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暴揍金胖子

    从大头家出来以后,我担心江姐出事,就直接打车往市北走。

    在路上,我给江姐发了几条短信,可她一个都没回,打电话也没接;她这样,我焦急的要命,大头就不停地劝我不要担心,说光天化日的,那姓金的还能上天不成?!

    我捏着拳头,又怎能不担心呢?大头不了解金胖子,那混蛋仗着自己有钱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可干着急也没用,后类似我就不停地嘱咐大头,告诉他见到金胖子以后,怎么办他!

    到江姐小区的时候,已经中午了;下车以后,大头直接背着我往里跑。

    到了江姐家的那个胡同时,我抬眼一看,赶紧叫停大头说:停一下,江姐在那里,别让她看见我!

    大头一个急停,把我放到墙角的地方;我伸头看着江姐,她好像刚从市场回来,手里拎着芹菜、菠菜、鱼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别蒙我,这难道就是你说的那个姐姐?这他妈也太漂亮了吧?!”大头揍了我一拳,张着大嘴说,“太美了,这女的太有气质了!”

    “嘘!小点声,别被她听见!”我怼了一下大头,又赶紧看着她;那天她穿了件米黄色的短裤,白皙圆润的长腿,在粉色运动鞋的映衬下,显得活力十足。

    后来她把头发理到耳根后面,拿钥匙去开门;可门刚开开,她的电话就响了。当时我离得远,听不清电话那头说什么;只是听到江姐很生气地说:“你不要来我家!我…我不在,我出去旅游了!”

    可江姐刚说完,对面的胡同口,就开进来一辆黑色奔驰;江姐看到那车,吓得直接跑进院子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说:“大头,看到那辆奔驰了吗?一会儿你就照我说的做,给我往死里揍!”摸着腿上的石膏,我恨得牙痒痒;说完,我突然又犹豫了一下说,“也别太狠,让他长记性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大头蹲在我旁边,从怀里抽出钢管说:“放心吧,我有数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金胖子就从车里走了出来;他手里还拿着鲜花,头发梳的油光锃亮。

    “小韵,别躲了,我都看到你进家里了!”金胖子一只手点上烟,抬脚踢了踢门说,“我从菜市场,一直跟到你家里;我这么辛苦,你就不请我进去喝杯茶?”

    江姐在家里没出声,我估计她都吓怕了吧!遇上金胖子这种无赖,又有哪个女人不害怕呢?

    正看着,我兜里的电话就震了,是江姐打来的。我赶紧接通,江姐在那边哭了;“小炎,你在哪儿?我…金铭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捂着手机,特小声地跟她说:“姐,别害怕,你呆在家里别出来,一会儿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可江姐却哭着说:“没用的,自从你走了以后,他每天都过来,有时候还砸门!再这样下去,姐真的会疯的!”她哽咽了一下,又略带乞求地说,“你回来好吗?你个子那么高,只要你在姐身边,他不敢这么放肆的。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一拳砸在了石膏腿上!这个不争气的腿,怎么好的这么慢啊?!“姐,我尽快,很快就回去;而且说不定,从今天起,金胖子就不会烦你了,这都是说不准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不说话了,只是在那边哭。我知道,江姐虽然是老总,可她毕竟也是女人,女人在遇到难处的时候,总希望身边有个值得信赖的男人!

    很幸运,我成了她的那个男人;也很不幸,我这个男人没什么本事,还躲着不敢见她。

    后来她哭着哭着就挂了,估计是对我失望了吧!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,却指望不上我,换做谁不失望呢?

    别墅门口,金胖子提了提裤腰带,一脸贱笑地说:“小韵,别挣扎了!董事长把你安排到江城,意思很明显,他就是要撮合咱俩好!只要咱们结了婚,他老人家给你保证,会拿出集团20%的股份给你!”

    可江姐还是没说话,她很聪明,知道这时候说话,并不明智,反而会让金胖子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金胖子在那里说,大头就把拳套带在了手上,又挥了挥手里的钢管,力道十足!

    “江韵!我跟你明说了吧!你们江家,早就大势已去了,你要想留在公司,就必须跟我结婚!”说完,他冷笑了一声又说,“如果不想结婚,就赶紧滚出公司!呵,我知道,你不舍得,那是你老子,奋斗了一辈子干出来的事业!你想夺回去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夺你妈个B!”金胖子刚说完,大头攥着钢管,猛地就冲了出去!

    看到大头,金胖子愣了一下;“你!你是干什么的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跟你说,你别乱来!”

    大头二话不说,钢管一抡,狠狠砸在了金胖子的肩膀上;接着挥起拳头,拳击套子直接闷了金胖子个满脸。

    大头的“左钢管、右拳击”,当时在学校都是出了名的!以前有几个体育学院的男生,看杜鹃长得漂亮,在旁边吹贼哨调·戏她;大头回宿舍就弄了这身装备,五个体院的没干过他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抬头看着胡同里,那时金胖子已经倒下了,还特怂地捂着脑袋,跟个软脚虾似得蜷缩在那里说:“别打了、别打了,你到底是谁?你要钱我给!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姥姥!”大头朝他肚子踹了一脚说,“张媛知道吧,我是她男朋友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胖子顿时一僵!我暗自偷笑,看来我的计划奏效了!

    大头攥着钢管,狠狠抡下去说:“你这个奸夫,跟她偷情是吧?!”

    说完,大头又是一棍子;“给老子带绿帽子是吧?!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!是她勾·引我的!”金胖子趴在那里,远远地,我看到他腿裆处,有一滩液体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不管谁勾·引谁!”大头一拳怼在他脑袋上,咬牙切齿地说,“张媛跟我分手,都他妈因为你!老子告诉你,我就住这小区,以后再让我看你来,老子见你一次,就揍你一次!往死里揍!”说完,大头抬起钢管,对着金胖子的腿,狠狠砸了一下!

    打完之后,金胖子捂着腿,在地上打滚哀嚎;这让我想到了那天的自己,我也被人打成了这样,甚至比这还严重!所以这事儿不算完,那一刀,我还得捅他!

    大头回来后,我们在角落里停了一会儿;后来金胖子颤着手,自己打了120;他没报警,估计是碍于大头的身份;毕竟他跟张媛之间,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,他有头有脸,这种事传出去不好。

    后来大头背着我,出小区的时候,我们还跟救护车打了个照面;那天天气很好,偶尔吹来的夏风,轻轻拂过脸颊,沁人心脾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