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.我不该来

    离开餐厅以后,我坐公交,直接去了大头那里。

    在路上我就告诉自己,等这个策划完成以后,我就离开公司,离开她吧……

    我想她那么高贵,她应该属于像李恩旭那样的男人;而我在她身边,只能徒增伤心。

    到了大头家,他们小两口正在煮方便面;看我来了,大头赶紧说:“鹃儿,再下一包,给小炎加俩鸡蛋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不用,我吃完过来的,你们吃吧。”看着杜鹃和大头,日子过得这么拮据;我本就难受的心情,变得更加伤感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们在那儿吃,我就呆呆地望着窗外;曾经我想,江姐对我那么好,给我提供那么多机会,我应该通过她,改变自己的命运,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可现在,李恩旭来了,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多余,在他和江姐面前,我几乎一无是处!

    “怎么了?跟你那美女姐姐吵架了?”大头看我不开心,端着碗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挺好的!”我朝他一笑,本来是想跟他倾诉一下的,可有些事,说出来也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大头见我不想说,嘴角坏坏一笑,转身从厨子里,掏出一瓶江城大曲说:“我知道你过来,是想找我喝两盅;来吧,我有酒,你也有故事!”

    看大头倒酒,杜鹃赶紧打了他一下说:“小炎腿还没好利索,你别给他喝这个!”

    大头却哈哈一笑说:“没事儿,男人嘛,喝点酒,舒筋活血!”

    后来我们开始喝,但我什么都没说,他也什么都没问。

    一瓶白酒下肚之后,大头这才说:“小炎,有什么心事说出来,别老憋着。”

    我甩甩脑袋,带着点醉意说:“没什么,就是公司里的一些事,不提也罢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夜里九点多了,我站起身说要走,大头手搭在我肩膀上说:“兄弟,如果在公司干得不开心,就别干了。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说:“不干了吃什么?看着杜鹃跟你吃苦,我还想拉上一把呢。不说了,你们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我出了门,脑袋晕乎乎的;可还没出楼道,大头就着急忙慌朝我跑过来,手里拿着一把钱塞给我说:“小炎,这五千块钱你拿着花,管它什么狗屁公司,如果委屈,咱明天就去辞职!我大头的兄弟,不能受欺负!”

    看着那些钱,我赶紧又塞给大头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?!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也得拿着!这是我欠你的,还差三万五,等我手头宽裕了再还!”大头说着,又要往我怀里塞。

    可还不待我说话,杜鹃就“嗷”一嗓子:“姚大头!你个混蛋!钱呢?钱去哪儿了?!”

    说完,杜鹃戴着围裙,疯了一般朝我们跑了过来;我赶紧把钱塞给大头说:“你别出洋相,让杜鹃看到了不好!”

    “姚大头你个混蛋,咱们刚刚有点积蓄,你就…你就……”杜鹃看着大头,把钱往我手里塞,眼睛里的泪,哗啦哗啦地就往下流。

    可大头却大吼一声说:“这钱是我挣的!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杜鹃咬着牙,擦着脸上的泪说:“好、好!姚大头你真行,咱们好不容易有了点钱,我期盼着能把它攒起来,一点一点攒着,留着将来买房!可是你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!”

    “可要是没有小炎,就没有我姚大头的今天!”大头红着眼,面带痛苦地说,“娟儿,钱我还会再挣,但小炎的钱,必须得给人家!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!”杜鹃咬着牙,狠狠抹了把脸上的泪说,“那你就去还你的人情吧,这日子,我没法过啦!”杜鹃把围裙一扔,擦着眼泪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猛地抓住大头的领子说:“大头!我跟你说过,那四万块钱的事,永远也别跟我提!把你的钱拿着,赶紧去追杜鹃!如果要因为这事儿,你俩掰了,我王炎就没你这个兄弟!”

    大头被我吼得愣住了,我用力一推说:“赶紧去追啊?这么好的姑娘,今天失去了,你下辈子都找不回来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大头猛然反应过来,撅着屁股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大头走后,我紧咬着牙,一拳砸在楼道的墙上;我们穷人活着,怎么就那么难呢?!

    从楼梯口出来,远远地,我看到大头抱住了杜鹃,他们在那里相拥而泣。

    我想我今天不该来的,都是我惹得祸。

    离开大头家以后,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;我不想回江姐那里,因为一听到她跟李恩旭说话,我心里就莫名地难受。

    掏出兜里的电话,屏幕上已经有了十几个未接来电,都是江姐打的;她知道我没回家,可能是担心我吧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她,而是一个人,沿着市南的公路,不停地朝前走;夜色微凉,昏黄的路灯照着街面;后来走累了,我靠在街边的电线杆上,不停地告诉自己:王炎,你是个男人!是男人就不要被别人瞧不起,你要去努力、去证明、去勇敢!让你的亲人和朋友,过上好日子!

    靠着冰凉的电线杆,我缓缓滑在了地上;当时酒劲儿上来了,再加上工作的劳累,我感觉眼皮在一点点变重,最后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眼前亮起了刺眼的灯光;她慌张地从车上下来,摇着我胳膊说:“王炎!你怎么睡这儿了?你…你同学呢?”

    睁开眼,我看着江姐,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;我说:“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她一边拉我,一边咬牙说:“我回家的时候你不在,给你打电话也不接;后来我想,你市南有同学,我就过来找你了!我也不知道你同学住哪儿,就围着这边转,都转了一个多小时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竟委屈地哭了;我抿着嘴,到了车上说:“姐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着头,哽咽着说:“没事,只要你没出事就好!还有小炎,今天是我不对,我不该那样说你;小雅把你在公司的表现,都给我说了,姐很感动,真的很感动!”

    我靠在椅背上,拍着眩晕的脑袋说:“都是应该的,你对我那么好,人得凭良心;不过姐,等做完这个策划以后,我想离职……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猛地一踩刹车说:“为什么?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