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回家领死

    我告诉莫幼熙,这件事情和我并无关系,她哭的肝肠寸断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我知道。莫庸得罪过你,可是他已经被你整惨了啊!你还有什么气不能消呢……”

    莫幼熙这意思,似乎认定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……我气的当下就想挂掉电话,可是转念一想。当初若不是莫幼熙救了我,我已经死在了莫家……

    这就当……还她的恩情吧!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问问,你等我消息!”

    我挂掉了电话。打给了书生,书生很爽快的承认了,这件事情,就是莫家做的。他们通过那个一系列的天眼监控录像,最后锁定了莫家。

    那个箱子,就是从莫家拉出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提取到了指纹,那个箱子上面有莫庸的指纹,这算是铁证如山,下一步,就是调查这是莫庸自己的意思,还是莫家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问书生,我能不能共享一下信息,就是假如逼问出了口供,比如那个箱子,是从哪里联系来的。

    书生断然拒绝,我也没多说,就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把电话给莫幼熙打回去,告诉他这件事情,我爱莫能助,因为涉及到了国家的机密,我也不好说太多,但是她的父母假如牵涉在内的话,我一定竭尽全力救她们出来。

    莫幼熙哭着告诉我,她的父亲和叔叔,都被抓起来了,我问明了她他们的姓名,开车回了李美红的家。

    女人们看到我和陈丹青一起出现,都非常的惊讶,我侧过脸,在陈丹青的脸上吧嗒亲了一口,用行动表达而来陈丹青和我关系的突破,然后闪身避过了陈丹青的一脚,飞快的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有点小事要做,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,我很快就回来!”

    我开车出去,把电话打给了书生,说我想讨个人情,让他放了莫家两个人。

    书生声音很古怪,说让我过去一趟,这件事情,现在和我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我很快见到而来书生,他把我带到了一间单独的房子里面,打开一段录音。

    “我恨陈博!他让我做不成男人……我一定要弄死他!不止弄死他,连他的家里所有人,有一个算一个,我全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这怨毒的声音。我听得很清楚,是莫庸说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个家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怎么也找不到他了!我派人去查他的底细,查到部队就查不下去了,我正郁闷,有一个人找到了我,说他知道陈博的底细,如果我想报复陈博的话,他可以帮我!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,自称吾先生,他说让我把那个金属箱子运到陈家庄,整个村子就会彻底完蛋,那个村子里面,不止有陈博的爹妈,还有他的所有亲戚,他们出了事的话,陈博一定会回村子看看,到时候他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“我问吾先生,为什么要这么麻烦,我直接派人过去杀他全家不就好了!吾先生告诉我,现在陈博实在太厉害了,平常的人,已经无法对付他了,只有用亲情的牵绊,才能弄死他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不禁一阵后怕,假如我从日本晚回来几天的话,大错已经铸成,我的父母,我的亲属,还有陈丹青,都会死在村子里……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件事情是你的个人行为,和莫家没关系?”有人在录音中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!”

    “那个吾先生,长得什么样子,怎么和他联系?”那人说道:“你现在坦白从宽的话,你们莫家还有救!”

    “他每次见我,都带着墨镜和口罩!说话的腔调很怪,很生硬,似乎是外国人说中国话一样,不过他的脸上,有一道伤疤。我有他的电话,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们!但是你们要先放了我的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录音到这里中断了,书生叹息:“电话打回去是空号,而且那个号码,是177号段的,一般电信诈骗都是用这个号段,根本就查不到机主信息。所以,我把你叫过来,想问问,你认不认识这个人!”

    他拿出一张纸,上面用素描的笔法画着一个带着墨镜口罩的男人的头像。

    “这是画像专家,根据莫庸所描述的,绘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画像就愣住了,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……

    我皱眉思索了一会,重重一拍桌子:“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,我曾经在迪拜见过,在美食街,他曾经刺杀过我!这个家伙,是个催眠高手,当初看了我一眼,差点让我自己杀死自己。他眉梢有一道浅浅的伤疤,就是我给他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后来在机场的厕所,他和那个枪手,还有另外一个偷护照的人一起围攻我,被我杀死了两个人,只有他逃掉了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想到,他居然来到了华夏,而且很明显是冲着我而来的。

    吾先生……我暗暗叹了口气,本来打算去寻找荒岛的,可是现在,我不能走了!

    这个吾先生,简直太危险了!他竟然知道我的家人在哪里!

    无法抑制的杀意从心中涌起,充斥了我的胸口,我决定,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一边,我一定要先正找到这个吾先生!

    找到后,弄死他!

    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查明,全部是莫庸一人所为,书生很爽快的把莫幼熙的父亲和叔叔交给了我。

    两人认识我,事实上,莫家不认识我的人很少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居然是我怕救了他们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我欠莫幼熙一个人情,让他们自己回家,我则留下来,问书生,对于那个吾先生,有什么线索没有。

    书生叹了口气,说这个家伙应该是个职业的杀手之类的,他们已经想尽了一切的办法,都无法找到这个吾先生,这个人,似乎不在这个城市中了。

    那就我自己想方法去查吧!

    我和书生告辞,离开之后,我给詹姆斯打了一个电话,我把这件事情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,让他不惜一切代价,帮我找到那个吾先生。

    詹姆斯告诉我,这件事情,其实蛮好解决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那个叫做吾先生的家伙,和我既往无冤无仇,而他真正和我结怨,是在迪拜。

    在迪拜,有好几伙人刺杀过我,他们其实都来自于一个组织,至于这个组织的详细情况,去问夜白晨黑就好!

    我一下醒过味来!没错,我和他们往日无怨,就是因为那个钻石外面的胶质物,让那个组织盯上了我,我都把这件事情忘记了。

    果然,詹姆所作为一个情报贩子,分析事情很有一套啊!

    我又想起一件事情,问詹姆斯,能不能帮我在英国的曼彻斯特,找到一个女人!

    詹姆所哈哈大笑,说他的根基就在欧洲,这是举手之劳啊!

    我把琳娜的名字和相貌告诉了他,挂掉了电话,反身回到了警局。

    听完我的分析,书生点了点头,说夜白晨黑已经被送到了首都,不能当面询问,不过我的分析相当有道理,他会循着这条线索追踪的。

    告别了书生,我回到了李美红的家里,现在这里简直太热闹了,陈丹青,李美红,安琪,萧宁儿,乔还有明日香和风见。我所有的女人,除了琳娜和陌离,就全部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都收拾一下,跟我走吧!”我进门就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女人们都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:“回家领死!”

    那个吾先生一天抓不到,我就一天都不放心,那个家伙太无所不用其极了,居然用僵尸病毒这么狠的手段来对付我,我担心,他会对我的父母不利。

    虽然书生说那个家伙可能不在本市了,可是我并不放心,我的家人,我的女人,无论哪一个出了事情,都是我不能承受之重。

    所以在抓到吾先生之前,我打算带着女人们回家,这样我可以照看他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虽然明明知道,我这样带着女人们回去,我爹肯定要活劈了我的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