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 杀破狼

    是古蔺!

    他就站在草原的边缘,身后的风吹草低,他衣袂飘动,远远的望着我的方向。忽然举起手,做了一个我们地球人都懂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举起右手对准了我,拇指食指张开,其余三指蜷曲。成为一把手枪的形状,冲着我点了点。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天他从石林离开,就再也没有出现。现在他献身这里,并不是我惊奇的理由,真正让我感到骇异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双臂明明被我踢得粉碎,怎么居然又能用了?这还不重要,我和他的距离,其实还蛮远的,我能够看到他,是因为我拥有超强的视力,而他看到我,就有点不科学了!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一点,他冲我摆出这么一副挑衅的姿势,根本就是在表示着他的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谁给他的自信?

    我不露痕迹的扫了陶丽斯一眼,她眨着眼睛,正在听彼得给她讲故事。

    我把她托给了彼得,这一路行来,两人倒是真的建立了良好的关系,彼得这人不坏,对孩子也很有耐心,不过我倒是真想知道,假如彼得知道,他来到这荒岛,就是这个小女孩搞的鬼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对她这么好。

    彼得曾经告诉我,陶丽斯让他想起自己的孩子,我当时很无语,你能造出这样孩子,你就是上帝他爹了。

    这事到底和陶丽斯有没有关系?我也搞不懂,不过我已经决定,我就一直难得糊涂了。看看这个小萝莉,到底能搞出什么花样!

    虽然古蔺的改变,让我蛮惊讶的,不过我们两个从登上荒岛斗到现在,我从来没输过,这次,我相信也是!

    除我之外,别人也看不到古蔺的挑衅,大家望着草原,都有点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我们走了半天的时间,终于到达了草原的边缘,古蔺自然不会留在原地等着我们,早已经踪迹不见,我心里清楚,古蔺一定隐藏在草原的某个角落,等待着对我发出致命的攻击。

    就好像,草原狼!

    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我们在草原中刚刚休憩了一会,南希就指着前方,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风吹草低,一只小牛犊大小的狼,半蹲在地上,静静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彼得他们连大蛇都见过,也算见过大世面了,这只狼虽然个头不小,他们却并不动容,纷纷抄起了武器。

    那头狼淡定从容的站了起来,转身窜入草丛之中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查才一脸悻悻,似乎这头狼没有让他施展一下身手,让她很不爽似的。

    我淡淡笑了笑:“狼是群居的!”

    查才楞了一下,他的国家似乎狼很少,但是旁边有一个人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!那只狼,可能只是前哨,回去报信了!”

    “报信?”查才一脸懵懂:“报什么信?”

    那人哭笑不得的看了查才一眼,我轻咳一声:“那头狼……回去告诉小伙伴们……有食物到了!”

    查才脑容量显然不足,好一会才转过这个弯来,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我们,我急忙摆手,让他们赶紧生火。

    虽然凭着我一人之力,也不惧狼群,但是这荒岛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我和狼群打斗的时候,其他人躲在火圈里面,安全系数总是要大一些的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我的担心是对的!

    很快,沙沙的脚步声就传入了我的耳朵,像是春蚕吃桑叶的声音,虽然距离很远,但是我也已经听出来了,狼群的数量,多的超乎我的想象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我依然充满了信心,领悟了第七识的我,如果连狼群都搞不定,就太有点丢人了。

    草色伏地,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,如同夏日的萤火虫一样浮现,查才他们的脸上,立刻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辈子见过的狼加起来,也没有这一次多!

    那些狼密密麻麻的涌现,竟然一眼望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据我目测,三五百头总是有的!

    “刀给我!你们退入火圈!注意,不要让火熄灭了!”

    我留给他们几把刀防身,身上插着十几把刀,大步向着狼群走去。

    刚才见过的那头狼,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,看到我如此的嚣张,它仰起脖子,冲着天空凄厉的吼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吼叫,仿佛进攻的号角,它身后的群狼纷纷从它身边跃出,凌空扑向了我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前面的天空都已经被遮蔽,鼻腔中充斥着刺鼻的腥臭味道,我冷喝一声,纵身跃起,狠厉挥刀。

    空中骤然溅落点点滴滴的血雨,随即十几头狼像是破口袋一样,噼里啪啦的从空中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它们落地后,身体抽搐了两下就不再动弹,身上都只有一个伤口,一道划过喉间的致命伤口。

    我尚未落地,狼群争先恐后的越过那头前哨狼,向着我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又抽出一把刀,双手双刀,身体一旋,迎上了狼群。

    我的双刀在身体周围舞出一团死亡的旋风,所过之处,狼的尸体和鲜血下雨一样的掉落下来,狼身上的恶臭,以及狼血的腥味,还有一些死亡之时控制不住粪门的狼粪味道,掺杂在一起,让空中弥漫着中人欲呕的恶臭。

    我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,借力倒纵而回,落地后飞快的从衣服上撕下两块布条,塞进了鼻子,主要是那味道实在太**了……

    狼群一波{波的冲上,我手中的刀钝了又钝,地面已经完全被鲜血浸满,狼尸摞成了高高的小山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,我大口喘着气,握紧最后一把刀,盯着那头最高大的前哨狼,它依然半蹲在原地,似乎所有同伴的死亡,对它来说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它的眼神,竟然有点人性化,带着几分嘲弄,不知怎么的,这种目光让我非常的不爽,我手臂一扬,那把刀化作一缕流光,没入这头狼的胸口。

    它被刀上携带的巨大冲力撞击,整个身体完全向后翻倒,草丛被它压得起伏不定,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嚎过后,这个世界安定了。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关节都酸痛无比。虽然我体力充沛,可是这群狼的数量实在太多,让我把所有的刀都用的毁了刃,钢铁尚且如此,何况我的肉身呢。

    我感觉身后有点异样,回过头,发现他们都用一种惊惧的目光看着我,这并不奇怪,现在我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染满,再加上刚才杀狼之时的凶残,确实有点瘆人。

    “好累!”我回到火的旁边,一屁股坐倒在地上,尽量舒展着身体。

    南希心疼无比,走上来帮我按摩,一伸手,就沾了满手黏糊糊的狼血,可是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眼中含着泪水,关切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买糕的!”彼得对着我上看下看的,嘴巴咧的老大:“你要是穿上内裤,就是超人了!”

    “彼得叔叔!”陶丽斯忽然开口,天真无邪的看着彼得:“他这样做,是不是叫做残忍?”

    “哈哈!残忍!”彼得宠溺的揉着陶丽斯的头,表现出欧美人特有的幽默:“还可以再残忍一点!把它们剁碎,变成狼肉汉堡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动,难道这也是陶丽斯要考察我们的内容之一?考察人性中的残忍?不行,千万不能让彼得误导了她!

    “你们错了!”我正色说道:“我这并不是残忍!而是勇敢!为了我要保护的人,我可以不计生死的去拼,不管对手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!”南希崇拜的看着我,眼里要溢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陶丽斯点点头,稚嫩的声音响起:“你们为了自己的生命,杀死比你们弱小的,嗯,不管杀多少,这个叫做自私对不对!”

    对你妹!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劳资怎么做都是错是吧!我气呼呼的看着陶丽斯,还没说话,彼得已经揉了揉陶丽斯的头发,柔声说道:“乱用词啦!这不叫自私,你想想看,如果陈先生自私的话,他自己一个人跑就好了,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保护我们呢!对不对!”

    “残忍,自私,人类……”陶丽斯自己嘀咕着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心里忽然涌起强烈的不安,我猛地抬头,就交到了古蔺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