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王对王

    我并不担心,他们不会出来。因为我只有一个人,而他们是一个组织!

    假如连这样他们都龟缩不出的话,那么这个组织直接解散。都回家去卖豆腐好了。

    簌簌的声音,在我耳中渐渐清晰,我纵身跃上大树,六个穿着黑色战术服的男人。快速的朝着我这边奔跑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手中,都反握着军刺,这种拿兵器的方法,一般都是久经沙场的人才能掌握的技术。属于力求一击就给对方最大伤害的那种技巧。

    我从树上跳下来,手按木剑望着他们,这些人看到我,立刻止住脚步,迅速的组成一个半圆形,向我包抄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间距,肉眼看上去分不出一点差别,而且他们的步伐,都是一模一样的,这证明这几个人肯定不是第一次联手,随着他们的接近,一股凛冽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走到我身前四五米的地方,本来平缓的步伐骤然加快,六条身影如急电一样冲过来,瞬间我的正面和两侧同时响起军刺呜呜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我脚下踩着小碎步,迅疾的迎了上去,木剑快抽快刺,我们之间的空气,骤然间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那六个人纷纷向后翻跌,倒在地上,痛苦的抽搐着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都蒙着,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中,写满了骇异,估计他们想破头也想不到,他们的军刺,明明已经刺到了我的身上,却给我留不下一点点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清楚,领悟了大师范斩开空间的一剑的奥义之后,这才是我敢于直闯他们巢穴的最大依仗。

    我缓步来到六个人之前,弯下腰,干脆利落的把他们的四肢关节全部都卸掉,然后解下他们的腰带,把他们绑在一起,挂在了树上。

    树上一共挂了七个人,在上面摇摇摆摆的,像是大号的晴天娃娃。

    我就站在树下,默默的等候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忽然之间,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子竖起来了。我察觉到,巨大的危险,正在想着我迫近!

    我想也不想的向后飞退,闪身到了那七个人中间,几乎就在同时,一道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刚才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材中等的女人,蒙着面,我看不到她的脸,但是她的身材,在紧身黑衣的包裹下,显得玲珑有致,格外的惹火。

    她的右臂垂下,那里没有右手,整个手腕已经连根断掉,原本是手掌的地方,镶嵌着一把巴掌长的利刃,明如秋霜的刃身上,几滴鲜血先后低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才感觉到疼痛,在我的后背上,有一道半尺长的伤痕,皮肉向两边绽开,鲜血很快浸湿了我的背部。正是这个女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让我想起了夜白,就是曾经刺杀过我的那个家伙,他就是这样的,忽隐忽现的如同鬼魅。

    “你和夜白什么关系?”我用意志力传递过我的问话,可是却并没有接触到任何的东西。我心知不妙,脚一蹬地,全力向前冲,眼前那个女人的幻影散去,她的真身鬼魅一样出现在我的后背,利刃顶在我的背上,若不是我逃得快,这把利刃已经刺入我的后背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那把利刃刚刚刺破了我的衣服,随着我的前冲,女人在后面急追,只要我稍一停顿,利刃就会刺入我的背脊。

    我向前急奔,耳边呼呼风响,背后那把利刃理我越来越远,我顿住身形,转身一看,身后空空落落,了无一物。

    我的手按在剑柄上,不动如山,阳光静好,洒在我的身上,我深吸了一口气,小碎步向前奔跑,三米之后,我扬眉出剑,那个女人娇呼一声,从虚空中跌出,摔在地上,再想起身,我的木剑已经顶住了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我闻到了自己鲜血的味道!”我看了一眼她腕上的利刃,木剑一转,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,原本镶嵌在她手腕的利刃,被我用木剑硬生生的敲了下去,鲜血像是打开了水龙头,一下子喷射出来,女人惨嚎之后,立刻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再不出来的话,她就要死了!”我转身朝着树后说了一句,一个满头金发的中年男人,从树后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打个赌!”中年男人看也不看地上躺着的女人,定定的看着我,凌厉的眼神之中,似乎还掺杂着点别的东西,似乎是……热切?

    “我们战一场!你赢了,我答应你,从此不再找你的麻烦!你输了,以后做我的副手!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!”

    “不赌!”我干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怕输?”中年男人瞪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不公平!”我盯着这个男人,缓缓说道:“我是谁,你一清二楚,你是谁,我一无所知!我赢了,你不再找我的麻烦,我告诉你,我从来都不怕麻烦!我输了,这条命给你又如何!你觉得,这个打赌公平吗?”

    男人哑然失笑:“原来如此!好,那么,条件你开!”

    “先公平一下!”我一字字的说道: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“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!”中年男人淡淡的说道:“我叫尼莫,是这个组织的王!现在被你打倒的,以及这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,几百人从四周出现,缓缓的向我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人!”

    尼莫锐利的目光似乎一直要看到我的心里去:“你并不知道,我掌握着多大的权利和财富!我可以告诉你,我的财富,相当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,我的权势……只要我愿意,南美和非洲的几个国家,马上就会发动政变!”

    我晒笑一声:“你都这么牛逼了,老老实实的眯着不行啊!干嘛还这么搞风搞雨的?”

    尼莫咧嘴一笑:“等你到了我这个境界,你才会明白,当钱只是一个数字的时候,当一挥手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,反而会让人更加的寂寞!我现在,只关心那些超自然现象,一些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!也正为这个原因,我们才会有交集!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说,他现在有钱有势,实在闲的蛋疼,就开始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。这就跟有的人有了钱就吸}毒一样,都是空虚寂寞闹得。

    “尼莫,你想赌,我可以陪你,不过赌约,我要改上一改!”我干脆的说道:“你赢了,我随你处置,我赢了,你帮我找到一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找到一个地方?”尼莫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那是一个荒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尼莫发出一声惊呼,后退两步,瞪大眼睛看着我,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去过……那个荒岛?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尼莫胸膛剧烈的喘息了几下,一字字的说道:“龙卷风?”

    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,我从来没想到,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们一群人之外,居然还有人知道那个荒岛!

    “你也是……”我瞪着他,忽然想到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创世曾经说过,我们应该是唯一一批可以离开荒岛的人,那么这个尼莫,怎么会知道荒岛呢?

    “我的遭遇,说出来,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相信的!”尼莫伸手一指我们前面的高山。

    “走,上面去说!”

    山风凛冽,我和尼莫站在峰顶,他所说的东西,让我无法不感慨造物者的神奇。

    其实,尼莫从来就没有去过荒岛!可是这个世界上,有一种孪生兄弟,天生就拥有心电感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尼莫的孪生兄弟尼拉,和他之间就是这种情况!

    大概是二十年前,尼莫和尼拉已经是某国海军的船长和大副,两人在一次出海的时候,遭遇了暴风雨,船沉了。

    尼莫被浪头打入海中,关键时刻,尼拉把自己身上的救生圈甩给了他,自己却被海浪无情的卷走。

    尼莫获救之后,本来以为尼拉已经无法幸免,可是就在当天晚上,他受到了来自于尼拉的心电感应。

    尼拉告诉他,自己和船上的几个人,一起被海水冲到了一片柔软洁白的沙滩上,前面,似乎是个……热带雨林??”

    随后。尼拉在荒岛上,挣扎求生,见到弟弟的惨状,尼莫心让刀割,但是没有关于那个荒岛的半点消息,他只能眼睁睁的,感受弟弟在岛上艰难的求生。

    有时候,知道真相却无计可施,比蒙在鼓里更清楚,这样肝肠摧折的日子,尼莫过了一年,直到他的弟弟尼拉死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也就成了尼莫心中永远的痛,他发誓,自己有生之年,一定要找到那座荒岛,亲手把弟弟的遗骸带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他怎么成为这个组织的首领,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,总之尼莫所收集的那些东西,种种冠以超自然现象等等人类无法科学解释的东西,都是为了那个梦境,他期待有生之年,自己一定要完成那个夙愿。

    岁月的流逝,一点点的侵蚀他的记忆,可是关于尼拉的痛苦记忆,他从来没有半点忘记,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,他见到了我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