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5章 心术

    那些士兵看我如此的嚣张,都面露怒色,但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,举枪对准了我。也没动静,俺爹就赶紧把我拉进了祠堂里面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俺爹的大耳刮子就糊在我脸上了:“你小子能了是不!敢跟军队叫板了!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你!”

    “你干啥!”俺娘心疼的把我挡在身后,瞪着我爹说道:“你还打起来没完了!就会窝里横是不。你有能耐,怎么不跟外面那些当兵的耍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俺爹气的浑身哆嗦,我急忙上前一步,挡在爹和娘的中间。

    “爹!现在这件事情。关系到我们陈家庄所有的人,我需要和大家合计合计。”我环视四周:“五爷爷,二大伯,六叔……你们跟我进来!”

    我叫的这几个人,都是村子里比较有威望,而且脑子相对比较精明的。当然他们的精明,只是农民式的精明,一个镇长就是他们眼中的皇帝,遇到连大气都不敢出,这种事也不指望他们拿主意,就是想让他们明白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,然后约束一下村里人。

    我把事情原原本本一说,二大伯,也就是陈丹青的老爹,一下子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握草,还特么不让人出山了?这还是不是***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朝代都是这样!”五爷爷唉声叹气道:“我还真听说过,早先年前清的时候,有因为鼠疫,把整个村子都屠了的……但是……我们招谁惹谁了?这华夏这么大,怎么就轮到我们陈家村了?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五爷爷这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我光顾着急了,也没想想,这事怎么就这么巧呢?难道……是冲着我来的?

    我越想越有可能,我们村子里的人,一向与世无争,怎么就平白无故的摊上这种飞来横祸呢?除非……

    我急忙掏出手机,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,估计军方已经把我们村子屏蔽了。

    我想找詹姆斯和左手右手的打听一下消息,可是现在,电话和邮件都不行,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几位父老乡亲,一听我想打电话,都皱了眉头,说电缆都给断掉了,信号也屏蔽了,这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忽然眼睛一亮,我想到在荒岛上,我们大家自制热气球的事情,我要是升上高空,他们总屏蔽不了天上的信号吧!

    我把我的想法一说,二大伯一拍大腿,说不用这么费事,你们小时候上天的事情你忘啦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想起来,二大伯是个做风筝的高手,他特别喜欢我,从小给我做了很多的风筝,孙悟空大公鸡什么的都有,还有一回,他做了一个超大的风筝,把我和陈丹青绑上去飞到天上去了,就为这事,俺娘还跟他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二大伯叫了两个年轻人给他搭把手,竹子什么的都是现成的,没用半个小时,一个超大号的风筝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俺娘一听说我这是要上天,当下就不干了,吵吵嚷嚷的要和二大伯玩命,我爹在一边跟她嚷了起来,场面乱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琴婶!”一直没用说过话的陈丹青,忽然站了出来:“我和小博子一起上去!”

    俺娘一愣,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,可能缺什么就疼什么,陈丹青她爹没儿子,特别喜欢我,俺娘没女儿,就最疼陈丹青,一听说她要上去,更是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……”我刚说了三个字,就被陈丹青截断了,她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你一个人在上面操作手机不方便,而且,万一你需要翻译呢?”

    好吧,我承认英语是我的硬伤,但是陈丹青……

    “行!我再改改这个风筝,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二大伯倒是对自己的手艺非常的自信,一点问题也没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俺娘虽然还是死活不同意,不过被俺爹强行带到了屋子里,我和陈丹青就开始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身上绑好了那巨大的风筝,二大伯告诉我,一会让我跑快点,这个是关键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:“你忘了我小时候给你撵兔子下酒了!”

    二大伯哈哈大笑,拉着绳子让我准备。

    我和陈丹青开始奔跑,风呼呼的迎面而来,我的身子掀动了一下,却没起来。

    那就是速度还不够快喽!我看了一眼陈丹青,低声说道:“呆稳了!”

    陈丹青默默点了点头,我开始飞速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速度自然不用说,强大的风迎面而来,我和她摇摆了几下,身体一轻,迅速的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了二大伯他们了,他们都是放风筝的高手,巧妙的调整之后,我感受到了拉拽的力量,对面的风很不服气的向上抬升,我们两个横着,飘飘荡荡的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迎着风,风吹起我们的衣衫。低头可以看到,我们小村庄掩映在山中,美不胜收,如怒的峰峦起伏不休,让人的胸襟为之一畅。

    我急忙掏出手机,原本是叉叉的信号标志,现在已经有两格了。

    我先是给詹姆斯发了个邮件,询问他关于这个僵尸病毒的事情。

    詹姆斯回的很快,他说确实是有这种事情,他给我好好查查,一会给我回消息。

    然后我把电话打给了左手,左手告诉我,他们两个的职责,是负责追捕那些实验体,这个僵尸病毒的事情,属于另外一个部门,不过他可以给我询问一下。

    等待的功夫,我伸出手,拉住了陈丹青的小手,她的指尖在我手中轻轻颤抖,瞪起眼睛看着我,责备的说道:“你干嘛!”

    “想牵着你的手不放开啊!”我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我不想,我真的不想,让她离开我!

    “别胡说!”陈丹青坚决的说道:“你和我是不可能的!求求你,不要再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你害怕了?”我步步紧逼:“你怕我逼得太紧,你守不住自己的心?是不是因为,你心里也有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陈丹青咬牙说道:“一丝一毫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?”我盯着她,眼中跳跃着危险的火苗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陈丹青色厉内荏的说了一句,垂下眼帘。

    我探头过去,飞快的吻}住了她的红唇,陈丹青没想到我居然如此胆大妄为,想要转头避开。

    可是们两个被绑在风筝上,她又能逃到哪里。我伸手扳住她的头,舌头用力往前顶,想要攻陷她的牙关。

    陈丹青的头一动不能动,她闷哼一声,忽然张开口,在我的嘴唇上重重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并没有让我退缩,我反而趁着她牙关开启的瞬间,舌头一下子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的舌头在她嘴里不停的搅拌着,陈丹青眼中的清明,渐渐消散,她凝眸如水,在我的侵略之下,不由自主的放弃了抵抗。

    然而手机在这一刻响起,打断了我的继续侵略。我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红唇,看到是詹姆斯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把电话给了陈丹青,她来充当翻译,詹姆斯告诉我,他刚刚查到,这件事情,其实和我之前经历过的一些事情,有着蛛丝马迹的联系。

    他问我记不记得夜白晨黑,我说记得,就是那一对黑人白人杀手,好像还有一个会催眠术的家伙,他们都是很强大的组织的,当初他们为了暗物质,灭了德国的研究所,一路追杀我,不过夜白晨黑被捉住之后,那个组织已经好久没有来撩拨我了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詹姆斯告诉我,这个事情有点奇怪,当初他已经通过种种渠道,让那个组织不再找我的麻烦,谁知道怎么忽然又来了,而且还是直接目标明确的来了我的老家,他们的情报系统,应该没那么准确吧。

    不过他告诉我,这个病毒,在其他国家也出现过,但是挺好解决的,只要把伤者死者全部都烧掉,然后观察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之内,如果我的村子里面,没有人再发病,那就是这种病毒并没有传播,毕竟病毒这个东西,其实非常的脆弱,只有在人体里面才能很快的繁殖生长,暴露在空气中的病毒,除了流感,其他的很少有能够持久保持活力的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三天……

    书生和我约好的,也是三天!

    难道……其实书生早已经知道,这个病毒超过三天就不用再继续注意的事情?这个非常的有可能,毕竟国家方面,这种情报,应该很快很准确的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书生为何要这么做?他其实真正用意是……

    如果他三天之后,肯定的答复我,那么这件事情的真相,就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他在借着这个机会,问出他想要的东西!

    这个家伙啊,他从来都只想着自己的目标,从来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么?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