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男人的尊严

    看到她的那一刻,我猛地坐了起来;她怎么进来了?她不是已经走了吗?太丢人了,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在胸前,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说:“你住的这个地方,还挺宽敞的嘛!这么大的面积,得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我羞红着脸,把脑袋别到一边说:“刚才酒劲儿上来了,就是坐在这儿休息一下,一会儿我就上楼了,谁晚上会在大街上睡啊?!”

    “编,接着编。”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路灯下,她的嘴唇轻轻咬着,眼角的地方,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说:“我哪儿编了?我说的都是实话!”说完,我还反客为主地说,“你怎么来了啊?你不是都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听我反问,她竟然气得一跺脚:“我不来,我不来今晚你就得睡大街!呵,你知道这里的房子,多少钱一平吗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我竟有些心虚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三万八!”她朝我做了个“八”的手势,接着又说,“在这里,你租个十平米的小隔间,一个月就得三四千;像你这种借钱还债,身上只有200块的人,怎么可能住这里?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被她的话给震傻了!后来我才知道,她来江城的第一天,因为那套别墅太旧,本来打算在这儿租套房子的;最后因为价钱没谈拢,她才回了她父亲住过的那个别墅。

    我低着头,不敢看她,尴尬的要死;她却站在不远处,特高傲地看着我说:“没钱还逞能,年纪轻轻,嘴巴倒挺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你能别说了吗?”我猛地看了她一眼,那时候我真的受够了,受够了别人的鄙视和嘲讽。毕竟我是个男人,男人在年轻的时候,总会把尊严看得特别重,即便是穷困潦倒的我,也会悄悄地,维护着自己那点可怜的尊严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不让人说了啊?!”她趾高气扬地说:“不让我说,你有本事别睡大街啊?大夏天的,让蚊子咬死你啊?!”

    我猛地站起来,含着眼泪说:“你以为我想吗?如果我爹妈有钱,如果我出生在富贵家庭,我会这样吗?我不像你们,都是含着金钥匙出来的,出门就是别墅、奥迪;可我有什么?老天给了我这样的命,我能有什么办法?!”

    她被我说的愣住了,我还是愤愤地说:“你挖苦吧,嘲讽啊?你们有钱人,对待穷人不都这样吗?反正我也不要脸了,钱都没有,还要什么脸;我知道的,你压根就瞧不起我!不然你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想到了吃饭的时候,她拿脚勾·引我的事;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她借钱给我,或许只是看我年轻,想来个老牛吃嫩草,尝尝我这个乡村野味而已。大学的时候我就听人说,城里的女人,骚着呢!

    站在那里,她沉默了半晌,突然抬起头,含着眼泪说:“王炎,我告诉你,我江韵,从来都没因为你穷,而瞧不起你!我只是……呵!算我自作多情!”说完,她猛地转身,钻进车里狠狠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无力地坐回长椅上,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,说的有些过分了;不管怎样,她都帮了我,而且是义无反顾地帮了我。

    她的车没开走,就停在那里;里面开着灯,但我看不清她的样子;好几次,我想开口给她道歉,又不知该说什么,因为我也不知道,自己错在哪里。

    我们就这样僵持着,深夜里冷风吹来,把我冻了一个哆嗦;我抱着胳膊蜷缩在长椅上,也不知道哪天,才能在这座城市里,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后来她的车灯突然闪烁了一下,我转头去看她,她又把车灯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朝她说:“你别闪,大晚上的,刺眼睛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车里就传来“噗嗤”一声笑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她非但没停,而且还变本加厉地闪起了灯。

    我拿手挡着眼睛,特无语地朝她说:“哎哎,这都几点了?你赶紧回去吧,别打扰我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却立刻把头伸出来,朝我笑着说:“不是吧,你今晚真要睡大街啊?”说完她撇了撇嘴,把车子开到我旁边说,“上车吧,夜里冷,很容易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我抿了抿嘴,从长椅上站起来说:“姐,谢谢你了,我没事,你回去吧;我身上有钱,不行一会儿,我找个旅馆住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那个时候,我心里也知道,她可能是真的关心我;只是一想到她背后的那些事,还有那个叫“金总”的男人,我浑身就透不过气,总觉得她不是太干净的女人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愣了一下,随即就把头转向别处说:“你还是认为,姐是个坏女人对吗?”

    我咬着嘴唇,没说话;20来岁的我,并不是太会撒谎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,如果你想知道我的事,我可以跟你说一些。”说完,她把车窗摇了上去,但没有开走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或许是好奇心驱使吧,最后拉开车门,上了车……

    深夜里,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沉睡,只有我和她,在路灯的指引下,沿着街道徐徐前行。

    她一边开车,一边将发丝理到耳后;那金灿灿的耳钉,和白皙的脖颈,在灯光的映衬下,格外高贵。在某个瞬间,我竟眼神恍惚地沦陷在了她的美丽中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问吧。”沉默许久,她突然说了这话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似乎有些吃醋地问她说:“姐,那个金总,是什么人?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她大大的眼睛,微微一眯,带着点恨意说:“咱们公司的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又问:“那他今天非礼你,你为什么不打电话报警?或者直接离开公司?如果你真要有能力,到哪个公司不能当领导?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我一眼,深吸了口气说:“他有钱有势,报警也奈何不了他;而之所以不离开公司,是因为我要留在这里,夺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浑身一紧,心里还带着点窃喜;我想我误会她了,她根本就不是那种,靠身体上位的女人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