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.你跟小炎何时结婚?

    离开小区之后,我想伸手打车;可大头却掂了掂我说:“小炎,别打车,让哥哥背着你走一会儿!”

    我说背着多累啊,我也不轻,150多斤!大头却一笑说:“还记得大学那会儿吗?我跟体院的人打架,眼睛被打出了血;是你火急火燎地背着我,去的医院!那会儿我180多斤,我都不知道你哪儿来的力气,而且还跑的飞快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头哽咽了一下说:“小炎,就那一次,我真正把你当成了最好的兄弟,没有之一!”

    趴在大头背上,我没说话,但在心里,我也默默地说:大头,你也是我最好的兄弟!

    那天,大头背我走了好久、好久,我们看着城市的风光,聊着青春时,那些单纯的往事。

    记得大学时,我和大头出去做兼职,为了省钱,我们连公交都舍不得坐。当时就那么走,也感觉不到累,初到城市的我们,对高楼大厦、车水马龙,充满了好奇和向往。

    我们羡慕城里人,觉得他们活在城市里真好,哪怕天天在高楼大厦间走路,都是一种幸福!可毕业后才发现,城里的路,不好走;尤其像我们这种人,每一步,都走的那么艰难……

    回大头家的时候,已经下午了;杜鹃不在家,大头就会煮方便面,还加了两个鸡蛋,最后都盛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说一人一个,大头一瞪眼:“你现在需要营养!赶紧把鸡蛋吃了,养好伤,去找你那个姐姐!”

    我抿抿嘴,重重地点了点头,大头就是这样的男人,他有要一个馒头,也得先给自己的爱人和兄弟先吃。我想有一天,如果我发达了,我绝对不会再让大头,吃这样的苦!

    吃完饭,江姐的电话就打来了;“王炎,干嘛呢?”她的心情很好,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我说:“跟同学在一块呢,姐,你没事了吧?金胖子走了吗?”其实我知道她没事,就是故意问一下。

    她却“哼”了一声,没回答我的问题,直接质问我:“你同学?男的女的?!女的吧,你这么久不回来,肯定是跟女同学在一起的!你这个人,你让我怎么说你好?你刚跟人家小雅那样,你又找女同学,年轻的男人,总是朝三暮四!”

    听她一口气说完,我特无语地说:“姐,我同学是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男的啊!”她故意吃惊了一下,又装作蛮不在乎地说,“你同学在的吧?让他接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?你不相信我啊?!”我故意问她,老感觉她挺在意我的,尤其在意我跟别的女生在一起。她是不是吃醋啊?我觉得不大可能,她那么漂亮,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。

    “咳哼!”她假装咳嗽了一下,又说:“什么相不相信你啊?跟我有什么关系!我就是想看看,你那同学靠不靠谱!你都工作了,他还拖着你请假,肯定不靠谱!”

    大头听到江姐提他,赶紧擦了擦手,抢过我电话说:“靠谱、靠谱!美女姐姐,我可是小炎最好的兄弟!”

    听到大头的话,江姐的语气瞬间就客气了;“那个…你好啊!你是王炎的小哥们啊?听说你出了点事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大头一边笑,一边朝我挤眉弄眼说:“不要紧、不要紧!对了姐姐,你跟小炎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?他挺着急的,说今年就想娶你!”

    “大头!我曰你先人!”听到这话,我都懵B了!这个二货,他怎么什么话都说啊!我的天,这孙子可把我害惨了!伸出手,我一把捞过手机,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王炎真是这么说的?”她在那头,很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姐!你别听他瞎说!我没说这话,他就会拿我开玩笑的!”一边说着,我都快吓死了!这种玩笑怎么能开?万一江姐恼了,让我立马还钱,我可就尴尬了……

    电话那边,江姐沉默了一下说:“哦,我知道他开玩笑的;你们这些小家伙,真是胆子大,什么话都敢说!”

    我就说:“对不起啊姐,你别放心上。”说完,我赶紧岔开话题说,“姐,我听你蛮高兴的,什么事这么开心啊?”

    她笑了一下说:“也没有啦!就有那么一丢丢的开心!”她声音甜甜的,有点小得意地说,“姐刚从医院出来,你知道吗?金铭被人打了,就在咱家门口打的!”

    我憋着笑,故意吃惊说:“啊?谁打的啊?!”

    她说:“金铭说是张媛的男朋友打的,可张媛死不承认,还说等金铭伤好了,去找那人当面对质呢。”说到这里,她“哼”了一下说:那种无赖,就该打!张媛那个男朋友挺爷们儿的,哼,比你爷们儿!

    我抿着嘴,干笑了一下说:“嗯,这样挺好,最起码这几天,他不会去招惹你了。姐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说完,我直接关上了手机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大头的脸色不是多好,因为刚才江姐说,等金胖子好了,要带着张媛,当面对质的!

    大头想了一下说:“小炎,没事的,顶多我不过去就是了,江城这么大,他不可能找到我!”

    我立刻摇头说:“不行,我受的伤,比金胖子重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。如果你不去,就以金胖子的为人,他肯定还会骚扰江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就去!下次过去,直接把他揍成残废!”讲到这里,大头咬牙说,“他差点把你打残,下次再弄他,我绝不留手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立刻回绝说,“金胖子势力大,你万一出了事,我怎么跟杜鹃交代?人家那么好的女孩跟着你,咱们不冒那个险!”

    大头抓了抓头发,在屋里来回走了两圈说:“不这么办,那还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脑子飞快转着;既然张媛想当面对质,那我就遂了她的心愿吧!她跟金胖子这对狗男女,没一个好东西,这一次,我就给她们来个绝的!

    想罢之后,我拍了拍大头的胳膊,把我的计划告诉了他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