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.帮帮我

    进了公司以后,我直接就往江总办公室的方向走;那是走廊最靠里的一间,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仿佛还听到里面,有撕扯吵架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距离还款的期限,还剩下不到3个小时;因为着急,那时我根本顾不得礼貌问题,直接推门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江……”我刚要开口叫她,眼前的一幕,瞬间就把我给石化了!当时房间里有个胖男人,带着满身的酒气,就那样把她压在沙发上;她的黑色背心和粉色文胸,被扯下来一大半,硕大白皙的饱满,就那样露在了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见到那一幕,我竟然脸红地把头扭向一边,不知所措……

    “江韵,小美人儿,我想死你了!日思夜想,哥哥都被你迷死了!”他手抓着江总的胸,肥硕的嘴唇,不停地在她脖颈上亲吻。

    “金总,你醉了,别这样!来人啊,救命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那男的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听到她喊救命,当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就冲过去,抱着那男人的腰往后拽。

    可被我一拦,那胖子瞬间就怒了:“谁他妈拽我?!给我滚!”他挣扎着,胳膊肘使劲一怼,一下子撞在了我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,我只感觉脑袋“嗡”地一声,眼前一黑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后来的事情,我记不大清了,好像那胖子走了,房间里只有哭声还在飘荡。

    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,是一个女人把我搂在怀里,捧着我的脸不停地说:“你醒醒啊?你怎么样了?!我这就打120……”

    我大喘了两口气,摆摆手说:“没事的,缓缓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见我开口说话,她激动地咬着嘴唇笑了;只不过那满脸的泪,在阳光的映衬下,却是那样的凄迷。后来她把我扶到沙发上,我们彼此都没说话;只有桌上的纸巾,擦拭着她干了又湿的脸庞。

    想想那时自己挺傻的,没谈过恋爱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;而且她刚才被人那样,求她帮忙的事,在那种情境下,我怎么也说不出口……

    墙上的钟一秒一秒地转着,那时候已经四点多了;还有一个多小时,家里就该还钱了,手抓着衣服,我捏着胀痛的脑袋,眼眶里都泛起了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她擦着眼泪,突然对我说了这话。

    “江总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嫌我不够丢人是吗?!”她突然朝我吼,“你走!再也不要来了!我…我都没脸了!”她一边哭,一边拿手推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难过,也特别能理解她的心情;可我不能走,她是我唯一的希望,能救命的。我就倔强地坐在那里,任她的拳头砸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后来她打着打着,猛地一下搂住我的脖子,紧紧地搂着,哭着说:“我上午还教育你,跟你说那些大道理;现在我却被人这样,我…我简直丢死人了!我跟你说那些干嘛啊?我哪有资格教育你?!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江总,您不要这样说,先前您跟我讲的那些,我都记在心里了,您是好人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愣了一下,不哭了;而是抬起手,轻轻地摸着我的脑袋问:“这里还疼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已经五点了;如果再不求他,就真的晚了……

    “江总,您能借我点钱吗?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羞愧地几乎把脑袋都埋进了裤·裆里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她疑惑了一下,随即就笑了,“说吧,借多少?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她能这么痛快,就赶紧说:“四万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字,她的眉毛一下子挑了起来,“多少?”

    看着她吃惊的样子,我就知道,萍水相逢,人家怎么可能借给我钱?而且四万块钱,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当时我生怕她不答应,就赶紧说:“是这样江总,这四万块钱,算我从工资里预支;等什么时候把这钱补上了,您再给我发工资,行吗?”

    她却摇头一笑说: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;我就是好奇,你一个毛孩子,突然借这么多钱干什么?娶媳妇啊?!”

    我低下头说:“家里欠了钱,人家要债的找上门了;他们说要是六点之前,拿不出四万块钱,就砸断我爸的腿……”讲到这里,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听到这个,猛地一下就拉住了我的手,另一只手拿起提包,站起身就往外走。“我的天呢,你这孩子心可真大!你怎么不早说?现在都几点了?万一出了事怎么办?!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说,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就越往下掉;那时我觉得她真好,这世间,怎么会有如此善良的女人呢?虽说四万块钱,对她可能算不了什么,可毕竟我们才见了两面……

    到了楼下,她是开车带我去的银行;那是辆黑色的奥迪A6,有点旧了,不过保养的挺好,车里有股很好闻的香水味,跟她身上的味道一样,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我们到银行的时候,已经下午五点半多了,她把卡插进转账机里,一边输密码,一边急切地问我:“银行卡号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们家里没有银行卡……”当时我都懵了!我父母都是农村人,也没什么文化,他们根本用不了银行卡那种高科技的东西;我说,“那个…存折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她焦急地一跺脚,随即又说,“打电话让你家里问问,周围的邻居,或者债主那边有没有银行卡!”

    “哦哦!对!”那个时候,我就跟个傻子似得,因为着急,整个人都懵掉了;后来我打了电话,还好高利贷那帮人有卡,钱打完之后,我都快虚脱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里,我转头看着她,手摸着裤兜里的200块钱说:“江总,谢谢你;那个…我请你吃饭吧?”那是我第一次请女孩吃饭,我想200块钱,应该够吧?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眉毛一挑,似笑非笑地说:“你请我吃饭?你有钱啊?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有,身上有200,只要不去太贵的地方就行!说完我微微低下头,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,抿了抿嘴唇,接着把车子发动起来说:“去我家里吃吧,我刚来江城,也没什么朋友;你吧,姐姐瞧着挺顺眼的……”说完,她特别霸道地把车子开了出去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