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.我很尴尬

    看我被江姐训斥,一旁的小雅,实在看不下去了;她站起来说:“江总,我跟王炎没有闲聊,他都忙了一天了,连口水都没喝!”

    听到小雅的话,江姐非但不理解,反而更生气地抓起包说:“行了,下次注意!时间不早了,一起去吃饭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拎着包就往外走,我站在原地不说话,小雅走过来,拉了拉我胳膊,我才挪着没康复的腿,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楼下,江姐和小雅上了车;我站在原地,望着远处的夜景,鼻子里酸酸的。

    江姐摇下车窗,皱了皱眉说:“还站在那里干嘛?上车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江总,你们去吃吧,我…我就不去了。”说完,我把头扭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可她却冷笑了一声说:“怎么?说你两句就不高兴了?!大男人家家的,赶紧上车!”

    小雅也赶紧说:“王炎,上来吧!恩旭哥第一天到公司,你要不过去,显得多不好?”听小雅这么说,我才点了点头,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在车上,我一直没说话,只是江姐和小雅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;后来江姐拿出手机,让小雅拨了号,开着外放说:“恩旭,你那边忙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刚跟装修公司谈完,不过只是初步的,明天还要继续,很多细节上的东西,都必须准备跟对方确定!”电话那头,李恩旭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辛苦你了!第一天上班,就忙到这么晚!”江姐一边笑,一边又说,“恩旭,你离餐厅近,先过去吧;我们在路上,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江总,你们路上慢点。”说完,李恩旭挂了电话;我坐在后面,眼睛一直望着窗外,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后来江姐的车,停在了一家西餐厅门口;远远地,李恩旭就朝我们招手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,江姐带着我们,一边笑一边说:“恩旭,这家餐厅怎么样?我在网上查的,评价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恩旭赶紧拉开门,也笑着跟江姐说:“您真是太客气了,普通饭店就行了,这么好的西餐厅,用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他俩在前面有说有笑,我和小雅跟在后面,左右看着西餐厅的布置;说实话,那是我第一次进西餐厅,有点紧张,眼睛总止不住地左右闪烁。

    到了餐桌前,李恩旭很绅士地给江姐拉出椅子,接着又把餐巾递给了江姐;而江姐就如富家千金般,很优雅地一笑,跟他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后来江姐点了餐,然后又跟李恩旭聊着工作上的事;看着他们在那儿有说有笑,我就自卑地低下头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纠结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们俩啊,要多跟恩旭学习。”江姐转过脸,语气和善了很多;她看了看我又说,“人家恩旭有外企工作的经验,父母也都是大学教授;书香门第熏陶出来的男人,是你们最好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我别过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;人家投胎投的好,我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自嘲了一下,我抬头看着李恩旭说:“恩旭哥,我刚毕业,狗屁不是,就是个毛孩子,以后请多带带我们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李恩旭赶紧说:“唉,话不能这么说,我就是比你年长两岁而已;以后有不明白的,尽管麻烦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把脸转向了一边;江姐看我不开心,最后叹了口气说:“小炎,姐先前说你,就是想让你更好的成长,没有别的意思,你也不要多想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没多想。”望着窗外,我压抑着眼里的泪。那个时候,我特想让她刮目相看,让她知道,我或许不比李恩旭差;可我证明不了,人家确实比我强。

    后来牛排上来了,江姐还点了红酒;为了表现出对新同事的热情,我赶紧拿起酒瓶,给李恩旭倒了酒。

    看我这样,他也赶紧站起来,很客气地捏着杯子;可瓶里的酒,刚倒出一点,他立刻就说:“好好,够了!”说完,他把瓶口挡开。

    接着我又给江姐倒酒,她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,就说:“姐就不用了,自己来就行。”说完,她把酒拿过去,也往杯子里倒了一丁点,小雅也是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不明白,江姐和小雅,喝那么丁点我还理解;可李恩旭一个大男人,为什么也喝那么一丢丢呢?难道他是个gay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为了表现我的男子气概,我咕咚咕咚把自己的高脚杯,倒得满满当当的;倒完之后,我还特得意地看了李恩旭一眼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他们三人都诧异地看着我;李恩旭突然一笑说:“小炎,在西方礼仪中,吃牛排的时候,红酒要一点一点品尝,才能吃出真正的绅士味道。”

    小雅没憋住,“噗呲”一下也笑了;他们一笑,周围吃饭的人,都传来了诧异的目光,有些人还在窃窃私语地笑话我。

    江姐赶紧说:“是这样,王炎工作了一天,现在脑子有些恍惚了!其实他对西方文化很有研究的,我们私下里还探讨过呢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,在最尴尬的时候,江姐竟然给我解了围;我也灵机一动说:“恩旭哥,是这样的,在我们老家那边,跟心里尊敬的人喝酒,都必须要满杯的。咱们初次见面,您又是我学长,所以这一杯,我干了!”说完,我举起杯,“咕咚咕咚”咽了下去!

    当时李恩旭想说什么,我赶紧说:“哦对了,你们接着吃,我临时还有点急事,得马上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有些仓皇地往外走,江姐在后面叫我,我听不清她说什么;那时我只想快点离开、快点离开……

    出了餐厅,夜风吹在脸上,我的眼泪猛地就下来了!有的时候,你不得不相信,爱一个人,不止不需要单纯的爱;这其中还要夹杂很多很多,比如成长环境、生活礼仪、家庭背景,以及对奢侈的享受。

    虽然江姐为我解除了尴尬,但大家都不傻,谁都能看出来,我就是个乡下的泥腿子;是个不懂西方那玩意儿的憨货!

    可我就不明白,中华上下五千年,我们的礼仪文明,足可以秒杀西方八条街;可他们有钱人,为什么却要以西方那套为荣?为什么非要以扮演假洋人为傲?!

    我想如果有一天,我出息了,我能跟洋人一起吃饭;谁要是敢在我面前,不按中国人的套路来,我他妈就揍他狗日的!

    很庆幸,多年以后,我做到了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