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深夜里,他和她……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大头在地上铺了张床垫子,然后又在屋子中间,扯了两张褥子;这样10平米左右的小屋,就被隔成了两间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腿上有伤,到床上来睡吧;地上冷,我跟大头睡地上就好了。”杜鹃怀里抱着毯子,一边铺床一边说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不用!大夏天的,睡地上凉快!而且我腿脚不好,睡床的话,晚上下来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大头给我拿了个枕头,放在地铺上说:“行,就让小炎打地铺吧;上学那会儿,夏天热,宿舍里没空调,我们都是打地铺的,挺好!”

    大头说完,我也没客气,直接把拐杖靠在一边,倒头就躺了下来;说实话,那个地铺很舒服,床单和毯子都是洗过的,还带着洗衣粉的香味。

    后来大头和杜鹃,去了隔间的另一边;我看着帘子上的影子,觉得蛮不好意思的;如果大头没对象,我怎么都行,可人家现在跟女友同居,我这样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躺在地铺上,我闭着眼,默默祈祷着自己赶紧好起来!一个是想赶紧离开,另一方面,我挺想江姐的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,金胖子有没有再欺负她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,压在枕头下的电话就响了;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江姐打来的!

    “姐!”接到电话,我激动地都不知道说什么,心跳噗通噗通地跳。

    “哎哟,今天总公司那边来人了,开了一天的会,累死我了!”她跟我抱怨了一句,接着又说,“对了,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干嘛?当时开会,我直接给挂了!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我以为她生我气了呢;我张了张嘴,想开口管她借钱,大头他们过得这么艰难,我真的有些看不下去;可话到嘴边,我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还欠她四万块钱呢,而且在公司里,我也没帮她什么忙;如果再开口借钱,那我成什么人了?!

    见我迟迟不说话,江姐说:对了小炎,你同学那边的事,处理完了吗?需要姐帮忙吗?跟你说实话,姐这边开始忙起来了,特别需要帮手;如果你能回来,我能轻松很多的。

    我咬着嘴唇,自己何尝不想回去?我每天做梦都梦见她,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。可我现在这样,被揍的破头烂腚的,不仅帮不上她忙,反而会影响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说:姐,我暂时还回不去,你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太累了;门一定要锁好,金胖子那么坏,我…我挺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“切!少说漂亮话!你要真担心我啊,那今晚就回来!”她鄙视了我一下,又说,“姐姐洗澡去了,不跟你说了;你那边赶紧忙,弄好了快回来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挂了电话,我抿着嘴,眼睛里带着笑;我想我真的是爱上她了,即使她不爱我,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把手机放好,我就静静地躺在那里,静静地想她;我发现虽然认识没几天,我们之间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。

    那晚我失眠了,脑子里都是她的影子;可到了深夜的时候,帘子那边突然有了动静;杜鹃轻声喊了我一声:小炎,你睡了吗?

    当时我浑身一哆嗦,这么晚了,黑灯瞎火的,她叫我干嘛啊?!她该不会是想……

    我的手紧抓着床单,特别害怕她过来!我跟大头可是好兄弟,我不能对不起他的!虽然杜鹃长得很漂亮,学舞蹈的,身材特别棒;可我不能,真的不能……

    “小炎,你真的睡了啊?!”杜鹃又叫了我一声,我浑身都绷直了!万一她过来,万一她到了我床上,万一被大头发现了,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

    我想当时若不是我腿上有伤,我真的会赶紧跑出去,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小炎已经睡了。”杜鹃轻笑了一下,又羞涩地说,“你也是的,人家小炎在这里,你还不老实;万一被人家听见动静,多尴尬啊!”

    大头立刻说:“放心吧,我轻着点儿,不使那么大的劲。”说完,他那边的小台灯亮了,我看到两个影子,正坐在床上脱衣服……

    杜鹃哼了一声说:“不使劲儿还有什么意思啊?你弄就行了,我忍着点儿,尽量不出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看到两个光滑的影子,紧紧搂抱在了一起;那时候,我知道偷看是不对的,可血气方刚、外加处男的我,却怎么也抵不住那样的诱惑!

    躺在那里,我侧着脑袋,内心一边骂自己混蛋,一边睁着邪恶的双眼,看着两个影子水乳欢合,听着他们传来的低喘娇吟,以及床板子的“吱嘎”声。

    他们完事儿以后,我感觉自己浑身发烫,盖在身上的毯子,都撑起了一个小三角!我红着脸,觉得自己在这里,太打扰他们了。可我不在这儿,又能去哪儿呢?

    江城虽大,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大头突然说:娟儿,跟着我,让你受苦了。

    杜鹃立刻说:大头,你不要说这个,你那么努力,咱们将来一定会很好的!我陪着你,咱们慢慢熬,早晚有一天,咱们会熬出头,会住上大房子,会开奔驰宝马!

    “嗯!娟儿你放心,不出三年,这些我都会给你!我会名正言顺地娶你,开着奔驰去你家,让你爸妈对我刮目相看!”大头说着,语气里是满满的豪情。

    我眯着眼,听着他们的谈话,心里只有祝福,祝福他们早日修成正果,早日在江城安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的时候,杜鹃出去做兼职,大头留在家里照顾我;当时我们就是闲聊,他老问我跟江姐怎么样了,有没有把人家给办了。

    被他烦的,我都快无语了!正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,我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,是江姐发来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在哪儿?刚才金铭给我打电话,说一会儿要来家里;姐很害怕,你能回来吗?有你在,姐觉得特别踏实。”

    看着短信,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!我就知道,那个金胖子,他不会老实的!我在的时候,他都肆无忌惮,我现在躲起来了,他肯定会更加猖狂!

    捏着手机,我狠狠按着键盘说:姐,你别害怕,把门关好了,别让那混蛋进家!

    发完短信,我咬牙说:大头,帮我办件事!

    大头一愣:什么事儿?你说!

    “帮我揍一个人,往死里揍!而且我给你保证,他不会报复你!”跟大头说完,我脑子里就形成了一个计划!

    “他妈的,老子等了这么多天,你小子终于开口了!说吧,揍谁?!把你弄成这样,老子一定揍的连他亲娘都不敢认!”大头说完,转身就抽了根钢管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