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.冤枉我

    李恩旭的到来,似乎把办公室的工作气氛,瞬间调动了起来;他是个很干练、执行力特别强的男人,再加上英俊帅气的外表,连我都对他崇敬有加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江姐特开心地跟我们说:“现在有恩旭的加入,咱们的队伍暂时算人齐了!小炎和小雅,负责养生策划,这个虽然不急,但你们也要加快进度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头又看向李恩旭,从她的眼神里,我似乎看到了仰慕的神情;“至于疗养中心的场地装修、硬件配套,就由我和恩旭负责;恩旭是老手,工作经验丰富,只要咱们齐心协力,我相信这个项目,咱们肯定能圆满成功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!”江姐说完,李恩旭第一个就带头鼓掌;他的手很有力度,那掌声带着莫名的煽动性;就连我和小雅,都不自觉地跟他一起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“江总,咱们事不宜迟,现在就去场地看看吧!”李恩旭站起来,披上西装说,“疗养中心这东西,在装修上极为考究;咱们必须在装修之前,把该准备的,都提前弄好!”

    江姐眼神火热地看着他,特激动地点头说:“好,我开车带你去,正好也熟悉一下地方。”说完,她拿起桌上的手包,朝我和小雅挥挥手说,“你们两个不要偷懒,把策划尽快完善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和李恩旭一起,肩并肩出了门;我站在那里,认真地点着头,可看着她和李恩旭的背影,我竟有种莫名的辛酸;那种感觉说不上来,就是挺难受的,感觉他俩蛮般配的。

    后来坐回办公桌,我抿嘴问小雅说:“哎,你觉得恩旭哥这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雅愣了一下,下巴微微一低说:“你想听真话啊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头说,“江姐蛮器重他的。”

    小雅却嘴巴一撇说:“他确实挺不错的,有经验、很沉稳,人长得帅,而且还很绅士。”

    听小雅这么评价,我默默垂下了眼皮;确实,人家比我强,这个没什么不敢承认的;只是这么优秀的男人,跟江姐走得那么近,我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酸楚。

    “不过啊,从女人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他不如你!”小雅话锋一转,朝我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?你别闹了,我哪儿能跟恩旭哥比啊?论能力、论长相,还有工作经验、家庭出身,我哪哪都比不过人家的;你少拿我寻开心!”说完,我白了小雅一眼。

    可小雅却说:“论长相,你不比他差;论能力,我觉得你特别聪明,只是经验没他多而已。”讲到这里,小雅顿了一下说,“最重要的,你吧…很单纯,眼睛特别干净!王炎你知道吗?像你这种男生,特别容易让女孩子母爱泛滥的!”

    我“噗呲”一笑,觉得小雅真会安慰人,不过能听到这些话,我还是蛮开心的;最后我说,“好啦,我又没有要跟人家比的意思,他能力强,能帮到江姐,我开心还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说完我就闷头工作,小雅淡淡笑了一下,也赶紧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虽然办公室里,就我和小雅两个人;但除了公事,我们彼此都没闲聊;毕竟我们心里都知道,江姐和恩旭,在外面那么努力,我们也不能拖后腿。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江姐给我打了电话说:“小炎,你跟小雅说一声,下班别急着走,晚上咱们聚餐,给恩旭接个风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我赶忙答应着,脑袋却晕乎乎的;毕竟一整天没闲着,想策划又是特费脑力的工作;跟江姐通完电话后,我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下了班小雅没走,她还给我倒了杯水说:“王炎,歇歇吧,你都忙活一天了,劳逸结合才能想出更好的创意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水杯,跟她说了声谢谢;接着我们坐在那里聊天,等江姐回来。

    小雅是个挺能聊的女孩,不过她只跟熟悉的人聊,不太熟的,她几乎都不搭话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聊到了童年,我就跟小雅说,我从小在乡下长大,童年没什么乐趣,放了学就到地里干活儿;干完活儿就晚上了,吃过晚饭后,累得直打瞌睡,连写作业的精力都没了……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小雅竟然鼻子抽泣了一下,手轻轻压在我手上说:“小炎,苦日子里过来的男人,都会有出息!而且你又聪明,学历也高,将来肯定有很好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我觉得小雅真是个好姑娘,单纯体贴、善解人意;如果不是因为穷,我真想认她当妹妹!

    “王炎!我回来……”办公室门口,突然传来了江姐的声音;只是她话说到一半,就停住了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她,她的眼睛看着小雅的手;我赶紧把手抽回来,忙不迭地说:“江总,您回来了啊?!”

    可她没说话,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转身就回了自己办公桌前;那时候,我看她不太开心,心里竟有种犯了错的感觉;可我错在哪儿呢?我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走到她办公桌前,我张张嘴,想和她说点什么;可她突然说:“我和恩旭在外面那么辛苦,可你……”她顿了一下,斜眼看了看小雅,又看着我说,“可你们却在这里闲聊!”

    “江总,现在已经下班了。”我低着头,心里有些委屈;一整天,我跟小雅满共没说十句话;只是下班后,我们太累了,才随便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可她却说:“下班了怎么?人家恩旭,现在还在跟装修公司,讨论装修方案的事!同样是员工,你怎么不往好了学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真的难受死了!为了策划方案,昨晚我熬到后半夜;今天一到公司,我几乎连眼睛都没眨一下;可她看不到,她总是恩旭、恩旭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,我没人家恩旭好,哪方面都比不过人家;我只是个…只是个乡下来的穷小子,她可以瞧得起我,也可以瞧不起我;她可以对我好,也可以肆意冤枉我,发泄属于她的愤怒。

    但我想,只要她开心,她说就好了;我无所谓的!真的无所谓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