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德鲁伊

    我看到他的脸色鲜红如火,急忙伸手探上了他的额头,果然很烫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,不知道他这是伤口感染导致的发烧。还是因为一直虚弱染上了疟疾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如何,这个问题,都不是目前的我们能够解决的。我的鲜血虽然可以救命,但是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。他现在是病,不是受伤。

    我从水囊中倒了点水洒在他的脸上,转头问,谁懂医术。

    一个叫汉德的男人举起手。说他懂一些,他走过来详细的检查了一下,脸色凝重的说有可能是疟疾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,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,离苏格远远的。

    汉德摆摆手,说疟疾并不能直接在人与人之间传染,而是通过蚊虫为媒介传染的。

    我问汉德,他有没有办法,汉德想了想,说一般这种病,都是在热带雨林中比较常见,同样,治疗疟疾的有效药品,也在热带雨林中生长,叫做金鸡纳,也就是奎宁。

    他感觉这雨林中应该有金鸡纳,因为这里的降雨量很适合金鸡纳的生长,但是毕竟这个荒岛与外面的世界不同,他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我让他详细的讲述一下金鸡纳的形状,然后带着南希就出去寻找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,你们早就认识吗?”南希搂着我的腰,转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为了寻找她而来的……”我歉意的说道:“对不起,其实我有很多事的没有告诉你!”

    我把自己从来到荒岛开始,一直到现在的情况,简单扼要的给南希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我只是一带而过,可是其中的惊涛骇浪,还是让南希吃惊的张大嘴巴,半晌合不拢。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是这样!”

    忽然响起的声音,让我浑身一震,我猛地转头,就见到左面一棵树的后面,缓缓走出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的个子很高大,至少一米九往上,身上的衣服都是树叶树皮制作的,手里还拿着一根鸡蛋粗细的树枝,树枝的顶端,几片嫩绿的枝叶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让我吃惊的是,这个老人距离我不过十米,以我灵敏的耳目,居然没有发现他,相比他也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原来,是怎样?”我盯着老人,暗暗积蓄着力量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杀意收起来,我们是同伴!”老人叹息一声:“我就是……第13个人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瞪大眼睛看着老人,艰难的咽了口唾沫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我瞒过了神,可是我错了!”老人叹息:“他知道我的存在,他要我去见他!和你们一起!”

    神?指的是创{世?怎么这个老人,给我一种神神叨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老人微微颌首,用树枝指着我:“刚才听你的讲述,你你似乎已经打开了不少的进化锁?”

    进化锁?我楞了一下才想起来,上次在荒岛的时候,也是在这块密林,我们分析之中,这个进化锁的说法,是芬里尔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就已经在了!”老人点点头:“上次我远远的看了你一眼,本来以为你会死在芬里尔和洛基的手中,没想到你样的强大!”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那个时候就在?那你可真沉得住气!

    “走吧!你的同伴,应该快要死了!”老人对我微笑:“我们必须要凑够13个人,对嘛?”

    我的眉头皱的更深,看起来,这个老人一直在我们身边窥伺,所以才这么清楚的,问题在于,我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,他的实力,究竟有多厉害?

    我盯着老人,认真的说道:“假如你真的想要救他的话,刚才就已经出手了吧!为什么要拖这么久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在犹豫!”老人坦然的看着我:“我不知道要不要冒险!直到刚才听到你说了13个人,还有你已经打开了不少的进化锁,所以我才出来和你相见的!”

    我有点明白了,这个老人,也有点类似于尼古拉那种性格,没有十足的把握,就不敢出手,所以活该他们都被一直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估计要不是知道创}世也让他一起去,他依然不会动弹的。虽然我打心眼里鄙视他们这种保守的性格,不管现在,我还是想死马当做活马医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治疗苏格?你有金鸡纳?”我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!这整片森林里都没有!”老人看到我露出失望之色,才轻轻笑道:“但是没有人规定,一定要金鸡纳才能救他吧!”

    我皱眉看他,低沉的说道: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“

    “哈哈,你不问我也会说的,我叫隆,是一名德鲁伊。”

    他前面说的还好,但是他的最后一句话,让我一下子石化了,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开口:“德鲁伊?会变身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你游戏玩多了吧……”隆颇感无语的看着我,开始为我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没文化简直太可怕了,原来德鲁伊还真不是像魔兽里面那种蛮厉害的人物,而是……简单点说,其实德鲁伊就是一种称呼,一种职业而已。

    就好像和尚和道士,德鲁伊是凯尔特社会中的一种宗教职业,不仅是僧侣,也是医生、教师、先知与法官。他们以魔术教导年轻人民,在罪案发生时或者有土地争执时又成为了法官。他们拥有权力而备受尊敬,是君王的顾问及百姓的统治者。

    当然那是很久以前,后来科学文明发达了,宗教那一套就不好使了,不过任何传承,如果有可取之处的话,都会延绵至今,佛教道教伊斯兰教之类的,都是例子。

    其实宗教里面,确实都有一些超自然的东西存在,比如佛教的高僧坐化,尸体千年不腐,德鲁伊也有一些比较厉害的东西,那就是亲近自然。

    我有点明白了,为什么这个德鲁伊隆能够一直跟踪我而不被我发现,因为这里是茂密的森林,也就是他的主场。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可能给他传递信息,我当然在他的跟踪下无所遁形了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拿的那个,是不是法杖啊?”我盯着他手里那根树枝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食物!”隆说着,嚼了两片树叶,让我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问他让苏格受伤的那个陷阱,是不是他做的,他老脸一红,点头承认了。

    好吧,他这么坦诚,我也说不出别的,毕竟他做陷阱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是对付我们的。

    隆和我一路疾行,沿途我们两个聊了很多,他其实也打开了进化锁,其实笼统的说,地球上有甚多具有特异功能的人,这些人其实都属于打开了进化锁的人,只不过打开的程度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看到我带了一个老人回来,大家都有点惊讶,我这边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隆的身份,那边隆已经开始着手治疗苏格了。

    他治疗的办法很简单,就是找来一大堆的树叶,拿了几片盖在了苏格的身上,没过一会,那几片树叶就变得枯黄蜷曲,相当的诡异。

    隆把黄树叶换成新鲜的绿叶,周而复始,十几分钟之后,树叶不再变得枯黄,而苏格的脸色也红润了好多,闭着眼睛,发出细细的鼾声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两把刷子!”我招呼隆坐下,大家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商量一下,我们要如何离开吧!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隆:“你在这里的时间最长,你的年岁也最大,还是你先发表一下意见吧!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想离开啊!”隆毫不犹豫的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看着他,发现他表情特别的坦然,不像是说话,我疑惑的问他:“你不想离开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隆点点头:“这里的原始森林,充满了灵气,我为什么要离开?外面的世界,已经快没有一块适合德鲁伊的净土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我想问他,既然你不想出去,那跟着我们干嘛!

    隆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,微笑道:“因为神在找我,所以我必须去!而且,我想和你沿路探讨一下进化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一拍脑袋,呻{吟了一声。我这才明白,原来是自己回错了意。

    现在回头想想,隆确实只说过和我一起去找创}世,但并没说过,要和我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啊!

    难怪,他上次就见到我们离开,他都没有跟随,原来人家喜欢这里的环境啊!

    自作多情啊我……我老脸一红,说道:“好吧,那我换个方式说,我们想离开,你能不能帮我们出出主意!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隆点点头:“用你们的真诚打动神,祈祷神的恩赐!”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克制住自己想骂街的冲动,特么这也叫个办法?创}世那货喜怒无常不说,现在最关键的是,古蔺已经和创}世搭上了关系,估计创}世肯定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我们怎么可能奢求他的恩赐……

    我昂起头,冷笑道:“那就算了,我这人,一向都喜欢把事情掌控在自己的手中,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虚无缥缈的同情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人又怎么斗得过神……”隆摇摇头,诚恳的看着我:“收手吧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