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0章 一地肝胆,善恶两边

    理智告诉我,这样的话,等待我的只有一败涂地,可是我真的定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。把自己的六识发散到了极致,不放过每一丝可疑的色光声影,不停的寻觅着。

    即便是我拥有超强的充沛精力,这里的无休无止的损耗。也让我渐渐的疲累,头顶的阳光明晃晃的让我眩晕,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古蔺。

    其实距离上次最后一次见他。绝对超不过一年,可是此刻重逢,却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没有那次空难的话,我只是都市中一个潦倒的下层体力工作者,而古蔺英俊多金,做的工作也属于白领或者金领的范畴,我们两个之间,似乎没有任何的可比性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荒岛之后,我和他仿佛宿命的敌人一样,从一开始的纠缠不休,到了最后的不死不休,我们两个的斗争史,也就是我在荒岛的生存史。

    没想到,我从荒岛外面的世界重新归来,他依然在这里等我,等着做我的敌人!

    你特么真执着啊!

    我暗暗咒骂着,脸上却露出微笑:“哈哈,老朋友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古蔺也表现出了翩翩的风度,微笑着颌首道:“总算把你盼回来了!”

    要是不知道的人听见,还以为我们两个是好基}友呢,其实,我们心里都恨不得马上搞死对方。

    “最近过的还好吗?”我继续笑盈盈问他,同时扩散六识,想查找南希他们是不是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还好!”古蔺淡淡说道:“看你的眼睛乱转,耳朵微动,是不是想寻找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点头:“我有几位朋友第一次来荒岛,道路不太熟,和我走失了,不知道你是否看到了!”

    古蔺轻笑一声:“你是想告诉我,他们第一次来荒岛,和我们之间的恩怨毫无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我冲他挑起大拇指,嘿嘿笑道:“我敬你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,想必你不会让我失望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古蔺双目望定了我:“既然你说了,我就不会失望!”

    他扬起手,打了个响指,十几个尖耳朵,带着南希和彼得,查才,还有十几个我们的同伴,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南希他们都被长藤牢牢捆绑着,看到我之后,南希叫了一声,立刻被她身后的尖耳朵捂住了嘴巴,重重一拳打在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南希的惨呼无法发出口,可是她的五官,几乎皱成了包子,可见这一拳有多疼。

    我的心恍如被刀割了一下,勉强压抑自己,定定的看着古蔺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来玩个游戏!”古蔺悠然说道:“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……猫抓老鼠!”

    “我来做猫,你是老鼠!”古蔺讥诮的看着我:“从现在开始,我要抓你了!记住游戏的规则,老鼠,绝对不敢反抗猫的!好,现在,游戏开始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身形一闪,已经鬼魅一样冲到了我的面前,伸手来掐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伸手一格,古蔺飞快的缩回手,冷冷的说道:“你犯规了!记住,老鼠不可以反抗猫!”

    “杀一个!”他向后微微举手,一个尖耳朵歪过头,咬在了一个男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的喉管被咬断,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悲鸣,头软软的垂下,那个尖耳朵歪着脖子,咕咚咕咚的喝着他的鲜血,我紧紧咬着牙,双拳攥了又放。

    “好,已经惩罚了你的犯规,现在我们继续游戏!”古蔺话音未落,身形消失,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,伸手又来卡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想要一肘后捣,可是立刻就想起绝对不会还手,我只能发力前窜,擦拉一声,我背后的衣服被古蔺抓住,被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撕破,露出了我果露的上身。

    “又犯规了!”古蔺抬起手,又有一个人的喉管,被尖耳朵咬断。

    我转身,目呲欲裂的等着古蔺:“我没有还手!”

    “逃跑也算是还手!”古蔺微笑:“游戏规则,由我制定!”

    我死死瞪着他,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,现在他已经死了一百次!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你的双腿动一动,我就杀一个人!”古蔺舔舔嘴唇,残忍的笑道:“说不定,下一个就轮到那个外国小美女哦!”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还没说话,古蔺已经迅疾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再次伸手来掐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暗叹一声,向下猛蹲,避过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古蔺抬起脚,膝盖狠狠的撞在了我蹲下去的额头上,巨大的力量让我如被飞驰的汽车撞上,我向后仰倒。

    不过我的双脚,却牢牢的钉在了地上,未动分毫。

    古蔺轻笑一声,双拳挥动,疾风暴雨般的攻击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我双脚不敢离开地面,双臂不敢格挡,只凭着跟萧宁儿她们学过的瑜伽,左右闪避着,却终究局限性太大,很快,古蔺的拳脚就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最终,我还是被他一把掐住了脖子,平平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斗不过我的!”古蔺呲牙笑道:“就连苏姗都说过,我比你狠!”

    此刻,我的脸已经因为缺氧而涨的紫红,软软的垂着头,苏姗这个名字,让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,我勉力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苏……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她在你要去的地方等你!哈哈哈!”古蔺疯狂的大笑:“可是即便到了那种地方,你依然不会见到她,也听不到她的声音!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古蔺的笑容,变得残忍而快意,他的手一缩一伸,一枚长长的船钉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会变成聋子和瞎子,外面的这个世界,再和你无关了!”

    他的手飞快的刺来,我下意识的闭上双眼,就觉得一阵无法形容的疼痛,从双眼瞬间传递到了我的脑海。

    我瞎了!古蔺刺瞎了我的眼睛,我牙齿咬得咯咯响,却已经无力再反抗。

    接着,我的耳中传来剧痛,这个世界,骤然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船钉,刺破了我的耳膜,下一刻,是我的鼻子……

    我拼尽全力,用意志力传递向了古蔺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,最后一个问题……你现在,还是太监么?”

    古蔺愤怒的情绪如海潮将我淹没,他手中的船钉,在我身上不停的刺进刺出,却巧妙的避开了我的要害,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个筛子,不停的流着血,却始终无法死去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,反而让昏沉的我脑子一清。

    我死了……她们怎么办?苏姗,南希,还有外面的那些女人……她们……都在等着我啊!

    焦灼内疚自责悔恨等等负面情绪,在我的身体里面翻涌,以剧痛做引子,让我整个人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感受不到外面的世界如何,我已经又瞎又聋了!

    长长的船钉,抵在了我的左面胸口上,刺破了我的皮肤,再入肉几寸,我的心脏就会被贯穿,那个时候,我就要永远的告别这个世界了!

    一切……就这样结束了吗?

    我不想死!我不想就这样被人活活虐死!我在心里咆哮着,过往种种,在我脑中闪过,如电如露,我的心中,忽然升起一丝灵光。

    我想起当初和陈丹青的第一次缠绵,她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了我,我因此领悟了舌头的异能。

    眼耳鼻舌身意,这六种感官异能,完全集合在我的身上,我当时查过资料,这六种异能,叫做六识。

    除了这六识,其实还有第七识的!

    船钉继续向前深入,古蔺残忍的笑容,在我面前无限的放大,我忽然伸出手,一手攥住了他的船钉,另外一只手,牢牢掐住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的手一用力,古蔺浑身的力气立刻失去,他无比惊骇的看着我,嘴里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可能!”

    这一切,我并不是用眼睛看到的,我是用第七识,感应到的!

    第七识,也叫末那识。关于他到底是什么识,我在网上查过,各种解释五花八门的,看得人眼花缭乱,到最后我也不明白第七识是什么识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刚才,我的眼睛被刺瞎,耳朵聋了,整个世界已经和我彻底断了连接,各种负面情绪,把我深深的拖向无底深渊,我的心却在那一刻,顿悟到了第七识。

    按照我自己的理解,第七识,就是叫做执念!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是执念,眼睛看到的,鼻子闻到的,耳朵听到的,嘴巴尝到的,身体感受到的,脑子里想到的……所有的一切,都是执念!

    有一句话叫做眼前的黑不是黑,那个黑就是执念!为什么它叫做黑?谁规定它是黑?所有的一切主观意识,其实都是执念!

    我被古蔺掐住脖子,这是事实,也是执念!为什么我不可以掐住他的脖子?

    我想到了,我就做到了!

    这就是放开了执念,从此以后,在我眼中,再无黑白善恶之分,只有我想,我愿!

    古蔺被我制住,勉强举起一只手,意思是让那些尖耳朵开始杀人,我睁开眼睛,血糊糊的两个窟窿,望向了那些尖耳朵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