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.报复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我给江姐发消息说:姐,下班我有点事,晚上自己回家。

    她竟然立刻回复我说:不行!下班回家吃蛋糕!姐昨天买的蛋糕,今天再不吃就坏了!

    一提蛋糕,我就觉得对不住她;可我跟同学大头,很长时间没见了,而且我也答应了人家;想了一下,我回江姐说:姐,那我尽早回去吧,蛋糕给我留着,吃饭就不用等我了。

    我发过去之后,她过了好半天才回我说:哦,那你约会的时候,别再喝酒了,吃完饭后,记得把人家小雅送回家……

    我噗呲一笑,赶紧跟她说:姐,我不约会!我大学最好的哥们,现在也在江城,他让我下班找他玩儿;我…我跟小雅没什么的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我发过去之后,她竟然回了我一个得意的表情:你跟小雅怎样,跟我有什么关系?!还有,晚上回来注意安全,不行就打车,姐给你报销车费。

    我开心地给她回了个“嗯”,然后就开始查公交路线;大头住在市南,离公司倒不是很远,不过要倒好几趟公交。

    查好路线以后,公司已经没多少人了;我摸了摸兜里的200块钱,足够请大头搓一顿了!至于小雅哥哥的烧烤钱,等发工资再还吧。

    出公司的时候,天已经有点黑了;我一边往公交站走,一边摸着身上的衣服;这么好的西装,大头见了一定会嫉妒!

    可正当我洋洋自得的时候,耳畔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;我刚要回头,突然一个袋子罩在了我头上;紧接着我的头,被狠狠砸了一棍子,我赶紧拿手去挡,后背却被人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我一个踉跄,抬腿就想跑;可有个人,突然掐住了我脖子,把我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要干什么?!”我大吼着,手张牙舞爪地去抓,当时说不害怕是假的,我声音都变调了……

    可对方没有回应,还拿拳头砸我的脸;后来我感觉有好几个人压着我,还把我的腿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一股莫名的恐慌,让我浑身一凉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根棍子砸在了我腿上。

    霎时,一股钻心的痛,猛地传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是棍子断了,还是腿断了,我只是抱住腿,拼命地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20岁之前,我从没遇到过这种事;在别人眼中,我一直都是懂事、听话、内向的孩子;从不曾得罪人,也没被人打得这么惨过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谁打的电话,救护车过来把我抬上了车;当时我脑袋上全是血,腿疼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在车上,医生一边止血一边问我:能说话吗?家属电话多少?

    那一刻,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江姐;可我不能告诉她,这事儿明显就是金胖子干的!如果让江姐知道,她肯定不会让我在公司干了,太危险。可如果我不在,金胖子再欺负她怎么办?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几乎强忍着疼痛,用手摸着裤兜里的手机说:大头……

    说完我就晕过去了,只记得当时脑袋出了很多血;再次醒来,都已经深夜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躺在病房里,脑袋上缠了纱布,腿特别疼,还打了石膏,就那么吊在床上。

    我抬手去摸手机,却发现身上的衣服都换了,是医院的病服;我刚要张嘴叫护士,走廊里却传来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,医生催着交钱了!”那是大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咱们就攒了四千,还得留着交房租,哪儿还有钱啊?!”那是大头的对象,杜娟。

    “房租重要还是我兄弟的命重要?!赶紧的,房租可以拖一拖,等发了工资再给。”大头焦急地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谈话,我紧紧抿着嘴唇;大头的日子过得这么紧巴,我还连累他,我真觉得自己是个废物,走到哪里都惹麻烦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病房的门开了;大头还是老样子,带着黑框眼镜,穿着洗出褶的白衬衫,和早已褪了色的牛仔裤。

    杜鹃手里拎了袋米饭和菜,她还像在大学时那么漂亮,身材挺好的;只不过衣服还是原来的衣服,脸上化了些妆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可醒了!”大头看我睁着眼,赶紧走过来,抓着我的手说:操他妈的,谁干的?!小炎你跟我说,老子宰了他狗日的!

    我朝大头笑了笑,他的脾气还是那么直;我转头看着杜鹃说:你好啊杜鹃,真羡慕你们,毕业了竟然还能在一起,而且你还不嫌大头穷。

    杜鹃也朝我一笑说:是啊,好久不见了,一见面你就挂了彩;不过小炎,你那么老实,怎么会被人打呢?还把你打成这样?!

    大头也皱了皱眉,捏着拳头说:小炎不惹事的,肯定是他妈的傻逼,觉得我兄弟老实人,好欺负!小炎你告诉我,谁干的?!老子在散打社团呆了两年,咱也不是吃干饭的!

    我摇摇头,没跟大头说我的事;他太重义气,而且还欠我一个人情,如果我跟他说了金胖子,保不齐他会做傻事;人家杜鹃一直跟着他,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,我不能害他们。

    后来我跟大头说没事,可能是劫道儿的;然后我又着急问大头:对了,我手机呢?还有我衣服。

    杜鹃赶紧说:衣服我给收起来了,一会儿回家洗一下;你手机在床头的柜子里,先前我好像听见有人打电话给你。

    听她一说,我赶紧让大头把手机递给我;打开一看,上面竟然有30多个未接来电!江姐打了20多,小雅打了七八个。

    摸到电话,我赶紧给江姐回了过去;她一接电话,直接就朝我喊:王炎!你死哪儿去了?!这都几点了?怎么还不回家?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?!你再不打回来,姐都要报警了!

    我赶紧说:姐,刚才跟同学吃饭,没听见铃声;那个…我今晚在同学这边睡,你不用给我留门。

    “你!”她气呼呼地说,“姐做的饭都凉了,你…你又不回来,那你在外面吧,永远别回来了!”说完,她直接把电话断了。

    握着电话,我长舒了一口气;可大头和杜鹃,却呆呆地看着我;大头说:王炎,谁啊这是?我没听说你有姐姐啊?声音蛮好听的,女朋友?

    我脸红着摇摇头,还没来得及说话,电话突然又响了,还是江姐打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姐刚才听你语气不对,有点虚弱,你…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她的语气软了下来,有些担心地问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