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.她没去酒店?

    江姐刚走不一会儿,那个前台的张媛,就气冲冲朝我这边走了过来;“王炎,金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!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,有些愤怒地看着她,她肯定是跟金胖子告状了。不过我也没什么好怕的,反正江姐已经给了我假条,谁也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拿着手里的假条,我直接往金胖子的办公室走;路过江姐办公室的时候,她没关门;我往里瞥了一眼,她刚好也看到了我;我开口想跟她说句话,可她却立刻把都扭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还在生气,我说了那么伤人的话,换做谁不气呢?转过头,我一咬牙,直接进了金胖子那里。

    进去以后,金胖子正叼着烟,坐在沙发上喝茶;看我进来,他二话不说,竟然猛地站起来,直接将手里的烟头,狠狠砸在了我身上:你个混蛋!你根本就不是她表弟!

    我心里一咯噔,他知道我身份了?一定是那个王媛,肯定是她说的!

    看着金胖子猩红的双眼,我捏了捏拳头说:我是不是她表弟,碍着你什么事了?

    听我底气十足,他竟然不怒反笑说:行啊,你可真牛逼!你的底细我都清楚了,农村的,今年刚毕业,前天来面的试,晚上就和江韵搞在了一起,我说的对吧?

    我冷冷地看着他,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估计是要开除我吧,毕竟他是公司老总,他有这个权利。

    看我不说话,他咬牙笑着说:听说你刚来的时候,穿的跟个要饭的似得;没想到今天就一身西装,还是普拉达的牌子;江韵给你买的?那个贱人,她对你可真够好的!

    听他骂江姐,我真想扑过去,揍他个孙子;可一想到江姐对我那么好,还想把我留在公司,好好培养我,我就强忍着怒气,松开了拳头。

    可金胖子不依不饶,随意瞥了我一眼说:小子,识相的就马上给我消失,我不希望再看到你,尤其看到你在江韵身边,懂了吗?!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身后的门就开了;“金铭,你管得也太宽了吧?我是总公司派过来的,在这里我有招人的权利!我手下的员工,还用不着你指手画脚!”江姐走过来,一下子把我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见江姐维护我,金胖子一下就怒了:江韵!你昨天晚上没去酒店,就是为了这个混蛋吗?他是谁?你养的小白脸?你跟他睡了是吗?!他妈的,他一个农村出来的,他能给你什么?!

    听到金胖子的话,我浑身莫名地一颤!江姐昨天晚上,没去酒店?没陪这个恶心的男人?!

    转过头,我特别激动地看着她,她却冷冷地盯着金胖子说:我的事你少管,咱们各干各的,最好谁也别干预谁!不然捅到总公司那里,你脸上也不好看!小炎,咱们走!

    说完,她拉着我胳膊就往外走,我回头看了金胖子一眼,他坐在那里,眼睛猩红地盯着我,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出来以后,江姐把我胳膊狠狠一甩,语气冰冷地说:“有我在,你不用怕他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自顾自地往办公室走;我厚着脸皮,还带着点窃喜跟在她后面;她昨晚竟然没去酒店,这让我特别地开心。

    进到她办公室以后,我咧嘴笑着给她接了杯水,又很殷勤地站到她旁边说:姐,对不起,我就是个大混蛋!昨天我以为你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哪儿了?我能去哪儿?!”她竟然猛地看向我,眼睛红红地说,“昨天是你生日,我没下班就去买蛋糕,然后又回家做了一桌子菜!你在江城无亲无故,姐不给你过生日,谁给你过啊?!”

    她激动地朝我吼:“可你个小混蛋,你不学好,你竟然去跟女孩子喝酒,还喝成那样!昨天我就不该管你,让你醉死在外面算了!我…我就是自作多情!”说到这里,她一下子哭了,就那样趴在桌子上,低声哽咽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我再也笑不出来了;我是个男人,可那一刻,我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泪!原来是这样,7月1号,那是我生日,可从小到大,我根本就没过过生日,所以也从不会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可我没想到,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生日,却让这个女人如此上心;她对我这样,我却跟个傻逼似得,不仅误会了她,还说了那种话……

    咬着嘴唇,我倔强地说:那你怎么不早说?而且你还说,自己很晚才回家,我以为你……

    她猛地站起来,狠狠打了我一下,大眼泪哗哗流着说:你以为什么?你以为姐是随便的女人对吗?臭不要脸是吗?我不告诉你,不就是想给你惊喜吗?我说晚点回去,我不是怕蛋糕订不上吗?你就知道欺负人,你凭什么那样说我?!

    看着她委屈的样子,我猛地把她抱在了怀里;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大胆,我竟然敢抱她;可那个时候,我就是想抱抱她,没有任何其它想法。

    被我搂着,她竟然没有反抗,而是拿拳头打着我胸口说:“你就是个混蛋,你凭什么那么说我?我不是坏女人,更不是随便的女人,我不要你那么说我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,我不说了,再也不说了!你是好女人,特别好,是我混蛋,我太不懂事了。”抱着她,我下巴压在她肩膀上;她的身体很柔软,头发带着阵阵清香。闻着她身上的味道,我感觉特别踏实。

    那天她哭了好长时间,后来不哭了,猛地推开我说:你…你抱我干什么?谁让你抱的?!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被她一问,我的脸“腾”一下就红了,是啊,我干嘛要抱她啊?

    “那个…姐,要没事我先回去了。”说完我转身就走,都不敢看她了,尴尬的要死。

    回到工位上,我心脏“噗通噗通”跳的厉害,眼睛总时不时地往走廊里看,生怕她把我叫过去,让我还钱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一整个下午,她都没有找我;反倒是我大学最好的哥们儿——姚大头,在QQ上给我发了消息。他问我在哪儿发财,我说在江城;没想到他竟然直接给我打了电话,说他和他对象也在江城,而且让我无论如何,下了班都要去找他吃饭。

    跟大头通完电话,我开心地不得了;没想到除了江姐以外,我在江城,又多了个亲人。

    可生活是难以揣摩的,后来让我没想到的是,自己还没高兴多久,就出事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