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我明明喜欢她

    对着电脑,我还想再跟她说些什么,我甚至想告诉她:不要去,我不希望你去……

    可她的头像突然灰了,估计是下线了;紧接着,她拎着包,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远远地望着她,她打扮的特别漂亮;胸前的领口拉得很低,甚至都能看到那白皙的饱满处,深深的事业线。

    她踩着高跟鞋往前走,似乎有些着急;走到大厅的时候,她朝我这边看了一眼;当时我们目光接触了一下,她就立刻转头,朝公司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当时的心情,鼻子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;那个时候我不得不承认,我有些喜欢她,喜欢她的美,更喜欢她的善良。

    可当你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,急匆匆爬向别的男人床的时候,那种感觉,简直能把人折磨死!可我没有办法,那时一无所有的我,改变不了任何现实。

    “哎,这是咱们公司的宣传册,你看一看,了解一下吧。”那个叫小雅的女孩,伸手给我递了张册子。

    我赶紧接过来,朝她说了声谢谢;她一笑说:“没什么的,你是江总手下的人,应该的。”说完她又说,“其实我挺羡慕你的,能帮江总做事。”

    我心情不大好,但还是朝她笑着说:“我有什么好羡慕的?”

    她立刻说:“当然羡慕啊!江总人那么好,还那么漂亮!你不知道,江总来的第一天,就给我们大家涨了工资;而且那天下雨,我没带伞,江总还开车,把我送回家的呢!我跟江总说过话的,她是个特别好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小雅在旁边滔滔不绝,我却精神恍惚地看着电脑,看着她在QQ上,敲下的那几行字。后来我进了她的空间,里面除了一张照片以外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那张照片,似乎是她大学时候照的;当时她还带着墨镜,跟一个女同学坐在草坪上,她们身后是高高的教学楼;那时她也就十七八岁吧,很青涩,穿着白色T恤,扎着马尾辫;跟她合影的同学也很漂亮,但却没她漂亮。我想那时,她一定是学校的校花吧。

    那天,我就对着那张照片,对着她青涩的样子,发了一下午的呆;可就是这样一个,曾经青春靓丽,如今成熟善良的女人,今晚却要被一头猪给拱了……

    “王炎,发什么呆呢?都下班了!”旁边的小雅,拿胳膊碰了我一下,我吓得赶紧关上照片,手忙脚乱地说,“哦,下班了啊?!”

    她看看我,又伸头看了看我电脑,嘴巴撇了撇说:“哎,你住哪儿啊?要是顺路的话,咱们一起走吧;我也是刚到公司不久,跟其他人不怎么熟的。”

    我收拾了一下办公桌,转头朝她说:“小雅,你是本地人吗?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随即一笑:“嗯,土生土长的江城人!”

    我又说:“那你知道哪里能喝酒吗?就是便宜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摸着兜里的200块钱,不知为何,那天我特别想喝酒,最好能喝得大醉,醉死的那种!可我又怕200块钱不够,才开口问了她这话。

    小雅似乎明白我的意思,点点头说:“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出了公司了,我和小雅坐上了公交;她是个挺开朗的女孩,标准的瓜子脸,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在车上,她说自己是江大毕业的,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家住在市南;家里有个哥哥,因为学习不好,没考上大学,现在开了一家烧烤店,一个月能挣不少钱。

    我一直听她说,很少插话;不过小雅挺不错的,长得好看,性格也好;而且不是那种拜金的女孩,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们坐公交一直到了市南,下车的时候,她把我带到了她哥哥开的那家烧烤店;当时是夏天,我们就坐在外面的桌上;我摸着口袋说:“小雅,点200块钱以内的酒菜就行,多了…”我抿抿嘴说,“多了吃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雅一笑说:“哎哟,你放心吧,这家店是我哥的,随便吃,不要钱的!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那哪儿行?要这样我不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嘴角一笑说:“你呀,哼,还挺实在的!”

    后来我们的酒菜上来了,是她哥亲自送过来了的;一听我是小雅的同事,他还特别热情地跟我握了手,还让我使劲吃,就当自己家一样。

    她哥蛮憨厚的,和小雅一样也爱笑;不知为何,我竟有些羡慕小雅一家,羡慕她们的生活。我想如果江姐,她也出生在这样的家庭,不用为那些事牵绊,该多好啊?!她那么好,不应该承受那么多的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开始喝酒,大杯的扎啤,我就那样不停地喝;小雅不怎么喝,只是陪我抿上一口。

    天渐渐黑了,街边亮起了路灯,远处那些高耸的楼宇,也闪烁着缤纷的霓虹;我望着漫天的星星,一想到她现在,正躺在某个酒店的床上,被那个恶心的男人压在身下,握着酒杯的手,就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后来我不知道喝了多少,脑袋嗡嗡的,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;小雅让我别再喝了,可我根本不听劝,就跟入了魔一样,大杯的啤酒,还是不停地往肚子里灌。

    我想那时自己真傻,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,我那样去折磨自己,心痛的发慌;我也劝自己不要这样,不值得!可有些情绪,你控制不了,就连酒精都麻痹不了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清冷的风往脸上一吹,我“哇”地一下就吐了出来!小雅赶紧过来拍着我的背,我踉跄着走到路边,胃里的酒,就跟水龙头一样,哗啦哗啦从嘴巴、鼻孔里往外冒。

    后来好像我手机响了,当时我在吐,根本说不了话;还是小雅帮我掏出来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当时我有些懵,但还是能听见,小雅似乎在跟江姐通电话;“对,他喝了很多酒!您快来看看吧,都吐胆汁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吐了多久,后来整个人都迷糊了,还是小雅的哥哥,把我扶到了座椅上,又给我倒了杯热水。

    我靠在椅子上,觉得天旋地转,望着城市里璀璨的霓虹,我感觉像失去了自我一样,不停地放纵、堕落;只为了那个女人,那个帮了我、收留我、疼爱我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后来街边,突然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;恍惚间,我看到她急匆匆下了车,踩着高跟鞋就朝我这边跑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怎么样了?你…你别吓姐!”她跑到我身边,竟然一下子搂住了我的头,就那样紧紧地搂着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