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六根

    我恍如触碰一个珍藏已久的永恒梦境,舌头长驱直入,钻进了她的嘴巴,陈丹青生涩的回应着我。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喘息,我火急火燎的去解她的腰带,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解不开。

    最后我发了狠。直接用力一扯她的裤子,刺啦的声音中,她嗔怪的瞪了我一眼,双手掩住了双眼。

    我看到她衣衫半掩。鬓发散乱的样子,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头顶直往小腹窜,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在她的痛呼声中,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丹青痛的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,我用脸轻轻摩擦她的脸,柔声说道:“长痛不如短痛,一会,我带你飞!”

    “魂淡!大坏蛋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丹青的骂声,很快就变成了轻呼,在我孜孜不倦的努力下,她渐入佳境,情不自禁的用修长的双腿盘住了我的腰。

    我不停的冲撞着,她满脸羞红,抓起枕头咬住,怕自己的声音吵醒父母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的动作,还是惊醒了二大伯夫妻俩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?”

    “啥声音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来贼了吧!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你,咱们村一百年都没丢过东西,哪来的贼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刚刚安心了一些,却听到二大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还是看看去吧,别是进来黄鼠狼什么的偷鸡……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瞄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猫叫春呢……”二大伯的声音传来,我长长松了口气。然后就看到陈丹青惑然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学猫叫学的那么像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学猫叫学的那么像?”我一开口,不但和陈丹青说的话一字不差,就连音调都一模一样。如果有外人在这里的话,根本就分辨不出来这话是不是陈丹青说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陈丹青瞪大了眼睛:“你……新的技能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陈丹青的俏脸一下子黯淡了下去,两点晶莹的泪滴,慢慢浸出她的眼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停下动作,心疼的看着她:“是不是太痛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陈丹青深深吸了一口气,哽咽着说道:“我感觉自己好没用……帮你开发的这个技能……一点作用都没有!”

    我的心被感动填塞的满满的,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滴,柔声说道:“才不会!你给我的帮助是最大的!”

    “不要骗我了……”陈丹青一脸黯然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我定定的看着她:“你让我找到了生命的真意!你让我明白了,一段美好的感情,从孩提萌芽,到今日梦圆,所有的彷徨挣扎苦痛和折磨,在这一刻,都显得那么的值得!”

    “原来,我不止帮你开发了口技,还让你的花言巧语更厉害了,是不是这个技能让你泡妞如虎添翼啊!”陈丹青撇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口技?”我轻笑一声:“才不是那么简单!我告诉你,只要你想得到,就没有我模仿不出来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陈丹青瞪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因为现在我听到的所有声音,都可以在我脑海中显示波段和音高。打个最简单的比喻,一加一等于二,明白了这个道理,看到二,我只要明白一加一就可以!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也没什么作用啊!”陈丹青落落寡欢的说道:“也不能帮你变得强大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我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刚才我领悟了这个技能之后,脑子里模模糊糊的闪过一些东西,一会我要上网查一查,可能……会有惊喜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查嘛!”陈丹青推了推我的胸膛:“快点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要查,我就是傻子!”我嘿嘿笑着,继续我如潮的攻势。

    一直到陈丹青变成一滩春泥,再也动弹不了,我温柔的慰藉了她一会,在她的催促下,我用手机搜了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,视力,嗅觉,听觉,都大幅度的增强,再加上口技,还有意志力,以及我永不疲倦的身体,这六项技能合在一起,似乎就是佛家所说的,眼耳鼻舌身意!

    我在网上查到,这眼耳鼻舌身意,被称为六根,人们常说的六根不净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与眼耳鼻舌身意对应的,就是色声香味触法,这个叫做六尘。悟空歌词中的舍吾离迷,六尘不改就是这个六尘。

    六根加上六尘,就是六识,拥有六识的人,已经可以超凡,如果领悟了第七识和第八识阿赖耶识,就可以入圣了。

    当然我不想超凡入圣,我只想和我所爱的人在这花花世界里面集体游戏。不过为了保护她们,必要的强大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切解释给陈丹青,告诉她,她给我打开了身体宝库的最后一扇门,她这才露出笑靥,看到她新承雨露,含羞带笑的模样,我心里的火又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喔喔……

    陈丹青家里的大公鸡鸣叫起来,我这才发现,原来天都快亮了。

    陈丹青急忙起身换了一套衣服,我们做贼一样溜出了她的房间,翻墙回到了我家。

    女人们都是过来人,看到陈丹青的模样,如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萧宁儿拉着陈丹青,促狭的问她感觉怎样,陈丹青娇嗔不已,女人们的笑声如银铃一串串的响起,我看着她们的笑容,暗暗攥紧了双拳。

    这份幸福,无论如何,我都要用命去守护!

    我们告别爹娘,离开了家,直接悄悄飞到了香港。

    在香港,我把女人们安置了在了豪宅里面,詹姆斯帮我找来的人也到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国际佣兵,只要给钱就能帮人做任何事情,我支付了酬劳,让他们在我不在的时候,帮我保护女人们。

    解决了后顾之忧,我坐飞机直飞欧洲,去和詹姆斯和琳娜会和。

    在曼城的一家酒店房间里面,我见到了琳娜,她清瘦了好多,以往那澄澈的蓝色眼眸,里面明显多了一些躲闪的神色。我一阵心痛,我可以想象,她在精神病院,受了多少的苦。

    琳娜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忽然双手捧住头,嘶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梦……这不是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不是梦!”我用意志力和她沟通:“你是不是看我非常的眼熟?在你梦中的荒岛,我们相濡以沫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了……他们都死了……”琳娜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海盗……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琳娜她们刚刚到达荒岛没多久,就被海盗掳走,在那里,她经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,原来,她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因是这个!

    我轻轻搂住了她,任凭她在我怀里发泄,她一个人脑子里始终有那些似梦似幻的存在,而且她不像我们,我们很快就重复了,她一个人承受着这种回忆和现实交错的折磨,这种日子已经煎熬了许久……

    琳娜哭的累了,我才温柔的拭去她的泪痕,她告诉我,她在粉刷家里墙壁的时候,忽然从梯子上掉了下来,然后,她就陷进了噩梦的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在梦中,她流落荒岛,身边的老师和同学,一个个的死去,她落在海盗的手中,饱受凌辱,最后,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救了她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带着她,披荆斩棘,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她记不起梦中男人的脸,她以为这是一场悠长的梦,可是她赫然发现,那些梦中死去的老师和同学,一个个都在生活中失了踪,她询问那些人的去向,可是周围没有人认识这些人,那些和她朝夕相伴过的同学老师,好像从未出现于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记忆和现实的冲突,梦境的不停侵袭,让琳娜精神恍惚,经常从噩梦中醒来,说着一些谁也听不明白的话,于是,她就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……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心里无比的难过,我柔声问琳娜,有没有想起我是谁,琳娜迷茫的看了我一会,忽然跳起来,她跑到里面的卧室,扯了床单出来丢在地上,打开冰箱,拿出一瓶洋酒泼上去,然后点燃了床单。

    呛人的烟气一下子弥漫开来,琳娜拉着我,让我坐在火旁边,她在一边走来走去,换着角度,不停的看向我,几分钟后,她扑入我的怀中,死死搂着我的腰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我摸着她金黄色的头发,正要安慰他,刺耳的警笛声响了起来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