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这就是大头

    看着大头和杜鹃犯难,我赶紧掏出兜里那200块钱说:大头,我这儿还有点,你先拿着应急!

    大头特无语地看了我一眼,眉头皱了一下说:“你们少添乱,看我的!”说完,他咬牙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开门之后,一个抹着浓妆、烫着短发的中年妇女,手里牵着泰迪狗,眼也不抬地说:“都几天了?没钱就搬出去,别在这儿跟老娘玩儿躲猫猫!”

    大头一脸赔笑地说:刘姐,您过来啦!正好家里炖了排骨,一起进来吃点儿!

    “呵,你少给我来这套!”包租婆刘姐伸出手,一脸冰冷地说,“交租,今天不交,立马搬出去!”

    “刘姐,瞧您说的,差谁的也不能差了您的是吧!”说完,大头笑着从兜里掏出钱,一把拍在了刘姐手上。

    刘姐冷笑了一声,把狗链子套在手上,很熟练地点起了钱;“这才1500,不够啊?三个月的房租,还差那750呢?”

    大头赶紧说:“刘姐,还有6天发工资!等钱下来了,我把下三个月的钱,一起都给您交上,我大头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刘姐掂了掂手里的钱,特不屑地看了一眼大头说: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给你一星期,到时候拿不出钱来,自己滚蛋!”

    “行嘞,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!”说完,大头还弯腰逗着狗说,“刘姐,这狗长得真好看,跟您一样漂亮!”

    “你!毛孩子,马屁都不会拍!”刘姐剜了他一眼,又闻了闻屋里说,“排骨炖的挺香啊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头赶紧直起身,转头跟杜鹃说:“娟儿,赶紧给刘姐盛一碗!”说完,大头又笑着说,“我媳妇的手艺,做饭特别香!”

    后来杜鹃拿了个大碗,盛了满满一碗排骨,跟供财神爷似得,端到刘姐面前说:刘姐,您尝尝,刚出锅的。

    刘姐看了杜鹃一眼,伸手把碗接过去,吹了吹上面的热气;本来我以为,她会很开心的吃,还会夸奖一下杜鹃的厨艺,可能还会给大头多宽限两天房租。

    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把碗放到地上,让她的狗啃了起来!

    那么一大碗排骨,杜鹃从下午四点开始熬,加了那么多调料,那么用心;可最后,却被她喂了畜生!说实话,当时要不是我腿不能动,我真想站起来扇她一巴掌!

    大头的笑容,在那一刻凝固了;杜鹃咬着嘴唇,手死死抓着大头的衣服,眼睛不舍地望着那碗排骨。

    刘姐却看着杜鹃,嘴角一笑说:姑娘,你也是傻!有些话,我当姐的得说说;你长得这么漂亮,不应该窝在这种穷地方!江城寸土寸金,有钱人多的是;就以你的条件,别说当小三,你就是嫁个大款,那也不是什么难事;何必跟着这个窝囊废,吃这种苦呢?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我实在忍不住了;可还不待我开口,杜鹃猛地就朝她吼:我男人不是窝囊废!我不许你这么说他!他现在是没钱,可他努力、上进,他对我好!他早晚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!!!

    “你傻不傻啊?!出人头地有那么容易吗?”刘姐看着她说,“他连房租都交不起,拿什么来养你?!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他养,我自己会挣钱!我们还年轻,我们会努力、会争取,我不准你对他说三道四!”杜鹃哭着,狠狠推了一把刘姐说,“你走!赶紧走!”

    刘姐咬着牙,愤愤地摇头说:“你这丫头,真是不懂事!我好心跟你说这些,你还这样!”说完,刘姐把狗一拽说,“我家一个亲戚,是在江城开公司的,钻石王老五;哪天想明白了,过来找我,我给你介绍!”

    “滚!!!”杜鹃抓起拖鞋,朝刘姐狠狠扔了过去;我呆呆地望着走廊,刘姐走远了,我的眼睛也湿润了……

    刘姐离开后,杜鹃赶紧过去捡了拖鞋,又跑回来,手捧着大头的脸,特别担心地哭着说:大头,你不要听她说那些,她就是放屁!你不是窝囊废,我一直都看好你的!我跟你说,我杜鹃这辈子,除了你,谁也不嫁!哪怕去青海,去你老家放羊,我也跟着你!

    听了杜鹃的话,我手捂着眼睛,牙齿紧咬着,却怎么也止不住脸上的泪;可大头没哭,他伸手摸着杜鹃的头发说:“娟儿,别哭,我没事;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我,笑了一下说:“小炎饿了吧,咱们吃饭!娟儿今天炖了这么多排骨,管你饱!”说完,他把门口的大碗端了起来,碗里还有肉,狗吃剩下的。

    后来大头把折叠桌安上,给我和杜鹃,一人盛了一碗排骨;他自己却端着狗吃过的碗,抓起骨头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头!那是狗吃过的!你别吃那个,赶紧倒了,我给你盛新的!”杜鹃说着,伸手就要抢大头手里的碗。

    可大头一躲说:“没事儿,她那是宠物狗,不脏!再说了,这么多排骨,倒了多可惜?”

    我捏着拳头,仰头控了控眼里的泪说:大头,你给我把碗放下!男人穷什么,都不能穷骨气!

    可大头却笑着说:“行了小炎,你少给我上升高度!都是钱买的,浪费粮食多可耻!”说完,他又抓起一根骨头,嘎嘣嘎嘣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伸手,想去夺他手里的碗,可他却嬉皮笑脸地端着碗,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来我问大头,他那天为何非要吃那碗狗吃过的骨头;大头咬牙跟我说,他想记住那天的羞辱,最好记在骨头上,记在骨髓里!

    大头从来都不是那种,把努力和理想挂在嘴边的人;他总喜欢傻笑,总装作蛮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这世间,有一种男人,他尝尽了生活的苦楚,看尽了世事的冷眼;他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、很低,甚至低到了无尽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但有那么一天,他会在黑暗中爆发,如烟花一般,绽放出世间最美的光彩,让那些曾经瞧不起他的人——仰视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