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时空奥义VS真九龙闪

    我的手刚一碰到他们的肩膀,心里就生出一种极度不祥的警兆,我的手一按他们的肩膀,向后急退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。两人的身上,冒出绚烂的火光,以及沉闷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个人原地爆炸,火光被雾状的血肉掩映。变成夺目的红,我被爆炸的余波}波及,向后跌飞,打了几个滚爬起来。才发现身上被糊了一层黏黏的东西,鲜血肉糜和碎骨,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,恶心的弯腰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人,面对同伴的自爆,眼睛都不眨一下,他们穿过糊满同伴血肉的地面,飞快的向我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麻蛋!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风敢死队吗?

    我强忍着恶心,用力挥出了一剑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我周围的空气变得扭曲无比,那些家伙撞在了扭曲的空气上,立刻炸成了一团团的血雾。却被扭曲的空气所阻挡,并没有沾染到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连串巨响过后,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。我一屁股坐倒在地上,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在我的周围,血肉糊满了厚厚的一层,毛发和碎碎的骨渣杂在其间,血腥味掺杂着排泄物的味道,还有内脏的臭味,让我再也忍不住,低头哇哇的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好容易止住了呕吐,我蹒跚着走过了滑腻的血肉之地。我说不清,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这些人的行为,简直是不可理喻的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为何要这样轻易的抛弃?只是为了一个所谓的忠诚吗?

    我想起电脑0号和7号,一直苦苦研究的人性,我嘴角歪了歪,人性的复杂,就算他们是无所不能的电脑,也无法彻底研究透彻的,比如现在这种情况。估计除了这个疯狂的国度,其他国家的人,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样,这终究是人性的一种啊!

    身上的鲜血,随着山风的吹拂和我身上的热量,已经慢慢的结痂,随着我的走动,干裂的血痂一片片的掉落地上,身后,一地血光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有洁癖的人,在荒岛上,我几天不洗澡是常事,但是现在,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,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,闪动着辚辚的波光。

    我急忙向着那里冲了过去,就见到山石之间,有一汪清澈的湖水。

    我连衣服都没脱,就跳了下去,迎接我的不是清澈冰寒的湖水,而是湖水上忽然冒出来的一张大网。

    我完美的诠释了一把什么叫做自投罗网,转瞬之间,大网收结,把我牢牢的笼罩在里面,三个忍者打扮的黑衣男子,从湖水中冒出来,带着刺啦啦的水花,冲天而起,跃到半空中,他们一起扬手,丢出十几枚漆黑如墨的手里剑,带着呜呜的破空音,旋转着向我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身上笼罩的大网,忽然倒飞起来,把他们三个完全笼罩。而他们那些手里剑,完全没入水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其实我到了水边就心生警兆,所以就有了预备,他们的偷袭完全无功,还把自己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罩住了这三个家伙,把他们牢牢捆住,自己下了湖,畅快淋漓的洗了个澡,顺便扒下一个家伙的衣服换上,对着水面照了照,感觉自己忍者的造型也是蛮帅的。

    洗去一身的血肉模糊,太阳已经西坠到了山巅,脉脉余晖倒映,山巅的云彩瑰丽无方,我提着木剑,朝着夕阳落下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在那座山的山巅,盘膝坐着一个老人,冷电一样的目光穿过夕阳余晖,落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,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似乎他整个人,和这座山完全融为了一体,山即是他,他即是山,我琢磨着,天人合一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他出现在这里,若说不是为了等我,我也不信!也罢,就让我一个人,一把剑,一路斩杀下去,一直到,救出我的女人!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我到达了山巅,老人振衣而起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是柳生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柳生?”我狐疑的问道:“大师范?”

    “徒有虚名而已!”老人冷漠一笑:“来来来,让我看看柳生的真传,你得到了几分?”

    “一两分总是有的!”我弟弟说着,手按在木剑上,向着老人步步迫近。

    “明日香在哪里?”

    老人缓缓从腰中拔出一把两尺长的短刀,双手握柄,盯着我的目光,如古井无波:“她们都在我的身后,若你击败我,你就会看到他们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我也就不再废话,小碎步迫近他,猛地一剑挥出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能够直呼大师范的名字,说明他和大师范至少应该是同时代的人物,看他那胜券在握的样子,似乎对拿下我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我的剑光,徒劳的穿过老人的身体,却只击碎了他的幻影。

    我心知不妙,手腕一转,木剑向后刺去,可是却刺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啊!”老人叹息的声音如无所不在的微尘,钻入我的耳朵,下一秒,我已经被人在背上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我摔在地上,打了个滚,再次弹身而起,后背朝着老人,快速的移动过去。

    木剑从我的肋与手臂中间穿出,直刺老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再次消失,我的头顶忽然传来他暴烈的大喝。

    “真*九龙闪!”

    他一剑劈下,剑光在空中如孔雀开屏,倒映着最后一抹夕阳余晖,绚丽无比,向我当头压下。

    一股凛冽的威压,从空而降,让我有一种瞬间将要被无数风刃千刀万剐的感觉。

    都喜欢大喝自己的招式么,什么毛病!

    我也大喊一声:“去你麻的!”

    我向后仰身,身体倒向了无边的大地,与此同时,我向上一剑挥出,我的上空,空气扭曲成了一个巨大的塌陷漩涡,绚丽的剑光没入其中,像是被无边的黑洞吞噬,从空而降的老人,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。

    他像是被抽了一拍子的乒乓球,星丸跳跃的向后跌飞,在空中划出几道不定的轨迹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单膝跪在了地上,手中的那把短刀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双臂的衣袖,已经消失不见,果露出干瘦的双臂,上面一道道血痕宛然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的双臂,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,他盯着我,目光满是骇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居然领悟了时空的奥义?”

    我挺剑走向他,脸色森然:“我的女人,在哪里?”

    老人站了起来,身躯微微颤抖,伸手一抹,从怀里取出一把半尺长的小刀。

    他的手颤抖的厉害,我冷冷一笑:“还有困兽之斗么?”

    老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挥手一指身后,在他的身后,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她们就在那里!但是,你永远都无法再离开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手中的小刀用力扬起,狠狠落下,血花飞溅中,小刀刺入了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,这是要……

    老人缓缓盘膝坐下,小刀向下一割,鲜血如泉涌出,他的肠子什么的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打不过就刨腹吗?无赖!

    我将木剑插}入腰间,走过老人身边的时候,他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。

    这也是人性吧!是叫做刚烈么?

    我脑子里思考着,脚步不停,迅速的朝着那座更高的山峰而去。

    暮色降临大地,那座山的山巅,一盏白色的灯笼,摇摇摆摆的升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错落的星光下,我看到了明日香,还有我的那些女人,她们都被反绑着双手,一字排开坐在了那座山的山巅,很多的蜡烛,在她们的身边次第点亮,烛光明灭不定,与天上的星光交相辉映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