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走上一生只为遇见你

    我们昼行夜出,在黄沙里面跋涉,其间我一直在暗暗观察陶丽斯,发现她除了有时候对着空气说几句之外。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“你说陶丽斯每次出现,都会带来厄运,但是这次并没有!”彼得和我并肩而行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八字改了吧!”我随口应了一句。彼得惊讶的瞪大眼睛,他一个外国人,也不明白什么叫八字,我也懒得解释。一脸的莫测高深。

    “这该死的沙漠,还有多久才能走出去?”查才也凑上来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按照上次的经验,以我们现在的速度,三到四天左右就可以走出这沙漠,到达沙漠边缘的那座荒山。

    我诚实的告诉了查才,查才后知后觉的看着我:“奇怪,为什么感觉你曾经来过这里似的?”

    不只是他,就连彼得他们很多人,都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我,我淡淡笑了笑,并不解释,保持着自己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尽量少说话,保持体力和水分,队伍变得沉默下来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片沙漠,比我想象中,要辽阔的多。

    起初我预计的是三到四天,我们就可以走出沙漠,可是一直到了第五天,我们依然没有看到那座沙漠边缘的荒山。

    第六天,第七天,我开始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!

    我们的速度,比起第一次来到沙漠的时候,还要快上一些,毕竟上次带着全南秀和秋雅,而且道路是未知的,为了找食物和水,也耗费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时间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我们依然三四天的时间就走了出去。可是这次,我们行进的速度要快上不少,但走了七天,我依然没有见到沙漠的边缘。

    方向肯定是没有错误的,我们都是夜间行路,有了星星指路,方向不会有问题,那么为什么,至今也走不出去呢?

    难道……这里环境保护不好,荒漠化了?

    不可能,再荒漠化,也不可能把荒山上的石头变成沙子吧!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我满心疑惑之中,查才凑上来,打断了我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王,你不是说……三四天就可以走出去吗?”查才咽了口唾沫:“现在水都喝完了,食物也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携带的食物和水,在昨天就已经用完了,毕竟我没有想到这次荒漠要走这么久,今天一整天,我们都在忍受着饥渴,虽然可以挖掘底层的湿沙子补充一点水分,但毕竟杯水车薪,现在他们的精神都显得非常颓废。

    看到南希那干裂的嘴唇,我心里非常难受,所以查才这么一催促我,我的脸色就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怪我咯?”我斜睨了查才一眼。

    查才脸色一变,急忙低下了头:“没有没有,我只是有点着急!”

    “我不急么?”我叹了口气:“你自己在这荒岛上,经历了多少诡异的事情,你自己心里也清楚,要知道,在这岛上,任何事情都不能以常理来推测的!”

    查才默然不语,也不想再说话,继续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我们又走了整整一夜,临到太阳升起的时候,除我之外,他们都有点崩溃了。

    一眼望不到边境的黄沙,永远也走不出去的无力感,让他们对我的信任,已经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能不能走出去了?”那个古董商人苏格也忍不住开口了,我发现,就连那副令他爱不释手的米开朗基罗的画作,都不知道何时被他丢掉了,看起来和生命比起来,这些艺术就显得脆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休息等我!”我沉声说道:“我去前面探探路!”

    他们在一座沙丘的背后挖好了沙坑,钻了进去,我叫过彼得,叮嘱他小心点陶丽斯,然后一个人,迎着初升的朝阳大步向前走。

    阳光越来越炽烈,我体内的水分迅速蒸发,嘴唇裂开纵|横的血口,身上的每一处皮肤都在刺痒,但是我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仰仗着充沛的体力,向前飞快的行进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他们栖息的那座沙丘,就已经望不到了,我心里暗暗吃惊,要知道,以我现在的速度,比我们正常行进的速度要快上很多倍,这样的话,我们再走上一两天,依然看不到沙漠的边缘!

    这特么究竟是肿么一回事?

    已经是日上正午,头顶的阳光明晃晃的让我眼都睁不开了,身边的沙子升腾起巨大的热浪,我知道自己必须要休息一会了。

    我挖了一个沙坑,钻进去恢复了一下{}体力,等我向洞口望去的时候,外面灰蒙蒙的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我这是休息了多久,怎么会眨眼之间太阳就下山了?不应该啊?难道我刚才睡了很久吗?

    我的头探出沙坑,向外一看,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麻蛋!

    天色昏暗,是因为黄色的云彩,遮住了太阳。

    那黄色的云彩,特么的是黄沙组成的!

    沙暴!

    天与地之间一片宁静,空气似乎都不再流通,一切安静的让人有点害怕,但是我知道,那是沙暴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转身想跑,可是我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我再逆天,也跑不过风!

    无论如何,我也不可能在沙暴到来之前,跑回到南希他们的身边,那样的话,我再乱跑,根本就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我飞快的动了起来,把自己栖身的沙坑向下深挖,沙暴最厉害的一点,就是把人活埋,那个时候,氧气是一个人能否逃生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我在沙坑的底部,横着掏了七八个洞穴,也不知道哪个能派上用场,但这是唯一的自救准备。

    呼呼的风声,几乎是瞬间就在耳边响起,即便我在几米深的沙下,那呼啸的声音依然钻入了我的耳朵,我深深吸气,把自己的胸腔塞满了空气,紧紧闭住了嘴巴,双手掩住了耳朵,窜进了一个横着的沙洞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流沙簌簌而下,很快把沙坑淹没,流沙持续灌入沙洞,整个世界一下子黑暗下来。

    我在洞里蹲了不知多久,里面的空气已经用完,我打通了其他几个沙洞,里面藏着的空气,让我畅快的呼吸了一段时间,随后也用尽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无法忍耐的时候,开始向外钻,等我变成一个小黄人,钻出去之后,已经是夕阳西坠,外面一片平静,大漠落日的景象辽阔而壮观,我用力呼吸了几口干燥的空气,火辣辣疼痛的胸腔为之缓解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座寻觅已久的荒山,几乎是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的,我揉揉眼睛,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确信自己不是幻觉,也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这是?明明沙暴之前还是一马平川的沙漠,怎么眨眼之间,这座荒山就出现了?

    被大风刮来的?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娇媚的笑声从一侧传来,这声音入耳,我浑身像是被雷击了一样,腮帮子的肉一个劲的哆嗦着,缓缓的,缓缓的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一个魂牵梦萦千百遍的窈窕身影,就站在不远处,夕阳美丽了她的剪影,她眼中的脉脉深情,像是电,像是光。

    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被沙子磨砺的粗糙的声带,涩涩的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陌离!”

    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,竟然就是我苦苦寻觅的陌离,这突如其来的幸福,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吐出两个字之后,就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怕我再一开口,如露如电的梦境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“王!”

    陌离那招牌式的电眼冲我眨了眨,风情万种。我胸口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,无数的过往,在这一刻,疯狂的涌入脑海。

    所有的艰辛和苦痛,所有的跋涉和挫折,这一刻都已经随风而去,只要……能够再见到一双眼睛!

    “啊!”我宣泄一样发出一声大吼,急如风火的冲向了陌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