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.倒霉的张媛

    看到张媛吃瘪,我心里特别畅快!这对狗男女,他们明里暗里的,没少欺负我和江姐;今天让他们狗咬狗,算是报应吧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我真的不认识你,你摸着良心,你说实话,你告诉金总,我们跟本一点关系都没有,好吗?”张媛拧着脸,都被大头气懵了!

    可大头猛地跪在地上,胳膊一下抱住张媛的腿说:“媛儿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!我现在有钱了,咱不当小三;还有你弟弟,快上大学了吧?只要你回来,你弟弟的学费,我给出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一旁的金胖子,抬手就甩了张媛一巴掌!“贱货!你还说不认识他?!职院毕业,以前住余家庄,你老家的弟弟要上大学;这些事情,他胡编乱造,能说得这么准?!”

    “金总,我确实不认识他!我求求你了,你相信我一次好吗?”张媛哭了,一只手捂着脸,另一只手死抓着金胖子的胳膊,委屈的要命。

    金胖子压根儿不看她,胳膊狠狠一甩,转头看向大头说:“你想要这个贱人,老子给你就是了!不过嘛,当初你打了我,这事儿咱们应该算算吧?!”

    说完,旁边的三个青年,一下子把大头按住了!看到这一幕,我心里没来由地一紧;金胖子这混蛋,他果然瑕疵必报!

    虽说大头很能打,可我突然看到了,大头身后的一个青年,悄悄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子;当时我心里一凉,死死捏着拳头,金胖子知道大头能打架,他这是有备而来啊?!

    怎么办?当时我急的,额头都冒出了汗;如果大头受了伤,我怎么跟杜鹃交代?

    可下一刻,大头竟然挣扎着站起来,一脸哀伤地看着张媛说:“我知道,你不愿跟我在一起,还是在意那件事对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胖子一愣;可张媛已经眼里喷火地说:你他妈的,你到底是谁?我在意你什么事?!我求你不要再污蔑了行吗?你想讹钱是吧,我给你,给你行了吧?!

    大头却冷冷地看着她,嘴里突然传来“呵呵哈哈”的狂笑;他面目狰狞地说:“我明白的,你嫌弃我有间歇性神经病,发起病来六亲不认!而且神经病杀人不犯法,你怕我,你才不愿跟我,对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胖子的脸,突然抽搐了两下;大头却立刻说:“张媛,你他妈赶紧给我回来!否则,老子这就犯病,这就杀人!你知道的,我这种人最怕受刺激,所以不要刺激我好吗?”

    我躲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大头,心里暗自窃喜!我和大头,都是生物制药专业的,对神经性疾病的表象,多少都有些了解;不得不说,大头演神经病患者,真的特别像!

    记得大学元旦晚会的时候,我和大头演小品,他就演过神经病人,还博得了满堂喝彩!没想到多年以后,他的演技又用上了;所以啊,谁说上大学没用?!

    看着大头几欲发病的神情,金胖子吓得把张媛一推,“我艹你妈的,这贱货给你,老子不要了!他妈的,我怎么就沾上你这个凶神了?!”

    说完,金胖子转身就走,可大头却突然怒吼一声:“我杀了你这个奸夫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胖子吓得差点摔在地上;“拦住他,卧槽,真是个疯子!疯子!!!”

    一边说,金胖子屁股尿流地往车上爬;大头猛地一回头,对着抓他的几个青年吼道:“别碰老子!我弄死你们!”话音一落,大头胳膊肘一怼,瞬间顶在了后面那人身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正常情况下,三个社会青年不会怵大头;可现大头是神经病,杀人不犯法,所以那几人,当即吓得脸色惨白,一溜烟就朝金胖子车上跑。

    他们跑,大头就在后面追;张媛最后挤上车的时候,金胖子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,踩着油门就往前开。

    大头一边砸车屁股,一边红着眼怒吼:“你这个奸夫!下次再让我看见你,我他妈把你捅成血葫芦!”

    在车里,金胖子嗓子尖叫着说:“我他妈的,老子再也不来了!这个疯子,真他妈的疯子!”

    车子一溜烟跑没影后,我扶着拐杖站起来,对大头竖起大拇指说:“哥们儿,牛逼!”

    大头哈哈笑着说:“临时加了点戏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这家伙,何止不要紧,简直棒呆了!

    金胖子要打他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没想到他灵机一动,竟然演起了神经病!这家伙平时憨憨的,没想到骨子里竟然蔫儿坏!

    大头走过来,我刚想再夸他两句;可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小炎,是你吗?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瞬间僵住了;看看腋下的拐杖,和那条打了石膏的腿,我真的…真的不能被江姐发现。

    “大头,背着我快走!”我小声说了一句,就赶紧往大头背上爬。

    “王炎!是你吗?我是江韵,是你姐!”她又喊了一句,貌似正朝我这边来。

    大头很机灵,斜眼看了看身后,背着我就跑了起来;后来出了小区,我和大头浑身都湿透了;他是累的,我是吓的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没被她发现;否则的话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。后来我们怕江姐追出来,就直接在路边打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可刚上车,我兜里的电话就响了;江姐在那头,特焦急地问:“王炎,是你吗?”

    我极力平复了一下情绪,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说:“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问刚才是不是你!你为什么不理我?!”她突然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,你说什么啊?我听不懂!我跟同学一起,正打车去吃饭呢。”忍着后背上的汗,我强颜欢笑说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她沉默了半天,最后疑惑说:“真的不是你?姐刚才看见个人,背影跟你很像;不过他腿上有伤,我也不是太确定。”

    我就说:“姐,你肯定看错了,我现在在市南呢。”说完,我又故意挑·逗了她一句,“姐,你是不是特别想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去死!谁想你啊?臭美!”她没好气地骂了我一句,突然又说,“小炎,你…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?我不是想你,就是姐现在特忙,人也招不上来,挺累的……”

    对着电话,我狠狠捏着腿上的石膏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:很快,我很快就回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