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我想娶她

    我总怀疑,这个家伙的身上,可能就带着病毒,所以我并不敢和他太过接近。他纵身扑向了我,我屏住呼吸,一剑斩在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木剑回馈给我一种木木的手感,仿佛这一剑斩在树上一样。那个家伙吃痛的狂吼一声,并不后退,弯腰一头向我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给我的感觉,很像是我曾经遇到过的那种实验体。速度快,痛觉低,但是并没有受过技击的训练,打斗毫无章法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类型的我也很有经验,我向后飞退,转身到了上风头,手按木剑盯着他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完全和野兽无异,并没有丝毫的停顿,就转身向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向后飞退,木剑垂下一转,在地上挖出一个坑,那个家伙一脚踩下去,身不由己的向前跌出。

    我木剑一转,在他的脖颈上平平一按,他立刻以教科书般经典的狗吃屎姿势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双手撑地,想要爬起来,我就在等他伸手,他的手刚伸出来,我的木剑就斩在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咔嚓的声音响起,这个家伙的两个手腕全都折断,他狂吼一声,巨大的音浪震动的山崖上一些小石子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他扭身在地上打了一个滚,挺腰而起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我远远的跟在他的背后,看他想去哪里。

    反正他双手都断掉了,也翻不了盘,我倒想看看,他情急之下,会去哪里,有没有同伙,或者有没有线索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跑的挺快的,不过惶急之下,跌跌撞撞在所难免,经常是跌倒了爬起来,这样跑了一段时间,我随着他来到了一座山涧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他往山涧中间攀爬,我一下子想起来,就在山涧中间,有一个山洞,我小时候曾经爬进去过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家伙进入了乱石掩映的山洞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我急忙赶过去,就见到他蜷缩在一个很大的金属箱子里,那个金属箱子很大,完全可以把他容纳进去,箱子旁边还有一些按钮,看上去科技感十足,本来箱子是有一个盖子的,可是这家伙的手臂都已经断掉了,也没办法关上,他躺在箱子里,大口的喘息着。似乎想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,默默的等候,反正这个家伙也逃不出去,我倒要看看,还有没有人接应他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从天心月圆等到了朝霞漫天,那个家伙睡的蛮香甜的,我身上却完全都被露水浸湿了。

    我继续等候,一直到了中午,那个家伙从洞口出来了,他在山涧兜着圈子,我估计是想找吃的,趁他不备,我闪身进入了山洞。

    我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箱子,别的功能没发现,就发现这个箱子有冷藏功能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个家伙,很可能是被人冻在这箱子里面,运送过来的,这个认知,让我牙齿咬得咯咯响。这特么的,是谁来祸害我们的村子的?

    忽然,我的目光一凝,我发现在箱子的一角,有一个摄像头!

    难道……我转身冲出去,那个家伙看到我又来了,发出一声嘶吼,冲着我急扑上来。

    我弯腰从一侧滑过,木剑在他两脚中间一别,他向前扑倒,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手腕闪动,木剑在他身上划过,他身上的衣服一片片裂开,我终于看到我要找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他的腰间,别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,火柴盒大小,应该是监听器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这个家伙的背后,有一个人,或者一个组织在控制着他!

    我手腕一转,木剑拍在这个家伙的两侧太阳穴上,他立刻昏迷了过去。我用木剑把他挑进金属箱子,撕下一条衣袖,裹在手上,拉着金属箱子往回走。

    我把这个金属箱子,放在村口的老杨树下面,自己盘膝坐在旁边看守着它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不能自由活动,但是那些军人可以,很快,就有士兵发现了我,那个军官带着几个士兵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很不好看,可以理解,估计云清澜临走的时候吩咐过他们,不让任何人离开祠堂,可是我此刻却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,他们肯定接受不了啊!

    这就是严重的失职,士兵比较看重这个的,所以他不得不屈从于我的意思,帮我通知了老爹他们,说我在外面有事暂时不能回去。派出派出一个班的兵力,远远的监视着我。

    这样度过了两天,里面的家伙每次想折腾,都被我收拾一顿,就老实了。第三天,书生盛着直升机从天而降,,看到我和那个金属箱子,他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这个金属箱子里面的家伙,应该就是散播僵尸病毒的家伙,并且,背后有人控制着他。

    起初,书生矜持着,还想和我讨价还价,让我从明日香那里掏出秘密,可是后来,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讲了出来,书生厚着脸皮哈哈一笑,说恭喜我,经过他和云清澜的力争,上面答应了,我们再被监控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后,如果确实没有人再次出事的话,对村子的监控就算结束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打开箱子的盖子,让他看了看里面的那个家伙,木剑在那个家伙口中插了一下,淡淡的说道:“如果我现在,把木剑插进你的身上,你猜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书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,他这才发现,自己距离我太近了,他是见过我那一剑的威力的,知道我并不是在恐吓他,只要想,就完全可以办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我把木剑丢进了金属箱子,耸耸肩膀:“开个玩笑而已!大家都是朋友,我怎么舍得呢!”

    书生干笑两声,向后慢慢的退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是朋友,就帮我查查吧,这玩意从哪里运到这里的来的,这么大的箱子,不留点指纹也不科学啊!”我盯着书生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我不说,我知道他们也会追查的,以国家的力量,只要真心想找,这个箱子的来源将会无所遁形。无论是指纹,还是箱子运输过程中偶尔中沾染上的泥土,或者其他的蛛丝马迹,有的是办法找出来。‘

    书生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,派了几个穿着隔离衣的人,把这个箱子运走了。我估计,里面的那个家伙,马上就会变成实验用的小白鼠,被切片检查了。

    我们国家的科研力量或者比发达国家差一些,可是克隆山寨的能力,那是举世无双的,估计这玩意很快就会被逆向研究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个家伙,我独自一人,在村口的树下呆了四天,四天一过,七天的隔离器就算满了,没有任何异样的我,飞奔到了祠堂。

    因为我找到了传染源,再加上也没有人再发病,国家对我们村子的管控就此结束,所有的人,都可以从此呼吸自由的空气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书生对五爷爷他们说了什么,反正这个家伙八面玲珑的,肯定说了一些我的好话,我刚一进祠堂,就见到俺爹激动的满脸红光,正在哈哈大笑着和二大伯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二大伯看见我,咧开大嘴哈哈笑道:“你算出息了!大伯没疼错了你!”

    还有五爷爷,五叔六叔什么的一大帮长辈,上来围着我七嘴八舌的夸奖,就算我这么自恋的人,都有点脸红耳赤了。我看了一眼陈丹青,她低着头,并不看我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一酸,我知道,陈丹青依然还是铁了心,想和我划清界限。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!在岁月中蹉跎的不仅仅只是时间,还有当初的梦想和挚爱!

    军人们撤离了我们的村子,晚上,祠堂的前面,燃起了熊熊的篝火,自家酿的米酒飘出醇厚的香味,猪肉在锅里炖着,羊肉在火上烤着,大人小孩的都是喜气洋洋的,欢声笑语喧闹无比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村子里的人重获自由,长辈们决定好好庆祝一下,每年过年祭祖的时候,村子里才会这么的热闹,今天算是提前了。

    大碗酒大块肉的端了上来,我被几个长辈围在中间,他们并不知道我是如何解决这件事情的,不过书生应该是把这件事情的解决,归功在我的身上,所以大家你来我往的敬酒,我就算千杯不醉,也有点醺然了。

    五爷爷喝得脸红脖子粗的,说村子里我们这一辈的娃,最有出息的,就是我和陈丹青了。陈丹青不但是我们村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,还是第一个空姐,我呢,以前看我调皮捣蛋的,没想到最后关键时刻,是我救了整个村子。

    他提议,我和陈丹青一起喝一个,以后我们两个出去,在外面相互照顾。

    我端着酒碗,看着陈丹青,她整个晚上一直落落寡欢,一口酒都没喝,此刻,她目光躲闪的看着别处,假装没听到我们的话。

    是时候了!幸福,是要靠自己争取的!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把酒碗往旁边一放,冲着爹娘和二大伯他们跪了下去,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各位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婶婶,陈博不孝,有件事情不得不说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?这是要干啥?”爹娘他们诧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一字字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想娶陈丹青为妻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