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.江姐的难处

    被李恩旭警告,金胖子猛地站了起来;他刚想说话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眼睛一眯说:“你叫李恩旭是吧,名字听着耳熟;工商局的李承乾,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李恩旭胸膛一挺,特自信地说:“那是我叔叔,亲叔叔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胖子脸上的肉抖了一下,接着咬牙点点头说:“好,今天我就给你个面子,去财务领钱吧!”说完,金胖子坐下来,把电话打给了财务那边。

    从金胖子办公室出来以后,江姐擦了擦脸上的泪,特感激地跟李恩旭说:“恩旭,谢谢你了!今天要是没有你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!”

    李恩旭一把抓住江姐的手,特男人地说:“江总,你放心!只要有我在,谁也不敢欺负你!这里是江城,不是广州,咱们不怕他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江姐羞涩地低下头,又赶忙抽回手说,“那个…你们先回办公室,我现在就去财务那边;恩旭,下午还得继续麻烦你,真是不好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江总,说什么呢?!”李恩旭很阳光地一笑说,“咱们是一个整体,是一家人;所以姐,江总,我可以叫你姐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!”江姐点着头,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李恩旭笑着说:“姐,以后不要跟我客气!还有,谁要想欺负你,不行!”

    说完,李恩旭摆摆手,很潇洒地回了办公室;江姐看着他的背影,愣了好半天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我,我就杵在那里,就像个多余的人一样!我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滋味,想哭,却哭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我颓丧地靠在那里,我觉得自己特别没用!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在李恩旭的光芒下,我就是一颗卑微的小草。他的优秀、他的家庭,让我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中午吃过饭,我用凉水狠狠洗了把脸;蚂蚁搬家,尚使全力,我一个大活人,即便我不如别人优秀,我也要努力为江姐,拼尽全力。我决不能被自卑打倒,李恩旭这么厉害,我应该高兴才对;至少有他在,金胖子不敢再欺负江姐了。

    下午一上班,江姐和李恩旭又出去忙了;我就在公司里工作,特别努力地工作;那时候,我近乎想把自己的毕生所学,都融入到方案里。我没有别的本事,能证明自己的,只有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眨眼间的功夫,天就黑了;江姐打电话跟我说,她还在外面忙,估计要晚点回家;她让我坐公交先回去,饿了就自己弄点吃的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后,我没有回去;他们在外面那么辛苦,我也不能偷懒。

    我就在公司,一直忙到深夜;后来江姐打电话,问我怎么还没回家;我骗她说,自己去了同学那里。其实我一直在公司,一直在忙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三天过去了;这段时间,江姐和李恩旭忙得不可开交,就连公司都很少回。而我也不回家,**起来,我就说晚上去同学那儿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回家也可以工作的,但一想到,她白天那么忙、那么累,我晚上再打扰她休息的话,就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方案的事情,我是在第四天下午,才弄出来的;那天江姐回了公司,不过情绪有点不好,嘴里老念叨着“钉子户”“鬼见愁”……

    看她一脸疲惫的样子,我赶紧给她接了杯水说:“姐,怎么了?是不是遇到困难了?”

    江姐接过水,长叹了一口气说:“政府批的那块地,有一半被民房占着;这几天我和恩旭,跟那些人好说歹说,可他们就是不搬迁,真是气死了!”

    我赶忙说:“姐,搬迁的事,不应该让政府出面吗?而且恩旭哥家里有关系,这事儿应该不难办吧?!”

    江姐却摇头说:“政府出面了,可人家就是不搬,那政府也不能跟人家硬来是吧?!后来就把锅,又甩给了我们;这几天,我跟恩旭都磨破嘴皮子了!”

    江姐正说着,她包里的电话就响了;我赶紧给她拿手机,她喝了口水,攥着电话说:“恩旭,怎么样了?那么高的价钱,他们应该接受了吧?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李恩旭有些烦躁地说:“不行啊!这帮子人,真是欠收拾!姐,实在不行,我花钱雇人,揍他们一顿,一直打到他们搬为止!不然的话,咱们的项目,肯定不能按时交工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赶紧说:“恩旭,你别这样!本来就是咱们不对,人家住的好好的,是咱们要拆人家的房子;这样,我过去跟他们谈。”

    李恩旭立刻说:“姐,你来了也没用,他们看你是女的,更不好好谈。这样吧,你让小炎过来,他个子高,长得也壮实,我们两个男的跟他们谈,难度应该小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江姐眉头一皱说,“小炎那么小,还是个孩子!那帮钉子户,他们那么凶,万一谈不拢,打着小炎则么办?!”

    一听能用上我,我赶紧说:“姐,我去!”

    她立刻瞪了我一眼:“不准去!给我在公司呆着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拎着包就往外走;看她出去,我也赶紧摸起手机,跟着她下了楼。

    江姐说那些人很凶,我根本放心不下她;她一个女人,万一受了伤,我会难受死的。

    到公司楼下的时候,她猛地一回头,刚好看见了我;“你干嘛?我不是说了吗?不准你去!”

    我不理她,直接往她车那边走;她跟上我,气得跺了跺脚,最后上车的时候说:“到了地方以后,你站在姐后面,什么话都别说!知道吗?!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她看我点头,这才把车开起来;我赶紧又说,“姐,方案我写好了,就在公司电脑里,有时间的话,你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假的?怎么这么快?!”她有些吃惊地看了我一眼,我就在那儿得意地笑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知道,我连续熬了四天的夜,才写出来的;我想只要能给她分担压力,就是熬一个月,我也能坚持。

    到工地的时候,已经傍晚了;其实那天,我本应该听江姐的话,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可我去了,结果还出了事,被人给算计了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