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至于唇齿,掩于岁月

    云凌穿着一身便装,站在了船头,微风吹拂她的长发,让我恍惚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从荒岛回归。在这个世界上,见到的第一个人,就是她!

    她说我从天上掉下来,砸在她的引擎盖上。我认为她开车撞了我,说着拙劣的谎言。那个时候,我并没有恢复荒岛记忆,如果……一直没有恢复的话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我。还在那座城市里面,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也许已经结了婚,在居家的日子中慢慢的平庸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已经走上了一条再也无法回头的道路。我拥有和全世界对抗的力量,却再也找不回平凡人的幸福。

    很快,船只靠了岸,云凌望着我嫣然一笑:“我该叫你陈博,还是该叫你比克?”

    比克?我楞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,小时候看的漫画七龙珠里面,有一个反面角色叫比克大魔王,差点毁灭了世界。云凌是在指责我的滥杀吗?

    “那你呢?叫你萧何?”陈丹青在我身边,警惕的看着云凌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来看看他!”云凌黯淡的笑了笑:“看看曾经的美好,现在的破灭!”

    我苦涩的笑了笑,我知道云凌对我很有好感,所以对现在的我很痛心。可是她并不清楚,我曾经遭遇了什么了。我和她,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看完了,你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陈丹青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云凌轻轻摇了摇头,不再言语,两个熟悉的身影,从她身后的船舱中走了出来,我恍如被雷劈了一样,脑子轰的一声,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好一会,我才颤抖着张开嘴唇:“爹,娘!”

    “娃……”俺娘的眼圈全红了,哭着要跑向我,却被俺爹一手拉住。

    我爹面沉如水,瞪大眼睛盯着我:“陈博,你还是我儿子吗?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啊!我默默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:“一直都是!”

    “那好!”我爹一字字的说道:“跟我回家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毫不犹豫的点头:“回家!”

    俺爹似乎没想到我答应的如此干脆,楞了一下,脸上刚刚浮现了一丝喜色,我指了指陈丹青她们。

    “你的儿媳妇们,也要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俺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然后好像意识到什么,诧异的看着我:“你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苦涩的笑笑:“爹,你知道岳飞吗?”

    “魂淡小子,有话直说!”俺爹快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岳飞最大的遗憾,就是带着儿子岳云一起回了京都,让儿子陪他一起死了!”我淡淡的说道:“你是我爹,我的命是你给的,你让我去哪里,我不皱眉头,可是你的儿媳妇们,你忍心让他们陪着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我爹吹胡子瞪眼,冲上来冲着我就是两脚。

    我向后一个踉跄,继续挺直了腰板,任凭俺爹对我拳打脚踢,我的目光望定了他,用意志力,和他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俺娘看不下去了,冲过来要阻止俺爹,却被我和我爹一起拉着,向后急退。

    “你们?”俺娘惊呼失声,俺爹叹了口气,远远的看着云凌:“闺女,回去跟大家说声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我爹指着我,沉声说道:“这是俺儿子,我从小打他骂他,没给过他好气,可他依然是俺儿子,虽然他不说,但是俺知道,他孝顺!俺家的儿子,俺清楚,他淘气,他魂淡,但是他从来没做过亏心的事!国家的事情,俺不清楚,俺就想守着俺自己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俺家里的地,就不要了……俺儿子,俺孙子,将来在哪里,俺就在哪里!”

    云凌抿嘴一笑:“大叔,您说到哪里去了,我把你们带到这里的任务,就是想让您邀请陈博一起回国。绝对不是强制性的。既然您不同意,那就算了,您家里的地依然是您的,谁也拿不走!您在这里住腻了,就回去看看,故土难离是不是!好了,大家不要起了误会就好,陈博,我真的是带着善意来的!”

    云凌交给我一个手机,上面有一段视频,那是一个经常在新闻中出现的领导,对我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。大意无非就是,欢迎我回国,如果不回去,国家也会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,毕竟我身上流着炎黄的血脉,身份证也标着国家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看完了视频,把手机还给了云凌,她伸手去接的时候,我紧紧攥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浑身一震,黑白分明的眼睛,默默的看着我,眼中似乎有万语千言,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我拉着她香软的小手,和她一起经历的那些过往,在脑海中如电影一样闪过。

    此后一别,相见无期,有些话不必说出来,至于唇齿,掩于岁月罢了。

    两相对望,不知过了多久,她轻轻挣脱了我的手,道了一声珍重,头也不回的上船离开了。

    日升月落,瑙鲁这座平素无人问津的小岛,忽然变得热闹起来,每天都有各国的人前来拜访,还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势力想要浑水摸鱼之类的,我被搞的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“有一颗洲际导弹,距离你还有三千公里!”有一天,七号忽然给我发来了警兆,我叹息一声,知道自己离开的时间要到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世界各大媒体,都报告了两个爆炸性的新闻,一个臭名昭著的国家,试验导弹时,导弹不慎爆炸,损失惨重。还有一个新闻,曾经的鸟粪岛瑙鲁岛,忽然消失,各种各样的专家先后登场,什么大陆板块变动,什么南北极融化导致海面上升等等的理论全都拿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对于瑙鲁岛的消失,全世界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,一时之间,瑙鲁岛的原址周围,各国的科学考察船络绎不绝,因为太过密集,还导致了几场小规模的冲突。

    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,再热闹的话题,都会渐渐淡去,瑙鲁岛周围的喧嚣,渐渐归于平静。我站在岛边上,望着一艘离去的科学考察船,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劳民伤财!”

    瑙鲁岛其实从未消失,只是我让7号用了一些这个世界无法理解的科技手段,把它隐藏了起来,这些天,我一直留在岛上,并没有出去寻找荒岛,除了让事态冷静一下之外,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安琪生了!

    我从英国给她请来了最好的妇产医生,分娩的时候,她痛苦的握紧我的手,似乎要一直掐进我的肉里。

    我感觉不到疼痛,我的心完全悬在了半空,就算我拥有毁灭这个世界的力量,我也无法左右生命的运转。

    忐忑中,我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原来,毁灭容易,创造才难!

    哇……

    响亮的啼声刺穿我心中柔软的角落,我看着那肉呼呼粉嘟嘟的一团,在护士的怀抱中伸拳踢腿,心里被堵了什么东西,嗓子硬硬的难受。

    安琪虚弱的睁开眼看着我:“男孩女孩?”

    我咧嘴一笑:“公主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琪闭上了眼睛,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搂着女儿,静静的坐着,看着她在我怀抱中不安分的扭动着,心里充斥着强烈的责任感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有太多的危险,关于人性,有太多的险恶,但是,也有这么多让人感动的喜悦,也许,这才是人生的真意吧!

    孩子满月的那一天,我喝了个大醉,在这个大雨倾盆的夜晚,我留下一封书信,悄悄的离开了瑙鲁岛。

    我怕再不出去,我的信念和勇气,都会在女儿的吖吖声中,在她无邪的笑容中,消磨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我来到了外面的世界,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没出来,外面的一切,却已经让我有点陌生。

    我的第一站,先去了陈家庄,给二大伯两口子问好,他们并不愿意去我们的岛上,告别了他们,我前往市区,去见了安琪的父母,萧宁儿的父母,给几位老人留下了一笔钱,我走在黄昏的街道上,在街上转了一会,来到了广场。

    这里可以说是我从那个世界回来的第一站,看着不远处那个熟悉的摊位,我缓步走过去,冒菜大叔抬起头,看到是我,楞了一下,随后裂开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有段时间没出来了,是不是把大叔忘了!”

    我自己动手,从锅里捞出一个冒菜竹篓子,大口的吃了起来,含含糊糊的说道:“没,最近忙生意!”

    “那挺好的!”大叔点点头:“年轻人就是应该多积累一点,对了,你结婚没有?”

    “结了!”我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拿出一瓶茅台,递给大叔:“喜酒!”

    “这酒不便宜,你看来是挣了点钱,不过大叔告诉你,还是多攒着点,将来孩子上学,老人生病,用钱的地方多着呢!”

    我听着大叔的唠叨,心里莫名的温暖,找了两个杯子,给大叔和我一人倒上了一杯。

    碰了碰杯,我盯着大叔的眼睛,问道:“大叔,要是我犯了法,你出卖了我,就能得到一大笔钱,你干不干?”

    大叔手一哆嗦,警惕的看着我:“你小子,不是去抢银行了吧!我说你哪来的钱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你看我像那种人吗?”我喝了一口酒,低低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!”大叔点了点头:“我这对眼睛不瞎,当初第一眼看见你,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善良正直的人,你这样的,就算犯法,也顶多是桃色错误!”

    我嘿嘿笑了,举起手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人,从不远处的几辆车上面下来,向着我们跑了过来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