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5章 老哑巴回来了

    我抓着白雪白嫩的手,只觉得手中一片香滑,这时我看着她的眼睛问道:“今天在车上我的兄弟们叫你大嫂,你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白雪被我这么一问。脸色更加红润了,她低着头咬着嘴唇,羞怯的说:“你别老在外人面前胡说八道,什么大嫂……都把我叫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白雪避重就轻。便不依不饶的问道:“我是问你开心不开心,你快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白雪依然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,只是脸色更红了,看着白雪此时的娇羞模样。我猛地鼓起勇气向她的唇上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经过了上次情人节的事情,我已经确定白雪对我产生了好感,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的吻,所以彼此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陌生感。

    白雪一开始只是用嘴唇呼应我,但后来渐渐开始张开了嘴巴,樱桃小口中的香气令我迷醉不已,滑嫩的舌更是让我**。

    我们吻了很久,最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上大汗淋漓,这时我听到白雪正急促的喘着,而她的脸蛋上也已经升起了一抹红晕。我从琴姐那里学到了很多知识,因此立即分辨出白雪现在应该有了那方面的想法,想到这里,我便大着胆子将手伸到了白雪的衣服里面,开始探索一些更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我的手指刚刚触碰到白雪的胸罩的时候,白雪忽然“唔”的一声按住了我的手,我吓了一跳,连忙问道:“怎么?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白雪轻轻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今天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今天晚上白雪经历了太多,现在未必还有精力和我做别的事情,我们俩的第一次应该是在一种浪漫的情境下进行,而不是在这样一个狼狈的夜晚匆匆结合。

    这时白雪红着脸站了起来,低声说:“我先去休息一会,天亮我还得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点点头,随后自己也回书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白天我把大军他们约了出来,请大家吃了顿好的,这件事情大家帮了我不少忙,我正好借此机会给他们表示表示。

    兄弟们算是不打不相识,现在已经亲如一家了,到这里我也觉得自己真正融入了夜场的生活,不像之前一直都与会所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多亏有了这群兄弟们,我在会所的工作也不那么无聊了,大家说说笑笑一晚上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下了班,我像往常一样往家走去,路上我不禁想起了昨夜和白雪的那个吻,以及白雪最后脸蛋绯红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琴姐告诉我,如果一个女孩脸蛋发红,浑身发热,那就说明这个女孩已经有了做那种事情的冲动,而昨天晚上白雪那样的状态,明显和琴姐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中便一阵悸动,昨晚虽然没有成功,但是今天晚上兴许有戏……

    正当我开始期待晚上的浪漫时,我忽然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打量我,这感觉让我背脊一凉,脚步不禁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忽然有一只手猛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我之前被冯老和宋学兵这俩人给惊着了,再加上我身上还背着小虞和小彪的两条人命,这只手一搭过来,我直接吓得喊出声来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惊慌之中,忽然一只粗壮的打手捂住了我的嘴,我回头一看,只见这只手的主人居然是老哑巴!

    看到是老朋友,我这才松了口气,我气急败坏的拍了老哑巴一巴掌,抱怨道:“老哑巴,原来是你啊,我还以为大半夜闹鬼了,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哑巴嘿嘿一笑,脸上依然是熟悉的笑容,不过这时他很警惕的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桑塔纳,似乎是想请我借一步说话。

    我和老哑巴是熟人,自然没有拒绝,跟着老哑巴上了车,老哑巴直接开车带我去了附近一个相当偏僻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我问老哑巴这段时间都躲在哪,老哑巴指手画脚的告诉他就躲在附近,这时老哑巴忽然愁眉不展的给我比划了一通,我费了半天劲才明白他的意思好像是他最近遇上了麻烦。

    于是我连忙问他遇到什么麻烦了,是冯老的人找上门来了么?

    老哑巴又手舞足蹈的给我比划了一阵,看他的意思好像是让我帮他个忙。

    老哑巴是我的恩人,我肯定不会拒绝他,更何况我现在手底下也有了小弟,能力也比之前更强了。

    我把我现在的情况跟老哑巴说了,说我已经把之前野狗的兄弟们全都收编了,老哑巴听完后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,看样子对我很认可。

    得到了老哑巴的认可,这让我很有成就感,这时我连忙问老哑巴,到底要我帮他什么忙?

    老哑巴这次没比划,而是掏出手机指了指通讯录。

    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,连忙把我的电话号码给老哑巴存了进去,之后老哑巴给我用手机发了条短信,内容是:明天晚上九点半,带两个你最信任的兄弟来双路小区7号楼306找我。

    双路小区就是会所附近的一个小区,没想到老哑巴一直就潜伏在这么近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手机这东西直接让我和老哑巴的交流方便了起来,我笑着说道:“咱俩早就应该用短信交流,省的你比划了半天我也猜不出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老哑巴听我这么一说,嘿嘿的笑,我又问他明天到底要帮什么忙,老哑巴简洁明了的给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一听就吓坏了,脸色苍白的问:“又要杀人?”

    老哑巴点点头,表情很平静。

    我瞬间觉得老哑巴一定是个深藏不露的江洋大盗,但凡他接触的事情必有人命,其实经过小虞和小彪的事情之后我很害怕再接触杀人的买卖了,但老哑巴毕竟对我有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最后我还是答应了老哑巴的请求,说明天晚上一定会到场,老哑巴感激的对我点了点头,随后开车直接把我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到家之后,我看到白雪正在客厅做瑜伽,她身上穿了一件贴身的粉色运动衫,这紧身衣将她的玲珑曲线勾勒的颇为撩人。而这时我忽然注意到白雪胸前有两处小小的凸起,而翘臀上又没有明显的内裤痕迹,这让我心中涌起一阵躁动——白雪现在该不会是真空上阵,没穿内衣吧?

    兴许是我的目光有些太肆无忌惮了,白雪很快就发现了我的窥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生气,而是有些娇嗔的说道:“讨厌,别老这么看我,你好歹也是混夜场的,怎么就跟没见过女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干脆走到白雪面前坐下,我一边继续打量她的好身材,一边说道:“在夜场的确天天能看到女人,不过我可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和你一比,夜场的那些女人简直连庸脂俗粉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白雪被我说的有些羞涩,用白嫩的脚丫轻轻踹了我一脚,道:“少油腔滑调的,你可学的越来越不老实了,说,这句话除了对我说,还对多少女人说过?”

    我连忙竖起两根手指说道:“我陈杨对天发誓,这句话只对你一个人说过,如果我骗你的话,三天内暴毙身亡!”

    白雪一听,连忙紧张的说道:“别胡说八道!快呸呸呸,我跟你开个玩笑,瞧你说的多不吉利!”

    我看到白雪关心我,心中美滋滋的,这时我干脆也在瑜伽垫上坐下来,顺势轻轻抱住白雪。

    白雪也没有反抗,而是乖乖的依偎在我的怀里,感受着白雪还带着香汗的身体,这让我心中非常满足。

    这时我又惦记起和白雪拥吻的滋味,不自觉的就朝着白雪的唇上靠过去,不过这次白雪并没有配合,而是推了我胸口一把,小声道:“讨厌,我还没做完瑜伽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好强迫白雪,只好乖乖的退到沙发上,白雪在我的注视下,又完成了接下来的几个动作。

    看到白雪婀娜的身子,我只感觉小腹上一阵燥热,等白雪结束瑜伽,我迫不及待的过去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这时白雪也感受到了我下身的反应,脸蛋很快红了,她抵抗着从我的怀中挣脱出来,小声说了一句“坏死了”。

    看着白雪欲拒还迎的模样,我反而更来了劲,不过白雪却拦住我义正辞严的说道:“陈杨,你可不许乱来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的恳求道:“白雪,你救救我吧,我都快被你迷死了,能不能便宜我一次?”

    白雪得意的笑道:“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那么随便?你现在越得不到,将来也就越珍惜我!”

    说完,白雪自顾自去浴室洗澡了,我看着白雪走路时那一扭一扭的挺翘屁股,感觉自己简直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和这样一个尤物住在一起真是折磨,我感觉这简直是对我耐心的最大考验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我忽然想起了老哑巴托我办的事情,明天晚上我还得带两个人去帮他的忙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既然牵扯到人命,那就必须要找两个口风够严而且我还足够信任的兄弟,想来想去,我觉得带花臂和大军这两个人跟我一起行动最合适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老哑巴这次想要解决的到底是什么人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