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房租

    在医院里,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,再加上能吃能喝,身体恢复的很快。

    可就在第四天的时候,我听到了大头和杜鹃,在走廊里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大头,房东又催房租了,怎么办?”杜鹃压着声音说,“小炎现在还住着院,需要营养,家里就剩了六百,哪头都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,别让小炎听见!”大头着急说,“这样,你跟房东说说,再宽限两天;我今晚就去码头装货,一夜能挣200多;小炎这边,你过来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不让你去!”杜鹃立刻说,“晚上装货多危险?黑灯瞎火的,前两天新闻还报道,东江码头那边,因为集装箱倾倒,砸死了好几个人。你别去,实在不行,我管爸妈再要点。”

    大头沉默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说:“别了,你爸妈本来就不同意咱俩好,如果让他们知道,你跟着我受苦,那咱们就一点希望都没了;我还是去装货吧,就是累点,没你想的那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靠在医院的病床上,我闭着眼,紧紧抓着被子;我想是我拖累了大头,不然他们也不会这样,日子过得这么紧吧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护士进来给我换药,我小声问她说:“那个…护士,如果我现在出院,住院费能退的吧?”我记得大头先前,给我交了一个月的住院费。

    护士愣了一下,接着把针扎到我手上说:“嗯,钱肯定能退,不过你现在这情况,需要住院观察;不然的话,将来要是留下后遗症,可就不止这点钱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跟她说了声谢谢;接着我又拿电话,给江姐打了过去;可电话刚通她就挂了,估计是在生我气吧;刚入职就请假,像我这种员工,换谁心里都不会痛快;如果再跟她提借钱的事,她一定不会借我……

    那天我想了一上午,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跟大头提了出院的事;当时大头和杜鹃,是极力劝阻我的,可在我的一再坚持下,他们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大头给我办了出院手续,医院那边退了整整1200块钱。出医院的时候,我拄着拐杖,大头扶着我;到了路边,大头伸手要打车,杜鹃赶忙说:“咱家离医院不远,坐2路公交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头当时就火了!“你他妈说什么?!小炎现在这样,你让他坐公交?”

    “可咱们……”杜鹃刚要说话,大头立刻说,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杜鹃咬着嘴唇,眼睛红红的;我知道他们没钱,杜鹃没错,她只是想省点钱而已。

    当时我拉着大头胳膊,狠狠凶他说:“你吵什么吵?!杜鹃说的没错,又不是多远,打什么车?!老子还没残废,不花那冤枉钱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现在这样……”大头还没说完,我拄着拐杖,直接朝公交站牌走去。

    我仍记得那天是周六,2路公交车上人特别多;大头和杜鹃扶着我,车上没有一个人给我让座。

    后来大头看我累的不行,就厚着脸皮,跟坐着的一个女生说:“那个…美女,我兄弟刚出院,身上有伤,您看看能不能给我兄弟让个座?”

    可那女生直接白了大头一眼,把耳机一戴,扭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杜鹃见她那样,随口抱怨了一句:“真没公德心,病人就站在旁边,也能坐得住?!”

    听到杜鹃的话,那女生猛地一拽耳机,恶狠狠地朝她说:“谁没有公德心?我招你惹你了?!我逛了一天街不累吗?车上这么多人,凭什么让我让座?!”

    杜鹃猛地一瞪眼,张嘴想跟她吵;我赶紧拉了一下她说:“没事杜鹃,我不累;我堂堂一个男子汉,哪能抢人家姑娘的座啊?”

    杜鹃红着眼,紧紧抓了下我胳膊,最后眼睛望着别处说:“早知道这样,咱们就打车了;我真嘴欠,你都这样了,我还……”

    我赶紧冲她摇了摇头,又抬眼去看大头;那时大头站在一边,什么都没说,只是抓着栏杆的手,因为用力,血管都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出公交的时候,我的腿都麻了!大头走到我面前,哈哈笑着蹲下来说:“小炎,上我背上来!”

    我说我能走,你少出洋相!可大头却不依不饶,连带着杜鹃一起,把我按在了大头的背上;那时大头背着我,我们就在小区的大路上跑,杜鹃跟在后面,一个劲儿让大头慢点儿,别把我颠坏了。

    我搂着大头的脖子,望着道路两旁绿绿的垂柳,和夕阳下,那繁华的高楼;那时我不停地告诉自己:将来我一定要出人头地,要赚很多钱,要让我的亲人和兄弟,都过上好日子!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杜鹃炖了排骨,狭小的地下室里,飘满了肉汤的香味。

    大头挠着头皮,嘻哈地跟我说:“地方有点小,先将就住着;虽然比不上你姐姐那里,但至少哥们儿在你身边!”我和江姐的事,在住院的时候,就跟大头说了;只不过我没提金胖子,我只是跟大头解释:自己现在这样,怕江姐看了伤心。

    闻着肉汤的香味,我笑着跟大头说:挺好的,最起码你们能在一起,有一个温暖的小窝;比我强,到现在都还是单身狗,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说这些,真的是很羡慕他!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即便日子过得苦点儿,那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大头却不怀好意地说:你少来!讲实话,你跟你那个有钱的姐姐,是不是搞上了?怕人家伤心,不敢回去,小两口挺恩爱呢吧!

    杜鹃也在一旁笑着说:是啊,小炎长得挺不赖的,说不定人家真能看上呢!人家也不缺钱,肯定就图你这个人。

    我被他俩说得脸都红了,根本不是他们想的那样,江姐怎么可能看上我啊?我什么都没有,还老惹她生气。

    当时正开着玩笑,地下室的门就被敲响了;“在家是吧,我都听见了!赶紧开门,收租!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大头浑身一哆嗦,杜鹃也赶紧盖上锅,小心翼翼地说:大头,加上退回来的住院费,也不够房租钱,怎么办啊?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