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 不欢而散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之后,一辆军用直升机降落,云清澜和书生从里面走了下来。两个人的身上,都穿着厚厚的隔离衣。浑身没有一丝一毫露在外面,看上去非常的滑稽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居然惊动了这两位大员,这让我直觉这件事情太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个灾星!走到哪里。哪里就出事!”云清澜拍了拍我的肩膀,声音从面罩后面传来,闷闷的。

    那些军人们,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。在他们眼中,云清澜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,可是看他的态度,把我当成了自家子弟一样,而他们也知道,我只是这个陈家庄的出身,绝没有任何红二代的背景,这让他们都有点凌乱了。

    我完全没心思和云清澜兜圈子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家!我想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
    云清澜用目光示意,带着我和书生进了一间空房。

    “你有个朋友,叫詹姆斯!如果你询问他的话,你肯定能明白,这件事情有多严重!”书生开口说道:“据我们所知,欧洲和澳洲,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你知道,他们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吗?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严峻的脸孔,咬紧了牙关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永久……封闭!”书生叹息道:“解释一下,就是说,这个村子里面的人,永远不许再踏出村子一步,就在这里……自生自灭!”

    我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冲上了头顶,这太特么的……欺负人了!

    虽然村子里的人一向自给自足,吃的蔬菜肉食蛋类,都是自家生产的,也避免了现在外面日益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。可是时髦的衣服,家电产品等等,总不能自己生产吧!还有,孩子们大了,总要出去上学的……

    “国际上传来的消息,这是一种新型的病毒,从动机上推测,病毒的制造者,正在进行全球范围内的试验,这种试验,是针对各色人种的!”

    书生详细的解释道:“就好像一种药品生产出来,要进行一段时间的人群耐药性试验,才会正式推入市场,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压抑着说道:“中了病毒的人已经死了,为什么要把全村的人都封闭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为了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!”书生淡淡的说道:“古时候,村子里一个人得了瘟疫,整个村子都被屠掉,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两个呢!”我压抑着胸中的怒火,指着他们:“你们两个也来过这里,怎么不封闭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这把年纪,已经不在乎什么了!”云清澜指了指书生:“他整天在生与死之间游走,也无所谓了!”

    我冷笑:“说到底只是特权而已!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吧!”云清澜瞪了我一眼:“我们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书生轻咳一声:“为了国家,我和云老付出的已经足够了!你所想的,未免有点狭隘了!”

    “我狭隘?”我怒吼道:“不管是你们庙堂之上,还是我们乡野之间,有一个最起码的共同点!我们都是人!凭什么你们可以决定我们的自由!”

    “想要自由,也不是不可以!”书生锐利的目光盯着我:“先有国,才有家!首先说,你们为这个苦难的民族,付出了什么!如果你愿意交换的话,我和云老愿意担着天大的关系,给你的家人自由!记住,仅限于你的直系血亲!”

    “交换?”我楞了一下,很快回过味来,皱眉道:“明日香?”

    曾经,书生给我一张纸条,让我按照上面的问题询问明日香,关于岛国的真正对华政策,关于岛国一些人员变动之类的东西,我很直接的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他又把这件事拿出来,作为交换条件!

    “聪明!”书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别过头,不让他看到我快要喷火的眼睛,窗外,军人的身体挺立如同标枪,我的亲人们,都眼巴巴的看着我们这间房子。

    这里的每个人,都能熟悉的叫出我的名字,我吃过他们蒸的馍,收过他们的压岁钱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清楚,等待他们的是什么,就算是知道了,他们能够做到的,也只是逆来顺受!

    “好好考虑一下吧!”书生说道:“记住,一个人力量再大,也大不过众志成城!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了!”我抬起头,盯着他说道:“我愿意用北非油井的全部股份来交换他们的自由!还有一座钻石矿!”

    书生愕然看着我:“你在开玩笑?国家缺你这点钱?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这条命!”我一字字的吼道:“我把命卖给国家,可以吗!可以吗!”

    书生叹了口气:“看起来,我们已经没必要再谈下去了!云老,请!”

    云清澜深深看了我一眼,目光中闪动着一些异样的东西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!”我两人身后开口,字字寒彻如冰:“我不懂什么国家大义,我只知道,这里的每一个人,都是我的亲人!若是有人让他们不痛快,我也豁出去了!我能够做到什么地步,我就做到什么地步!”

    云清澜和书生顿住脚步,霍然转身,书生的脸上布满了怒容:“你在威胁我们?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小碎步快步向着书生而去,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书生出身于那个最神秘的部队,身手不用说也是出类拔萃的。他看到我动手,冷哼一声,身形一闪,鬼魅一样的迎着我欺近,一扬手,几枚细细的钢针破空而出,在空中发出了尖锐的呼啸。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拔剑猛地一劈,我和书生之间的空气,骤然间变得扭曲起来,几枚钢针冲入扭曲的空气中,立刻消失不见,而我的剑似乎可以无限延长一样,瞬间就顶在了书生的咽喉上。

    书生脸如死灰,不敢置信的看着我,这一剑已经粉碎了他所有的自信。他已经算是顶尖的高手了,却在我的手中如此不堪一击,他也读懂了我这一剑含而不发的真正意义。

    我想杀他,易如反掌!

    不止他,云清澜也是无比的震惊,他是知道书生的身手的,所以眼前这一幕,就有点颠覆他的认知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做什么,没有人拦得住我!”我收回木剑,傲然说道:“所以,你们做决定之前,麻烦把我的感受考虑进去,谢谢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云清澜拂袖而出,书生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步履沉重,缓缓的走出房间。那些军人,依然牢牢看守着我的亲人们。

    我可以面对任何最强大的敌人,却没有半点把握,可以带给他们自由……

    我能做到的,就是尽我最大的力量,为他们讨一个不能算是公道的公道!

    “你小子!”云清澜用手指着我,沉声说道:“不要轻举妄动!这件事情,我们回去请示一下!”

    “给我个期限!”我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知好歹!”云清澜气的吹胡子瞪眼,依他的身份地位,估计就是国内的那几位超级大|佬,也不会这样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陈博!”我爹看到云清澜生气,依他的脾气,不管谁对谁错,至少云清澜的年纪在这里摆着,他肯定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欠揍!”我爹上来就是一脚:“从小我教你敬老尊贤,你忘狗肚子里了?”

    我任凭我爹踢我一脚,依然满脸杀气的瞪着云清澜和书生,手按在剑柄上。

    “三天!”书生飞快的说道:“三天我们一定给你消息,到时候,大家也许是敌非友了!”

    我森然说道:“但愿不要!但无所惧!”

    书生和云清澜叫过一名军人,低声吩咐了几句,上了飞机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个军人惊讶的看着我,退入其他军人之间,大声说道:“所有人听我口令,从现在开始,所有枪全部子弹上膛,若有人捣乱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明显是针对我,我那些父老乡亲立刻就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什么叫捣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帮我们调查问题来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不怕遭雷劈啊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嘈杂的声音中,我的身形一晃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越过其他士兵,木剑顶在了那个军人的喉咙上面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我现在杀了你,没有人可以阻止!”

    那个军人恐惧的看着我,嘴里却没有半点退让:“你杀了我,你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麻烦你考虑了!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住手!陈博,你给我回来!”我爹气急败坏的叫着,扑过来就要打我,却被那些士兵用枪顶着,走不上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我爹目光中的惶急,知道他其实表面上斥责我,其实想给我解围,我叹息一声,就算我浑身是铁,现在这种情况,又能怎么样。

    我松开了那个军人,插剑回腰,一步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最后,我站在所有父老乡亲的前面,在地上用脚尖画了一道横线。对着那些军人,森然说道:“三天之约,若是三天内,你们有人闯入这道横线以内,后果自负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