”江姐吼着,又赶紧从后面搂着我;我想说话安慰她,可自己被吓得,连声都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脑袋发晕,稀里糊涂就上了救护车;在车上,江姐就坐在旁边;她哭着说:“小炎,没事的,都没事的!你要挺住了,知道吗?!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,张了张嘴说:“姐,李恩旭那个人,不可靠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