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.原来是小三

    出了门,我疯狂地朝外面跑;那些压抑已久的情绪,不停地充斥着大脑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承认,我喜欢她,或者说暗恋!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,但真的就爱上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喜欢我,她有爱的男人,这都是她亲口说的;而且她为了权利,还跟那恶心的胖子上了床,20多岁的我,根本接受不了这种现实。

    我不停地跑,一直跑到了江边;江水拍岸,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;那时我想,男人最悲哀的不是穷,而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江边的风吹在脸上,我脑子里乱成了一团;后来我有些后悔了,我不该跟她说那样的话;她帮我了,还给我买衣服,做饭给我吃;可我却像个白眼狼一样,那样说了她。

    我想她一定恨死我了吧?拍着脑袋,我不停地骂自己,怎么就那么冲动,那么不懂事!想了一会儿,我拿电话给她打了过去,她没接,刚一通就挂断了;我再打,她却直接关了机。

    望着江边的公路上,一趟趟公交车驶过;我深吸一口气,直接坐上了去公司的车;我想不管怎么样,我都要跟她道歉;她那么好,我不该说那些的,我就是个傻逼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我进了公司;那时候,我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,我想到了她会开除我,甚至让我还钱;可明知道是这样,我还是鼓足勇气,敲响了她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听到敲门声,她只是简单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姐,对不起……”进去以后,我看到她坐在办公桌前,眼睛有些红肿;旁边的垃圾筐里,扔满了纸巾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却什么都没说,而是揉了揉眼睛,转头看向了电脑屏幕。我低着头走近她,牙齿咬着嘴唇说:“姐,对不起,我就是个混蛋,我不该说那些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突然打断我:“你去工作吧,刚入职,别老旷工,不然公司里,会有人说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……”她这样说,一点都没埋怨我,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她应该骂我的,甚至把我开除了,我都觉得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还要工作,你出去吧。”她语气冰冷地瞥了我一眼,手就开始敲打键盘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我点点头,心里酸酸的;我感觉我们之间疏远了,她再也不像从前那样,对我如弟弟般说话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,我刚要走,她突然说:“哎!那个…小雅挺不错的,跟你也挺配,好好珍惜。如果没钱,可以跟我说,男孩子谈恋爱,都需要花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猛地转过头,眼睛里含着泪说:“姐!我跟小雅没什么,就是刚认识的同事而已!我不喜欢她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用不着解释,出去吧。”她淡淡地说了一句,连看都没看我。

    我愣愣地站在原地,她的冷漠让我特别难受;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是我伤了她。

    出了办公室以后,我低头朝大厅里走;可路过前台的时候,那个叫王媛的前台女生,立刻叫住我说:“王炎,你过来一下!”

    皱着眉,我不屑地看了她一眼;这个尖酸刻薄的女生,明明干着公司最底层的工作,说起话来,却比老总还牛逼!不知道的,还以为公司是她家的呢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上午怎么没来上班?”她仰着头,拿鼻孔对着我问。

    “请假了,上午不太舒服。”我扭着头,都懒得看她;一想到面试那天,她那么刁难我,心里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请假了?跟谁请的假?假条拿出来我看看!”她伸着手,拿眼珠子瞪着我,一副领导做派。

    本来我心情就不好,她一个小前台,还他妈老欺负我,真以为我王炎是纸糊的不成?!我立刻说:“你算哪根葱?请不请假,由行政部的来管,狗拿耗子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立刻急眼了;“你再给我说一遍?!呵,鸟枪换炮了啊?还穿普拉达的西装,傍上哪个富婆了?王炎我告诉你,别以为有江总护着,你就能跟姑奶奶这么说话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转身,去了走廊最里面的那间办公室——金胖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当时我也没在意,请假的事情,本来就不归她管;实在不行,我去找江姐,开张假条就行了,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可刚回到办公桌,小雅就赶紧拉了下我衣服说:“王炎,你没事招惹她干嘛?”

    我皱了下眉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雅抿了抿嘴,小声趴在我耳边说:“王媛是金总的小三,这事儿公司里的人都知道!”

    我靠!难怪她这么横,原来有这层关系啊?!我立刻趴在小雅耳边问:“都小三了,怎么只当个前台啊?不应该混个副总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小雅一笑说:“以前是副总,没干好,给公司赔了不少钱,后来被金总撸下来了!现在江总的职位,就是王媛以前的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小雅顿了一下又说:“江总这几天招人,王媛没少使坏;在你之前,来过好几个面试的,可还没见到江总,一进公司,就被王媛给气走了!幸亏你来的时候,刚好被江总看见了,不然你也留不下来!”

    听小雅一说,我这才算明白过来;一般公司招人,都是看能力、看学历;可我来这儿面试的时候,那个王媛却对我的穿着,狠狠羞辱了一番。原来她是暗地使坏,不想让江姐招人啊?!

    见我一脸阴沉地不说话,小雅赶紧趴在我耳边说:“王炎,以后在公司低调点,不要胡乱得罪人;像咱们这种普通家庭的孩子,好好工作挣钱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小雅的话,我突然闻到一股清香;当我抬头的时候,却发现江姐正站在旁边,一脸冰冷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姐…江……”我刚要开口,她却把一张纸条,冷冷地扔在我桌上说:“这是假条,一会儿拿去行政部销假!还有,工作时间,不要交头接耳!”说完,她猛地转过身,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背影,又看了看嘴都快贴到我脸上的小雅,内心突然有一万头草泥马,奔腾而过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