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章 未知花名

    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试过,这种在黑暗中奔跑的感觉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实在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不知道前路在哪里。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在前面等着,不知道自己跑向什么方向,是距离危险越来越远,还是朝着死亡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相比上帝都怕这永恒的漆黑。才会告诉自己要有光。我没有见到光,却摸到了一扇虚掩着的门。

    已经疲累不堪的我,毫不犹豫的冲进了这扇门,我希望。可以得到水和食物,因为我的嗓子,已经干渴的快要冒烟了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我闻到了淡淡的馨香,一个略带沙哑的女人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好吧!我的宝贝怕风!”

    我循着声音,向前几步,急迫的说道:“有没有水?还有吃的?”

    “有的!你来!”

    我心中大喜,向前走了几步,伸手摸索着,摸到了一对软软弹弹的东西,前面响起了一声嘤咛。

    我马上知道自己摸到的是什么了,大囧之下,正要开口道歉,一个柔若无骨的滑腻娇躯缠上了我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一个强壮的男人!”女人喃喃的说着,炙热的嘴唇在我的耳旁不停的徘徊起来。

    她发烫的身体,在我的身上肆意摩擦,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发电家伙的话,他说这里的女人,可以肆意享用。

    我没有时间再去思考道德与背叛,我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女人,帮助我恢复。

    我的衣衫,在这个女人灵巧的手中褪去,她近乎饥渴的握住了我的火热,喉咙里面发出一声似是满足的叹息。

    两个几秒钟前还从未见过的人,在瞬间连接成为了一体,她幸福的娇|吟在黑暗中,如涟漪一样一圈圈荡起,在我强大的攻势下,她很快变成了一滩春泥。

    一切安静下来之后,我们仍然连在一起,她的手,在黑暗中划过我的脸,轻轻的鼻息扑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,她在说我没有继续行动,因为她已经无法承受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完全瘫软,我的体力却在迅速的恢复着,我听到,外面有密集的脚步声,渐渐的,分散成了很多份,向着四面八方散去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注意,请立刻汇报房间内的人数!欺瞒者,杀无赦!”一个声音在墙角响了起来,那个女人浑身一震,咬着我的耳朵轻轻说道:“找你的?”

    我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一个!”她扬声说了一声,继续咬着我的耳朵:“你是自己闯进来的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中,含着隐隐的惊喜,我脱离了她的身体:“嗯,我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“不要走!”女人的双腿紧紧盘住了我的腰,急迫的说道:“你可以……带我和宝贝离开吗?”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刚才就听说她说,她的宝贝怕风,我也没有在意,现在又听她说到了宝贝,可是这个屋子里面,我察觉不到第三个人或者动物的存在,难道……她的精神有问题?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留在这里了!”女人喃喃的说道:“我怕我的宝贝,这一辈子都无法再见到阳光!”

    我愣愣的开口:“你的宝贝……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男人!”女人在黑暗中,攥紧了我的手:“所以,我让你摸摸我的宝贝。记住,轻轻的摸,它怕羞的!”

    她牵着我的手,在黑暗中,我摸到了一个柔软的叶片。原来……她的宝贝,是一株植物。

    永恒的黑暗之中,一个把植物当做宝贝的女人……我的心变得很酸。

    “可以……带我们……离开吗?”女人期盼的声音带着几分焦虑:“我的宝贝很久没有长大了,我想,它需要阳光!”

    我反手,紧紧握紧了她的手,肃然说道:“我会的!尽最大的努力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忽然开了,两个男人重重的脚步声响起,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,弥漫在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小女表子,我又来啦!”这个男人的声音非常的粗鲁,听到他的声音,女人的手不停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要把大爷们服侍爽了!”另外一个声音嘿嘿笑道:“不然,把你的臭花给你砸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女人尖声叫嚷了一句,与此同时,我悄无声息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个醉醺醺的男人是我的第一个目标,虽然看不到,但是我的嗅觉让我毫无悬念的找到了他。我伸手扭住他的下巴,用力一别,他的颈骨发出嘎巴的声音,整个人变成了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那个男人机警的反应到了有点不妙,但是我根本就没打算给他机会,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,依样画葫芦的把他的脖子用力一扭。

    可是清脆的嘎巴声并没有响起,我直觉不妙,下一秒,这个男人已经发出了凄厉的惨呼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我猜想这个男人应该是练过柔术或者瑜伽,身体才拥有这样的柔韧性,我狠狠一拳砸在他的太阳穴上,他的鲜血一下子飚了出来,腥臭的味道在房间里面弥漫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我拉着那个女人,她却用力挣扎。

    “宝贝,带上我的宝贝!”

    我松开了手,她冲到角落,捧起花盆,转身跑到我的身边,胳膊穿过了我的胳膊,颤声说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黑暗中,到处都是朝着这里奔来的脚步声,我的嗅觉和听力,在这一刻完全代替了视力,在人群中不停的穿梭。

    忽然,我身边发出了幽幽的绿光,那个女人的身上,竟然有一块皮肤散发出如鬼火一样的磷光。

    这光芒就好像暗夜中的萤火虫,无比的耀眼,我暗叫不妙,那些人应该在这个女人的身上,留下了什么暗记,一旦她做出什么不忠的行为,她身上的磷光就会出现,让她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也发现了这一点,她惊呼一声,接着光亮,把手里的花塞进了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把宝贝带到阳光下!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尚未说完,就惨呼了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弯腰摸到她的脉门,那里已经没有了跳动,我的心立刻抽痛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这个女人春风一度,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来得及询问,她就已经死掉了!她的体内,已经早就被埋进了什么东西,当她背叛的时候,就会被迅速的清理掉。

    这帮网吧蛋,我咬牙切齿的一手抱起女人的尸体,一手端着那盆花,向前大笔直的走起来。

    一股不平之气在我的胸中荡漾。几个人在前面拦住了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我像是坦克一样笔直的撞上去,几个人在惨叫中跌飞。

    “愿意和我一起扫平这里的,跟我走!”我在黑暗中大吼:“愿意在某天成为怪物,被切片研究的,尽管来当我的道路!我只有一句话!”

    我的意志力在四面八方的冲击:“挡我者,死!”

    这些人,大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的,尽管他们知道,现在外面的自由多么可贵,可是没有人牵头的话,他,宁愿逆来顺受!

    此刻我一开口,立刻就有人响应,有人选择站在我的身后,也有的人选择观望,站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些,悍不畏死的冲我冲了过来,却被我三拳两脚的放倒在地,在我的带领下,那些人喧哗着,跟这我一起向前冲去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