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恶心的胖子

    听到金胖子的声音,江姐脸上的笑容,瞬间僵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“江韵,干嘛呢?不会在家里约会小男人呢吧?!”客厅的门开了,江姐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朝我靠了靠;我知道她害怕,害怕那个恶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猛地抓住她的手,将新买的内裤塞进她包里说:“姐,有我在,你什么都不用怕!他要敢对你怎样,我弄死他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江姐紧紧抓着我胳膊,有些惶恐地说,“小炎,你不要冲动,一会儿你就冒充我表弟,他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冒充?”当时我心里憋着一股气,一想到昨天,他对江姐那样,我就想揍他狗日的!

    可江姐却打了我一下说:“你傻啊?如果让他知道,你跟我同…同居,那你以后还要不要在公司混了?你还怎么帮姐啊?”

    江姐的话刚说完,不远处的金胖子,猛地就朝我们走了过来;“我艹你妈的,这个男的是谁?!你跟她究竟是什么关系?!”一边骂着,他竟然举起胳膊要打我。

    江姐赶紧拦住他说:“金总,你这是干嘛?他…他是我表弟!”

    “表弟?”金胖子愣了一下,眼神怀疑地盯着我;我也不怵他,要论打架,就他那胖墩,我能揍他仨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!”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我,似乎不信江姐的话;我也狠狠瞪了他一眼说,“你聋吗?我姐刚才不是说了吗?”

    看我底气十足,他的眼神松动了一下,随即拍了拍脑袋说:“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,究竟是在哪儿呢?有些眼熟……”

    呵,他当然见过,昨天就是我坏了他的好事;只不过当时,他醉的跟头猪似得,想不起来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呵,我表弟大众脸,没什么稀奇的。”江姐站在我们中间,对金胖子笑了笑说,“金总,您怎么来我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哼!大众脸,长得倒是不赖,跟他妈小白脸似得。”他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,接着又对江姐说,“跟我进房间,我有点私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混蛋,看来他还想打江姐的主意;我就立刻挡在江姐前面,恶狠狠地说:“进什么房间?我一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!有什么事儿到客厅里说,别想欺负我姐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也赶紧赔笑说:“是啊金总,我弟弟又不是外人,咱们去客厅聊吧!”说完,江姐又转头看向我说,“小炎,去厨房给金总泡杯茶。”

    那金总撇了撇肉嘴,很不开心地看了我一眼说,“呵,也好,反正你跑不了,老子就先去客厅泡壶茶,润润嗓子。”说完,他夹着皮包,跟个黑·社会似得,大摇大摆地往沙发那边走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想,这种人渣,他凭什么能当上公司老总?!那时刚踏入社会的我,很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江姐长舒了一口气,轻轻拍了拍胸脯说,“小炎,去给他泡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点点头,给了江姐一个担心的眼神;她朝我轻轻一笑,示意没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进到厨房,我拿杯子给他泡了茶叶,当时心里有火,我又抠了块鼻屎,狠狠弹进了杯子里。这种畜生,他就应该吃屎!

    我把茶端过去的时候,金胖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烟;这个混蛋特随意,拿这儿就当自己家一样,斜躺在沙发上,烟灰直接往地上弹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小韵的表弟?”他接过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眼也不抬地问我。

    “呵,我还是你爷爷呢!”当时我知道,这个时候不能怂,我越硬气,越维护江姐,他就越相信。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他竟然不怒反笑,转头对着江姐说,“呵,你表弟说话还挺牛逼!”

    江姐坐在一旁,赶紧笑说:“在老家野惯了,好歹混了个大学毕业证,这不来投靠我了嘛!对了金总,您…有事?”

    金胖子夹着烟,另一只手从他皮包里,抓出一大把文件,往桌子上一扔说:“这是咱们公司的总经理推荐书,还有广州总公司,20%的股权协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竟然吃惊地捂住了嘴,“金总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要吗?”金胖子把脚翘在茶几上,得意叼着烟问。

    可江姐不傻,谁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;“金总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她笑了笑说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你懂,只要你听话,这些都是你的!”说完他把脚放下来,眼神邪恶地在江姐的胸前游荡。

    那一刻,江姐沉默了,她的眉头皱了又紧,我知道她很挣扎;她先前跟我说过,她之所以不离开公司,就是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。而如今,似乎那些东西,就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见江姐迟迟不说话,金胖子立刻又补充了一句:“对于你父亲的死,我多少知道点内幕,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听到这话,江姐激动地差点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金总,我求求你,你告诉我好不好?我爸不能死的不明不白!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!只是……”金胖子转头看了我一眼,江姐立刻会意说,“小炎,那个…你出去转转吧,门口有卖早餐的,你去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姐,我不走,我就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她猛地瞪了我一眼,手狠狠指着大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我知道,只要我一走,这金胖子指不定怎么欺负她;可我又不能不走,那个混蛋明显嫌我碍事。

    最后我妥协说:“我就在院子里,要是有什么事,姐你叫我一声。”说完,我狠狠瞪了金胖子一眼。

    那混蛋却冷哼了一声,“随你便,只要别碍事就行。”说完,他又补充说,“出去的时候,记得把门带上。”

    捏着拳头,我再次看了江姐一眼,可她的眼里根本没有我,而是近乎渴望地想知道,关于她父亲的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出了门,我坐在客厅门口的石阶上,那天天气不好,阴沉沉的;我心里憋着一股气,老担心江姐为了那些合同,为了她父亲的消息,去跟那胖子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,我煎熬地坐在那里;当时,我多么希望她能大叫一声:小炎,进来救我!

    可她始终没有叫我,我的心就跟在刀尖上滚一样。

    她跟那个胖子,真的发生什么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站起身,一点一点朝窗口看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