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.重返公司

    时间转眼到了七月底,那天大头带我去医院拆了石膏,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,本来也不是重伤,可以适当的下地走路。

    出医院的时候,大头拍着我肩膀说:“行了,既然你执意要走,那我就不留你了,赶紧回去见你那个美女姐姐吧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大头,这些日子,谢谢你跟杜鹃了!等我以后赚了钱,先拿给你买房子,反正我没对象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大头摆摆手,到了公交站的时候,他突然说:“小炎,那四万块钱,我会尽快还你;还有那件事,谢谢了!我大头能有今天,能在江城找份体面的工作,全都是你给的!”

    看着缓缓驶来的公交车,我揍了大头一拳说:“都过去了,以后这事儿少提!你跟杜鹃好好的,好好赚钱,别让人家受委屈!”说完,我直接上了公交。

    那天刚好是下午,公交车上没有多少人;我坐在那里,伸了伸左腿;感觉还不错,就是走路的时候,不敢太用力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完全康复,但我已经不能再等了,离开江姐一个月,她那么忙,在她最需要人的时候,我却不在她身边;这些事一想起来,我就满心地愧疚。

    进了公司以后,我直接往江姐办公室走;到门口的时候,我竟然看到小雅,正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说:“小雅,你怎么在这儿?找江总有事啊?”

    小雅看到我,竟然惊喜地笑了一下说:“王炎,你回来了啊?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问小雅为什么不进去?小雅立刻沉着脸说,金胖子在江姐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二话不说,直接推门走了进去;那一刻,江姐坐在办公桌前,金胖子斜靠在沙发上;他们俩同时看向我,只不过一个是惊喜,一个是惊骇!

    我没看金胖子,而是看着江姐说:“江总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喜悦,赶紧站起来说:“回来了就好,朋友那边的事,处理完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转身看向金胖子;那混蛋却红着眼,满脸愤怒地瞪着我说:“你挺牛逼啊?竟然还敢回来?!”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说: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金胖子站起身,看着江姐说:“江韵,我这是最后一次开口,如果你再不答应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一边说,金胖子叼上烟,深吸了一口又说,“你不要以为,你上头有个叔叔,就能保你!我爸能让你离开总公司,也能让你离开分公司!”

    说完,金胖子扬长而去,我冷冷地瞪着他,看着他大腿的部位;他的那里,还欠我一刀!

    江姐没理会金胖子的要挟,而是很开心地跑过来,突然又不是特别开心地打了我一下,“你还知道回来啊?你…像你这样的员工,我就该开除你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她那天穿了件白色衬衫,黑色短裙,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肩后,眼睛里带着些许哀怨,特有霸道女总裁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把就搂住她说:“姐,对不起,我…确实有自己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“切,少来这套!”她在我怀里挣扎了一下,我感觉她胸前的两颗柔软,不停地乱颤;后来她不挣扎了,而是红着脸,微微低头说,“姐还以为,你想赖账,跑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额!我王炎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吗?听她误解我,我刚想辩解;门口的小雅,突然说:“那个…江总,我…可以进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呵!”江姐赶忙推开我,整理了一下衣服说,“进来吧,王炎这孩子,最不让人省心了!还是小雅乖,比王炎强多了!”

    小雅淡淡笑了一下,转身就去了侧面的办公桌前;当时我看到,江姐的办公室里,多了两张办公桌。

    我刚要开口问,江姐就说:“这几天太忙,我就把小雅抽调过来了;而且金铭那混蛋,没事儿就来办公室烦我,后来有小雅在,他倒是收敛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江姐还是蛮聪明的,知道让小雅过来给她作伴!江姐又说:“对了小炎,你的工位也搬进来了,以后你和小雅一样,都在这里办公;咱们离得近,有事也好沟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在电脑上给我传了一些文件,都是关于养生方面的资料。江姐说,上次总公司来人,让她做一个养生项目,类似于老年人疗养度假的那种。唯一不同的是,项目接待的客人,都是些退了休的达官显贵,所以总公司那边,对着个项目特别重视。

    最后江姐补充说:小炎,这个项目如果成功了,我会拿到现在的公司;如果做砸了,我…有可能会被江家挤出公司。

    听了江姐的话,我心里没来由地一紧;我说:“姐,这会不会是金家,给你设的圈套?他们想利用这件事,把你弄出公司?!”

    江姐皱了皱说:“不管是不是圈套,我都必须得接下来!公司的指令不能违背,如果我不做,更会被他们抓住话柄!”

    我捏了捏拳头,重重地点点头;难怪江姐,每天都打电话催我回来,原来是遇到了这么大的难题啊!而且她手下,还没有人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我上大学的时候,读了很多养生方面的书,学校里也开过相关的课程;江姐和小雅,对这方面不是太懂,但没关系,有我在,不怕!

    那天我们在公司,一直忙到夜里九点多;小雅因为要赶公交,提前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炎,今天先到这里吧,离项目启动,还有半个月呢,不用太着急!”说完,她披上外套,手里拎着包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好!”我点点头,转身看了看窗外,天都已经漆黑了。

    出了公司以后,江姐开车,带我去吃了小肥牛火锅;那是我第一次吃火锅,一开始都不知道怎么煮菜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要走的时候,我借故去了趟厕所;因为我没钱,我怕走到门口柜台的时候,自己尴尬;毕竟让女人掏钱,很没面子……

    从饭店出来以后,江姐靠在车前,摇着手里的车钥匙说:“小炎,姐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?前几天才发现的,特好玩儿,还很浪漫呢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