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章 再入密林

    人群产生分歧的最初,是商量着如何离开这座岛。

    有的建议从海上离开,但是有人反驳,说这大海一望无际。怎么可能凭借原始的木船离开呢。

    这些人认为如果穿越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密林,也许会有新的大陆发现,就好像当年的哥伦布一样。

    双方因为这个问题争论不休,甚至还动起了手。结果最后闹得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矛盾的种子就此埋下,以往和谐的气氛,因此不复存在,最后。一次大规模的械斗,让几十人丧生,剩下的人在彼得的调节下,一路下海,一路进林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群人,则属于中间派,他们不愿下海去漂泊,不愿进林去冒险,就在海边过着活一天快乐一天的生活。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他们,这既然是荒岛,你们的物资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他们笑了,说船上有很多的货物,都可以拿来用,而且,这岛上的人不少,各行各业的都有,很多简单的东西,都可以制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,其实人真的是群居的动物,人越多,创造力和生产力就越大,华夏的人口红包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唐元邀请我加入他们,我摇头拒绝了,我告诉他,我要前往密林的深处,如果可能的话,他们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家了。

    唐元哈哈大笑,说这段时间,每天都有人说着同样的话离开,可是一个也没有回来,他冲着我挤了挤眼睛,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长得又帅,这几个女人很好勾搭上手的,你不试试?”

    我摇头笑了笑:“那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”唐元诧异的冲着我的背影喊了几声,我没理会他,径直向前步入了密林。

    头顶的日头被浓密的树荫遮蔽,富含氧气的湿润空气钻入鼻子,这种熟悉的感觉,让我明显的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想到了那些逝去再也回不来的人和事。一张张鲜活的脸孔,在我眼前不停的划过。

    我找到了水帘洞的遗址,那里曾经是我们的居所,在那里,我和陈丹青还有萧宁儿安琪三个人,度过了几个夜晚,在那里,我拿走了苏姗的第一次……

    我收回凭吊的目光,甩甩头,继续向前走,那片曾经整齐的芭蕉林,已经完全被各种树木杂在期间,我记得当时这里有一群黑猩猩,首领长得像是金刚似的,后来被大蛇吃掉了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我用箭毒蛙杀野猪的地方,我把吃过人肉的伙伴带入死亡的地方……我一路行走一路感慨,同时,我发现了很多人类活动的踪迹。

    最直观的就是塑料袋,各种各样的塑料袋蒙在植物上,这是用来取水的。

    植物会蒸腾出热气,在塑料袋上遇冷凝结,就慢慢变成了水滴,这是求生的基基本技能之一,我之所继续这条道路行走,除了这个原因,还有就是我已经快要到洞天了。

    在我的荒岛生涯中,洞天是一个让我难忘的地方,在这里,我们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和我的几个女人,感情都是在此迅速升温的。

    我变得像是老人一样,在风中缅怀着过往,向前行进中,我忽然闻到了一种很浓厚的味道。

    是血腥气,而且,这血腥气实在太厚重了,完美的解释了什么叫做中人欲呕,我忍住恶心,跳上一棵大树,举目向前观望,眼前出现的一幕,让我哇的一声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是死人!前面一公里左右的地方,有着大量的死人尸体。这些人的死状极惨。有的被开膛破肚,有的险些拦腰成了两截,还有的一些器官不见了,总之没一个能够保有全尸的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的伤痕,明显是刀子棍子之类的武器造成的,所以凶手,肯定也是人!

    什么仇什么怨啊……我叹了口气,尽管现在的我可以称得上见多识广了,我依然无法理解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,大家都是同类,就算最毒的狼都不会撕咬自己的同类,可是在人类之中,随便揪出一个人,都会或多或少的伤害过自己的同类。

    也许在地球上,最狠毒的动物,就是人。

    这里的尸体,至少有五六十人,这应该就是那些进入密林探险的人,杀死他们的,应该也是密林探险的人!

    如果用苏姗的思维方式去考虑问题,从心理学角度分析,当初决定去大海找出路的人,都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,留在海岸的人,则是那种容易满足的人,而这些进入密林的人,则是充满了冒险性,这样的人攻击性也比较强。

    应该是他们在途中起了什么争端,所以才这样自相残杀的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用刀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坑,把这些人的尸体埋了进去,虽然并不能保证他们被嗅觉灵敏的动物扒出来,不过总归给自己找一点心安。

    这场遭遇让我的心情有点低落,我心里默默的念叨着,陌离,你是否知道,我已经来找你了!我在第一纪元!

    洞天很快就到了,我进入了里面,打算缅怀一下从前,里面还有我们房子被烧过的遗址,温泉冒着氤氲的热气,我忽然眼神一凛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!”

    寂静的空间中,我的声音回响了几遍才消失,并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我身形一晃,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石壁的旁边,扬起刀子猛劈下去。

    哗啦啦,一块突出的岩石粉碎,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尖叫一声,紧闭双眼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孩大概八,九岁的样子,她的头发是淡棕色的,皮肤很白,我不能判断她是什么人种,我在她身上摸索了一下,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这才掐了掐她的人中。

    小女孩睁开眼睛看到我,就开始不停的簌簌发抖,我用意志力和她沟通,她恐惧的想要封闭自己,拒不回答。

    在这里停留了一段时间,经过我不懈的沟通,这个小女孩终于对我卸下了防备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她叫陶丽斯,和爸爸妈妈一起来到这里的,爸爸妈妈和好多的人,一起在密林中探险,她肚子忽然痛了起来,就告诉了爸爸一声,自己跑去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她刚刚提上裤子,就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,一个长相很凶恶的男人把一把刀子捅进了爸爸的胸口,爸爸死死抱着那个男人,让她快跑。

    陶丽斯吓坏了,下意识的慌不择路的奔跑,也不知道怎么的,乱打乱撞的就跑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不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陶丽斯,你的鼻子变长了!”

    陶丽斯下意识的身后摸摸鼻子,困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她在说谎,很拙劣的谎言。

    这个洞天,如果想要从山洞中进入的话,必须要攀到那个小小的洞口,这里易守难攻就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一个成年人做到这一点还可以,陶丽斯的身高只有一米二三的样子,怎么可能独力进入这里呢?

    我深深的看着她,在她的眼中,看到的却只有恐惧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拉着她让她和我一起走。

    陶丽斯并没有抗拒,牵着我的小手,走出了洞天。

    我们向前行走了一段,我抽抽鼻子,风中有烤肉的焦香,我精神一振,加快脚步。我对这片密林已经相当的熟悉,绕过了一丛树木,一块有河流贯穿的湿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此刻,已经是黄昏时分,密林中黑暗的比外面要早了很多,昏暗的光线中,一群人围在篝火旁,正在烧烤着什么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