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章 五毛钱特效

    第一次陶丽斯失踪的时候,我发现了很多的尸体,第二次她失踪的时候,我又发现了很多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次她失踪。依然是这样!这一切,到底是巧合,还是……

    我甩甩头,拒绝自己再想下去。是人都有弱点,我的弱点,就是对美丽的东西多了一点点同情和包容。

    队伍现在很安静,所有的人。都因为那些惨烈的尸体,变得沉默而慌乱,偶尔的目光接触,都是一触即走,好像每个人都怀着浓重的心思。

    我并不奇怪这种表现,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,都是普通人,对于这种极度血腥残酷的画面,不能接受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彼得在试图改变着人群,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笑话,换来的,只是人群漠然的目光,还有他自己尴尬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很苦恼!真的!”夜间宿营之后,彼得向我抱怨:“没有斗志的话,我们很难走到最后的!可是现在看来,大家的状态并不是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!”我伸了个懒腰,耳中传来熟悉而细微的脚步声,我心中暗暗琢磨,这次,又是什么借口呢?

    陶丽斯出现在夜色之中,这次,她狼狈了很多,身上的衣服被树枝什么的钩的到处都是破洞,她带着让人心碎的恐慌表情和哭声,扑入了我的怀中,两条柔软的小胳膊,紧紧搂住了我的腰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哭泣着,小脸在我身上蹭啊蹭的,让我觉得很难受,因为现在我是盘膝而坐的,她扑过来抱住我,小脸正好埋在我的小腹下面,很尴尬的部位。

    我把她搂起来,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,陶丽斯抽抽搭搭的,最后说了一件让我差点没蹦起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在我的记忆之中,她曾经说过,她的爸爸妈妈已经在一次尖耳朵的攻击中死去,现在怎么又自相矛盾了呢?

    “很多的叔叔阿姨,和爸爸妈妈在一起,他们身上流着血,一个阿姨的头掉了,她弯腰捡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听着这么像是拙劣的港产鬼片?我定定的看着陶丽斯,她的哭泣自然而流畅,没有半点伪装的痕迹。不是她的演技太好,就是我的眼神不好。

    “那爸爸妈妈对你说什么?”我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陶丽斯嚎啕大哭:“我让他们不离开我,可是爸妈就飘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飘……我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女孩很有问题!”等到陶丽斯睡着了,彼得看着我,伸出手掌虚虚一劈,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,严厉的目光渐渐让他眼睛变得躲闪,我才指了指延绵无垠的密林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这片密林,是一个超级生命,想要考验人类而布下的场景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彼得的嘴巴,张的可以塞进一个苹果,他很费力的理解着我的意思,好一会,才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沃……沃特?”

    “人性的极限,美好与丑恶,只有在极限的环境下才会被刺激出来。正常的生活中,每个人都会戴着面具,掩盖自己的卑微和丑恶,只有在生与死的边缘,平时潜藏在心中的善和恶,才会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!而没有法律道德约束的荒岛,就是完美的场景!”

    我喃喃的说着,不是说给彼得听,而是讲给自己的心听:“爱和恨,喜和怒,平时都被一种叫做教养的东西束缚着,当一切希望都断绝的时候,才会畅快的爆发吧!”

    彼得愣愣的看了我一会,然后伸着手指头在地上画圈圈,好一会,他才涩涩的说道:“你是个智者!”

    智者?在这个荒岛上,有一个女人,比我智上好几百倍……我仰望星空,幻想某双眼睛,是她看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看我不理会他,彼得开口道:“王,你是个有故事的男人,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我点点头,看到彼得摆出一副正襟而坐准备倾听的姿态,我笑了:“但不是现在,因为……暴雨马上要来了!”

    仿佛要验证我的话,有风吹过,风中带着极度潮湿的水气,没过一会,一道刺瞎人眼的雪亮霹雳,就暴力的撕裂了夜幕。

    因为我的加入,现在我们宿营的地方,是绝对可以避雨的,不过那充斥了天与地的闪电炸雷,还有将天与地连接在一起的雨幕,还是让人无法安然入睡的。

    第一声炸雷响起的时候,陶丽斯就被吵醒了,她双手死死的搂着我,把俏脸深深的埋进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我却一把推开了她,纵身而起,冲入了雨幕。

    我攀上了高高的岩壁,很快浑身就被暴雨淋成了落汤鸡,我举目远眺,果然在遥远的海边,发现了那个久违的东西。

    龙吸水!

    熟悉的画面,让我恍如回到了最初,一个个曾经被龙吸水带来又逝去的脸孔,在我眼前闪过,熟悉,却已经不再鲜活。

    在雨中惆怅了不知多久,暴雨变成了细密的雨丝,我看到影影绰绰的黑影,出现在了不远处,他们沉默而迅速,向着我们宿营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我立刻向下飞快跳跃,落地的同时,我一拳打在瞌睡的彼得的脸上,他一激灵跳了起来,我大吼道:“快起来,有情况!”

    彼得的反应非常的迅速,他立刻大吼,把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们仓皇却习惯,迅速的抓起了时刻不离身边的武器,这段时间,他们的神经已经变得足够坚韧。然而出现的那些夜袭者,却依然让他们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歇斯底里的尖叫此起彼伏,人们向后退缩着,人群缩成了紧紧一团,再无斗志。

    那些雨夜中的身影,有很多他们的熟悉脸孔,那些都是他们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,可是现在,他们却已经让人无比的恐惧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已经死去。

    现在,这些已经被掩埋的死者,还保持着那凄惨不堪的模样,肠穿肚烂的,身首异处的……恍如国产的五毛钱特效末日丧尸,向着我们包围而来,随着他们的走动,污血和碎肉,在雨水中流淌满地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陶丽斯,她瞪大眼睛,在人群中仔细的寻觅着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说谎!是我误会了她!我心里小小的内疚了一下,却对她远超年龄的镇定格外惊讶。

    我反手一记耳光,抽在了彼得的脸上,他正在惊恐的尖叫,被我这一巴掌,打的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让你的恐惧把自己打倒!活人都不害怕,为何要怕死人?”

    我淡淡的丢下一句,握着我的刀,向着那些丧尸迎面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碎步在丧尸之间穿插,我迎风一刀刀斩下,那些家伙就好像是豆腐做的,一触即倒,已经腐烂的肢体随之断掉,空气中弥漫着雨水也冲不走的臭气。

    战斗很快结束,就好像一部拙劣影片的终结。我甩了甩刀子上的雨水,回头看着呆若木鸡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以你们的状态,在这岛上活不了多久的!”

    清晨的鸟鸣,伴随着我们林中前行的脚步,彼得跟在我的身后,喋喋不休的说道:“其实昨晚……我真的很抱歉,你是个真正的男人……我要改变,我要跟随你的脚步……请你不要抛弃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我举起手:“听着像是昨晚被我女票了似的……改变不是在嘴上,而是在行动上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彼得笑了起来:“王,你会带我们出去的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“等在前面的,不知道是归途,还是归宿……”我叹了口气,望向了前方,那里,有一座曾经属于猴子的村庄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