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寻找

    我和尼莫,在山巅谈了很久,关于荒岛的记忆,除了那些女人。他是这个世界上,第一个听到的人,我所说过的一些地形,和他梦中的一般无二。恍惚之间,他仿佛再次看到了自己的兄弟。

    “要如何找到那个荒岛?”尼莫叹息一声,他用了二十年来寻找,都没有那个荒岛的半点信息。而我刚才也用寻找荒岛作为赌约。他也知道,我并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的岛,也许并不是我们所说的荒岛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让尼莫有点迷糊,我告诉他那个实验体的事情,他点点头,说这件事情他听说过,在世界各地,这种事情都发生过,不过他并没有把精力放在这个上面,所以未曾追查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说起来,只是科学研究而已,以现有的科学体系,完全可以解释的。他想寻找的,是那种超乎现在科技之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,那个岛的存在有点奇怪!”我说道:“你想想看,国际刑警一直在寻找那座岛,可是却始终找不到,这和那座荒岛的存在,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处?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线索,所以一丝一毫的疑点都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尼莫的眼睛一亮,惊讶的看着我:“你的武力值倒还罢了,你的智商让我蛮欣赏的!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天边的云彩,黯然说道:“有一个女人,智商是我的十倍,和她相处久了,我努力让自己的思维方式按照她的方式去运转……”

    尼莫看了我一眼:“那个女人……在荒岛?”

    我叹息着点了点头,尼莫恍然道:“这就是你一定要再去荒岛的理由?”

    烈烈山风吹来,纯净的天空中云彩变幻莫测,恍如陌离让人捉摸不定的心。我仰起头,向着晴天深处长啸一声。

    “等着我!我一定会去找你的!”

    我和尼莫化敌为友,詹姆斯差点没有把下巴惊掉了,他苦笑着说本来以为我是个挺牛逼的人,现在才知道,没有最牛逼,只有更牛逼了……

    我找来了左手右手,还有詹姆斯和尼莫,这是这个世界上,我能够找到所有的助力。

    对了,还请来了一个人,那就是庄先生。

    我出面,以饶恕莫家除莫庸外所有人为条件,把庄先生请到了首都。

    那里关押着我曾经捉到过的那个实验体,在书生的首肯之下,庄先生进了关押他们的牢房。

    我等在了外面,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庄先生是上午进去的,一直到黄昏日落,他才脚步踉跄着从牢房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庄先生的脸色苍白,我从他身上,闻到一股浓烈的汗味,显然他真的卖了力了。

    我迎上去,正要说几句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庄先生摆了摆手,张口干呕了几声,飞快的说道:“给我一间静室!纸笔!”

    我急忙让人照办,庄先生冲进了房间,重重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等了大概两三个小时,门开了。

    庄先生步履沉重的走了出来,把一张白纸塞进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看吧!”

    纸上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图像,还有文字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,是畜生……”庄先生佝偻着身体,轻咳着走远了。

    我捧着那张纸,站在楼道里面,一字一字的看着,浑身的血液,渐渐冲到脑子里,现在我真的好想杀人!

    我从来没想到,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,还有这样一群丧心病狂的人,肆意刷新着人类的底限和廉耻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各种肤色的人,加起来大概有七十亿,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,同时,每秒钟都有几万人死去,几万人出生,所以,偶尔有几个几十个人失踪,并不能让人感到惊讶,可是没人会想到,这些失踪的人口,会遭遇什么!

    某个醉倒街头的流浪汉,也许第二天就不会再出现,某个背井离乡去打工的女孩子,也许就永远到达不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他们会通过一些途径,送到那个海岛上。

    岛上有一座高山,整个山腹,几乎完全被掏空了,里面是研究基地,也是所有人的居所,更是所有罪恶的发源地。

    送到海岛上面的人,在山腹中过着奢华的生活,他们有最好的饮食,最舒适的大床,无需忌惮的欲{}望释放。

    山腹中有很多的女人,在漆黑的房间中等着,身上都是没有衣服的。她们不会拒绝任何男人,因为她们知道,自己没有过去,也没有未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天堂,或者某天,某个昨天还趴在女人肚皮上喘息的男人,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。

    而山洞中,会多了几声让人恐惧的惨嚎和野兽般的嘶吼。

    也有的时候,会有一些发疯的家伙在山腹中横冲直撞,见人就杀,如果撞到的话,就只能你死我活了!

    灯光亮起的时候,偶尔会在身后,看到一些长得奇形怪状的家伙,有着苍蝇的复眼,或者有着螳螂的上肢,不要惊讶,这个岛上所有失踪的人,都是用来做各种基因研究的,在这里,可以见到任何你想都想不到的奇形怪状的家伙,在这之前,这些家伙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叫做……人!

    种种馨竹难书的的事件之后,绘着一幅地图,庄先生的地理居然学的很好,手绘的地图,和真正的地图并无太大的偏差。在日本与俄罗斯之间的公海上,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,圆圈的中间,是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他在纸上画了鸡蛋大小的一个圆圈,可是到了海上,那就是成百平方公里的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多难,我也要找到那里!

    尼莫拨了一艘船给我,在那一片的海域中进行搜索。一天两天三天……我在那边足足找了一个星期,却根本就没发现任何小岛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符合常理,如果这里很容易就被找到的话,那么这座岛早就被人连锅端了。

    我并不气馁,沿着海域,一寸寸的搜索,因为,这就是我现在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!

    “半个月了!”安琪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,糯糯的说道:“好老公,我想你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啊!”

    安琪的肚子越来越大了,对我的依赖也越来越多,我柔声安慰了她几句,李美红的声音响起来,叮嘱我在外面一点多注意安全之类的。

    女人们纷纷抢着和我说话,这时候尼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有点不对劲!”尼莫拿出一份地图摊开,指着说道:“这就是我们目前所搜索过的地点!”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心里立刻冷冰冰的,我们现在搜索的区域,已经完全踩过一遍了,也就是说,原来疑似可疑的地方,我们都没发现什么,现在看看,之前估计还是过于乐观了。

    是地图的错误,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?

    我无奈的分析着,继续不死心的搜寻,忽然听到有人在甲板上放出惊呼。是我急忙跑过去,就见到几个水手,指着不远处,大声的叫嚷者。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海面上,漂浮着一个男人,他的长发如同海藻,在海面上游动。虽然看不清面容,可是我的精神却一下子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一定来自于那个岛!因为他的屁股上,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!

    正常的人类,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!

    他一定是……逃出来的实验体!

    我怕功亏一篑,决定亲自下水。

    我很快就游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,伸出手拉住他的衣服,开始往回游。

    我刚游了几下,一股强烈无比的电流就击中了我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,反正我的头皮一下子骄傲了起来,头发根根直立,直指苍穹,浑身被麻酥酥针刺的感觉所包绕,半晌没喘过一口气来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已经趁乱脱离了我的掌握,向着一侧拼命的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双脚一蹬海水,迅速的追了上去,一把揪住他的尾巴,用力往回一拉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还维持着向前划动的动作,却身不由己的向着我而来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他身上闪烁了一下蓝光,我再次被一股强大的电流所集中,闷哼一声,一张嘴,一股浓烟从我嘴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麻蛋,这小子一定是和电鳗合体的!

    虽然身上被电的外焦里嫩的,可是我肯定不会放弃的。这个家伙,或者就关系到能否找到荒岛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,拖着这个家伙往后游。

    我刚刚游动了几下,这个家伙的身上又冒了蓝光,我再次享受了一把电疗的滋味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发现,这个家伙虽然能够放电,但是一次比一次虚弱,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

    我强忍着不适,把这个家伙带回了船。换了一身干衣服,我就带着这个放电的家伙,找了个僻静房间开始审问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和我语言不通,但是我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交流,我用意志力和他交流,问他到底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这个家伙开始还是满警惕的,不过吃了一些苦头之后,他开始回答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