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雨夜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山宗离开的悄无声息,除了徐佑何濡左彣清明四人,就是冬至和履霜也不知晓他去了何处。溟海盗是暗子,现阶段还不能被人知道徐佑的关系,并且山宗到了溟海能够做到哪一步,还要看他的手段和运气。

    总之,有备无患!

    关于山宗的安排,最兴奋的无疑是何濡。从第一次见面开始,他已经摆明车马,要徐佑一同造反,但徐佑始终模棱两可,没有明确的答复。直到失陷钱塘,从都明玉口中得知了义兴之变的内情,加上有宁玄古后来的佐证,彻底让徐佑对安子道死了心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时开始,要徐氏灭门之仇,皇帝和太子都上了黑名单!

    山宗,是第一枚棋子。虽然还弱小,但至少徐佑做好了和安氏皇朝博弈的准备!

    这让何濡嗅到了美妙的血腥味,三年,徐佑终于给了他期盼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买船?”

    履霜很惊讶,冬至也吃惊,徐佑点点头,道:“元白纸和由禾纸已经在扬州打开了局面,通过和骆白衡他们合作,咱们在其余各州也有了初步的根基和门路,接下来就不局限于纸张生意,但凡赚钱的,我们都做!”

    赚钱的生意有很多,但在这个时代的江东,全都离不开船。没有船,想把生意做大做强,根本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买船不是难事,其时江东水系发达,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。虽然战船制造业被牢牢掌控在朝廷手里,楚国仿曹操颁有《营缮令》:诸私家不得有蒙冲及上的船只。也就是说,蒙冲这个级别以上的战船全部属于非法,一旦查获,轻则罚没,重则抄家,绝无二话。

    但民用船只的管理却十分松懈,允许私人开设船厂并进行买卖交易,所以徐佑想要买船,拿钱就是了。

    履霜飞快的盘算了手里现有的钱数,道:“买几艘?多大的船?”

    “先买五艘,越大越好!”

    听到只是五艘,履霜松了口气,对日进斗金的洒金坊而言,五艘大鳊只是小数目了,不会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些事,徐佑再次从明玉山消失,住在东城和马一鸣整日学道法,时不时的表达下心得,言简意赅,却往往能跳出前人的思维框架,别开一番洞天,越发博得马一鸣的欢心。

    这日,马一鸣又带着徐佑出去帮人祛病,还是上次那个杨幸介绍的,同样是从金陵告老还乡的退休官员,姓毛名启,不过比杨幸的品秩稍高。

    毛启病不重,却怪,面色红润,气血无碍,但半夜或午后总会突然心悸,尤其刚睡醒的时候,有两次差点一命呜呼。毛家有钱有势,找来很多出名的大夫来看都瞧不出问题,吃了药也没什么起色,后来听杨幸说钱塘观的马一鸣颇有道家神通,所以就求到了门上。

    马一鸣依旧是给杨幸看病时的那套做派,行咒行法之后,取灵符燃尽净水里,送毛启服下。没过多久,毛启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感觉心口舒服多了,对马一鸣赞不绝口,杨幸作为介绍人,更是满面红光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收了比上次更多的钱帛,徐佑突然发现,挂着天师道的名头给人看病真是发家致富的好办法,成本忽略不计,可收益却大的可怕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就有了反复,马一鸣又被匆匆叫到毛府,这次非但没用,反而毛启喝了符水之后直接吐了口血,把所有人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马一鸣也有些紧张,说白了,他只是十箓将,平时接触的人层次比较低,要不是这次天师道被大清洗之后实在缺人手,他也不可能成为钱塘观的道官,主掌一县的教务。

    毛启,是他独当一面后接触的最大的官,哪怕致仕了,可仍旧是个人物,交好这样的人,对天师道在钱塘的发展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看起来,似乎搞砸了!

    当然,马一鸣自有应付这种场面的备案,通俗点讲,就是毛启对道门心不诚,符者信也,你没有全身心的相信神君,神君就不会垂怜祛病。所以今晚要沐浴更衣,净身不食,彻夜默念符咒,以求神君的谅解。

    毛家的人都照着做了,可病情还是没有好转,第三日就闹到了钱塘观,马一鸣费尽口舌才将他们劝离,却也知道糊弄不下去,给徐佑交代一声,让他留下看门,带着苦泉到乡村里传道说法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先躲一躲,毛启病的这么重,不定没两日就死了,死人还有什么好闹腾的?神君不愿意救你,我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徐佑守了一日,没见毛家的人再上门,不知道是毛启死了,还是觉得闹下去也没意思。眼看着天色,回到了东城义舍。

    刚要开门进院,旁边的院门打开,莫夜来露出了半张脸,笑道:“林郎君,过来吃饭!”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,莫夜来对徐佑的观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,态度更是和蔼了不少。徐佑歉然道:“阿嫂,我在观里吃过饭了,晚上就不打扰你和沙兄。不过,明天我去打些酒,和沙兄喝一场,好几天没喝酒,馋虫动了。”

    莫夜来也不强求,道:“那感情好,我瞧这天色,晚上可能有大雨,你门窗关紧,别进了水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过阿嫂!”

    进了房间,清明站在阴影里,跟徐佑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去看了毛启……”

    徐佑有些意外,因为这不是他分给清明的任务,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昨夜听你说了毛启的病症,我觉得有些像是中毒,所以今天潜入毛府近距离观察了下。他,确实是中毒了!”

    “嗯?中毒?”

    徐佑好奇的道:“一个致仕的老者,谁会下毒害他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毛启的小妾和他的侄儿在房内私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日私会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毛启发妻早死,独子也多年前病逝,身边仅有一小妾和过继来的远房侄儿。徐佑露出玩味的笑意,道:“看来这两人等不及毛启慢慢的老死了!”

    清明没有接话,对他而言,这些人的生死根本无关紧要!

    “此毒可解吗?”

    “可解!”

    毛启中的毒其实十分的厉害,连那些名医都瞧不出端倪,但天下最毒莫过青鬼律,故在清明的眼中,世间无不可解之毒!

    果然如莫夜来所说,凌晨时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,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的将院子里茅草搭就的棚子掀翻,窗户也顶不住这样的大风雨,先是破洞,然后整个碎裂,湿冷的雨立刻如跳珠般滚进房内。

    清明撑起被褥,挂在窗户上,暂时抵挡风雨。正在这时,隐约听到隔壁沙三青的呼喊,徐佑冒雨出来,猛然一个急促的闪电,照亮了整个夜空,只看到沙三青露出墙头的半个身子已经全都湿透,眼中透着关切和焦急,道:“林兄弟,你怎么样?没伤到吧?”

    这份来自邻居的雨夜问候,虽然简单,却不廉价,徐佑大声道:“我没事,沙兄快回房去,这雨太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去接你过来,咱们在一起也好互相有个照应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又是道闪电劈了下来,虽无雷声,却也让人胆战心惊。不知哪里来的瓦片飞撞向沙三青的后脑,他头也不回,仿佛长有眼睛,屈指轻弹,瓦片顿时四碎。

    徐佑明白,沙三青修为在身,雨再大十倍也不会出问题,所谓照应,只是顾忌他的面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沙兄快回去,阿嫂还得你照看。我等下关紧门窗,躲在房内,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小心,一旦有什么不对,立刻大声叫我!”

    再回到房内,徐佑的衣服湿了大半截,眼见不能穿了,搓着手跳了跳脚,道:“这鬼天气,大冬天的怎么下这么大的雨?真是怪事!”

    冬天有雨不假,可极少这般大,也极少有闪电,清明修补好窗户,走到徐佑身边,两指抵住背部风门穴,这个穴位又叫热府,驱寒祛湿所用。

    “这个街邻倒是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清明很少夸赞别人,徐佑感觉到背部传来丝丝暖意,绕着督脉和足太阳经运行两周天,平静中和,巍然正气,充满了勃勃向上的生机,让人浑身舒服惬意。

    “沙三青为人正直,是个可交的朋友。”徐佑顿了顿,突然道:“清明,你的气息变了!”

    短暂的迟疑,清明略带点迷茫的声音传入耳中,道:“是,年初的时候我终于破了七品,到了六品下的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徐佑转过身,双眸似有光华流动,道:“你是说,因为陈蟾的恶行,让你禁锢在七品上多年无有寸进的青鬼律,终于有了变化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变得更好,还是更坏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青鬼律最大的秘密是阴阳,阴阳和合,乃生万物,清明经历过人世间难以想象的折磨和痛苦,阴阳二炁泄了大半,所以一身可以问道大宗师的盖世绝学硬是停留在了区区七品。这两年跟随徐佑,用心去看这个真正的人间,再不为青鬼律所执迷,却在不知不觉中破了那扇看不到摸不着的玄门。

    以前的森森鬼气,现在的中正仁和,他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,这是变好,还是变坏?

    清明不知道,所以他有些迷茫!

    徐佑也不知道,但他很清楚一点,日月为易,阴阳为易,易,就是变!

    不管变好还是变坏,只要变,就有机会!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