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0章 凶手出现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我随口说了一句,把陶丽斯抱到火边,大手按在她平坦的胸口上。用力挤压了两下,她呻}吟一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认真盯着她的眼睛,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陶丽斯剧烈的咳嗽起来。咳的上气不接下气的,惨白的小脸上,渐渐泛起了一丝红润。我从她的眼中,看到了的是安宁。是那种渡尽劫波终于平安的感觉,我的目光继续向下,仔细的观察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脚上满是泥水,小腿上面有一些浅浅的划伤,我双手捧了一碰雨水,为她清洗了一下,她蹙眉发出了痛苦的呻}吟。

    我脱掉她的鞋子,发现她白生生的脚底板上,有几个紫色的水泡。

    我把刀子用火烤热,给她挑开了水泡,挤出脓血,整个过程中,陶丽斯疼的小脸皱成了包子,眼里噼里啪啦的往下掉,却始终没有像普通孩子那样开口呼痛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的孩子啊!我感慨着,撕下衣袖,给她把脚紧紧裹上了。

    我询问陶丽斯,她去了哪里,陶丽斯说自己肚子疼去便便,回来后发现所有的人都不见了,她看到地上我们走过的痕迹,草都被压弯了,她就循着这些压弯的草,找到了我们。

    她说的这些,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。当她失踪之后,我其实在周围仔细搜寻了一下的,并没有找到她。至于她循着压倒的草皮找到我们,听起来没毛病,但她是一个只有八,九岁的小女孩啊!这怎么可能呢?先不说这密林里面的树木这比所有视线,就说里面的各种毒虫和野兽,也不可能让她活着来见我的。

    陶丽斯在我怀中沉沉睡去,彼得冲我做了个手势,我放下陶丽斯,和他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女孩很奇怪啊……”彼得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忽略了一点,之前你说你在半路遇到她的,那么她就应该是之前和我们在一起的,我自信我的记忆力还不差,可是我从未想起,我曾经见过这个小女孩!而且……她说她自己循着踪迹找到我们……我总觉得,这有点太神奇了!”

    其实彼得说的这些,我自己也曾经想到过,我点了点头:“是有点蹊跷,不过,她只是一个小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!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……”彼得皱眉说道:“我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我干脆的截断了他的话,沉声说道:“她做了什么事情,我负责到底!”

    “陈!”彼得诧异的看着我:“你过于感性了!”

    我想到另外一个空间之中,那个在襁褓中的胖囡囡,嘴角浮起一丝甜蜜的微笑:“我有一个女儿!所以,我心软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彼得略一思考,点了点头:“那就你自己多费心吧!”

    彼得岔开话题,和我谈起他家乡的事情,他是他们那个澳大利亚小镇的镇长,那个毗邻大海的小镇,物产丰富,地广人稀,治安非常的好,人们之间相处的也和睦……

    健谈的彼得和我聊了很久,最后他开口问我:“陈,你认为我们能够走出这密林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谨慎的说道:“如无意外,可以!”

    彼得定定的看着我,好一会,他咧嘴笑了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容易就相信你的话!在你的身上,有一种领袖群伦的气质,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:“如果有一天,我倒下了,请你帮我,把大家带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过于悲观了!”我淡然说道:“一个人在生死存亡的关头,支撑着他最终化险为夷的,就是信念和牵挂!我记得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,非常的有道理……一切的一切,只是因为我想赢!”

    “科比!”彼得咧嘴笑了:“我也很喜欢他!”

    我正要说话,忽然耳朵捕捉到一声轻微的惨呼,我脸色一变,反手拔出腰间的短刀,身化狂风,迅速的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飞窜出去。

    “陈……”彼得的呼叫被我抛在身后,我身化狂风,在雨幕之中飞快的穿梭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那种浓厚的血腥味充斥了我的鼻腔,一幕凄惨无比的景象,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十几句尸体,此刻全部都倒在了地上,他们的鲜血从很快就被暴雨冲刷的一干二净,露出了凄惨而恶心的各种伤口。

    彼得得到我的通知,赶过来之后,看到这些伤口,他们一起惊讶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死去的人,就是他们之前所说的,那个韩国人金志贤。

    本来大家都以为塔扎木他们都是金志贤带人杀的,可是现在一看,真的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因为金志贤和他所有的手下,统统死到了这里,

    清晨的密林,简直美丽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阳光把头顶的树叶,渲染的散发着淡淡的绿光,空气中洋溢着非常惨的雨后,我们背着陶丽斯,和大家一起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的那一幕,让人非常的伤感,所以队伍中的压抑情绪很快蔓延,不停的是有人出事,让他们身在荒岛,感到一种朝不保夕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陈,你有一种神奇的力量!”保罗畅不舍的看了我一眼,回头对着大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一起向我鼓掌,我还没说话,身体就一下子绷紧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危险征兆笼罩了我,我飞快的拔出短刀,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很多的人……

    不,或者他们不应该是人,因为他们虽然大部分和人类外观无异,但他们的耳朵,都是尖尖的,嘴唇都有点绿色,几乎就在同时,有人冲进来,要枪这个女孩离开,

    这些人一出现,就朝着我们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我解下腰带,把陶丽斯捆在了背上,这么一耽搁,那些猴子已经形成了合围,向着我们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我大吼一升:“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些家伙已经和大家打了起来,我看到他们的战斗,终于明白,为什么先前死亡的两批人,身上会有那么多令人恶心的伤口的。

    这些耳朵尖尖的家伙,全都特么的不是人。

    人没有这么随便!

    他们的战斗方式,怎么形容呢?就好像和面前的人有八辈子不共戴天的仇恨,牙齿,指甲之类的,歇斯底里的招呼,而且对手的攻击,它们从来都不放在心上,完全就是以命搏命的惨烈。

    首先从气势上,它们就远远的压过了人们,所以我们这方面的抵抗,几乎是一触即溃的。

    打仗这玩意就这么巧妙,狭路相逢勇者胜不是没有道理的,我的同伴只是普通人,对手的狰狞和凶恶,让他们十分力气之中,连五分都试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断的有人在倒下,被撕扯被践踏,我无法再看下去了,拔出短刀,向着陷入重围的彼得岸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顾忌,我并没有拿出看家的本领,斩灭空间。而是仗着敏捷的身手和六识敏锐带来的观察入微,开始肆意斩杀起来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