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僵尸病毒

    那是一个玉观音的吊坠,玉质不是很好,估计也就是九块九包邮的那种,但是。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以这里的陡峭程度,除了我,居然还有人能够上的来吗?

    我把这个观音吊坠塞进口袋里,迅速的下了山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。那些士兵还在满山搜索我,我躲躲闪闪的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“爸妈!”我的声音有点发硬,推开堂屋的门,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我的心深深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!灶火很冷,地面上铺了薄薄一层尘土,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,我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快的女人,怎么能够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难道他们……

    我不敢再想下去了,冲出屋子,翻墙而过,到了陈丹青的家里。

    她家也一样,没有半个人影,灶台是冷的,我跑到陈丹青的卧室里转了一圈,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,散发着淡淡的幽香,在她的枕边,露出一个小小的纸角。

    我抽出来一看,那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,照片中,她穿着花棉袄,我带着小老虎的帽子,两人头挨着头,笑的傻不愣登的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我们几岁照的?四岁?五岁?我已经记不清了,也不知道,她怎么还能留着这么古老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我的心里发酸,把相片珍重的踹在怀里,反身出了门,翻进她家隔壁二梗叔叔的家里。

    依然是空无人烟……

    我一连去了四五家,心沉的越来越厉害,我坐下来,用陈高家的木柴,削了一把木剑。

    我打算……出去找那些士兵了!

    不然再这么找下去,我会被恐惧逼疯的!

    “陈博,你在村子里对吗?你出来!我们不会伤害你!”

    我还没找他们,村子里的广播已经开始找我了!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正要走出去,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在广播中急促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回来干嘛!吃饱了撑的你啊!来祠堂!”

    是我爹!

    这恍如隔世的声音响起,我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,我纵身跳起来,向着位于村子中心的陈家祠堂奔去。

    陈家祠堂是我们这个大家族的祖宗祠堂,我小时候过年跟着父母去里面祭祖,在我心目中,这是一个很阴森很肃穆的地方,但是现在,这里简直太热闹了。

    足足一个连的士兵把守着这里,而里面,就是我那些失踪的乡亲。

    原来,全村所有的人,无论男女老幼,都被关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七八个士兵把我围在了中间,虽然没有举枪对准我,但是那戒备的眼神,还有搭在枪带上的手,都说明了他们的警惕。

    我恨自己的视力为什么这么好,可以清晰的看到,人群之中,爹头上几根悄然出现的斑白头发。

    “爹!娘!”

    我嗓子硬硬的喊了一声,冲他们冲了过去,谁知道我刚走了两步,就有两个士兵想要阻拦我。

    这时候,爱谁谁,谁挡着我谁自认倒霉吧!

    我的身形一晃,从两个士兵中间穿了过去,他们两个向着旁边飞出,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哗啦啦,周围拉枪栓的声音响起一片,一个严厉的声音让我不许动。

    我万千没鸟他,扑过去攥住了爹娘的手,眼眶立刻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冒失鬼!快松开!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他!”

    爹和娘一脸惶急,挡在了我的身后,我猛转身,盯着那几个举枪对准我的士兵,厉声说道:“把枪放下,再举着的话,我打断你们的手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一记大耳刮子落在我的脸上,我爹怒道:“怎么和政府说话呢!”

    我娘陪着笑,对着那些士兵说道:“孩子不懂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!孩子不懂事……”我的陈大伯,也就是陈丹青的老爹,从人群中走出来,冲我挤眼睛:“你小子还是这么犟,是不是肉皮痒痒了!快点跟政府道歉!”

    我的目光越过他,看到了人群之中的陈丹青,她垂下眼帘,不看我。

    几个士兵挺枪向我走来,我转身瞪着他们,我心里憋着一团火,我并不介意,拿他们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军人腰间的通讯器响了起来,他走到一边去接听,我分明听到,电话那头是云清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

    两个士兵用枪指着我,另外一个上来想对我搜身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攥住那个伸手搜身家伙的手腕,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当过兵,明白你身不由己,不过,我想告诉你,搜身,也是需要实力的!”

    那个士兵被我攥住手腕,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,他骇异的看着我,拿枪的两个士兵转头看了一眼后面,似乎在请示。

    那个接电话的军人摆了摆手,示意不要轻举妄动,依然在接着电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收起电话走了过来,身形立正,啪的一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    “4398部队中尉李政,向首长问好!”

    首长?我什么时候成了首长了?我冷笑:“云清澜告诉你,我这人吃软不吃硬,你就来这套了?”

    那军人楞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我会直呼云清澜的名字,而且似乎还猜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包括我爹娘在内的父老乡亲们,嘴巴张的老大,全都呆滞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中尉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官职了,比村长肯定大多了,怎么都没想到,中尉居然向我叫首长,那我得是什么大官了?

    “首长是国家机关人员,有权调动我们!”这个中尉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,自己还有一个特工的身份呢。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!我向您汇报一下!”

    这个中尉这么一说,我倒是也没拒绝,我太想知道,我的家乡发生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和他到了一个帐篷里面单独谈话,他所说的东西,让我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在一个星期之前,也就是陈丹青回家的那天,村子里忽然发生了一件怪事。

    一个叫陈迪的小孩子,忽然失踪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个村子的风气极好,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来形容都没问题,因为一笔写不出一个陈字,孩子们都乱串惯了,去东家西家的吃饭睡觉都没问题,我小时候经常几天几夜不回家。

    所以小陈迪失踪了两天,家长才发现这件事情,他们找遍了村子里面,最后一个看到小陈迪的人说,小陈迪背着书包去山里,说是去捡蘑菇了。

    全村人一起上山寻找,最后在山腰上,找到了小陈迪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他的脸部还算完好,凝固着死前的惊恐和痛苦,而他的身上,则布满了抓痕和咬痕,这让人非常的吃惊,因为我们村前的这座山,兔子山鸡肯定是有,食肉类的动物,也就是黄鼠狼山鼠什么的,没听说有狼啊!

    村里人漫山遍野的找了两天,也没发现任何大型食肉动物的痕迹,后来有人说不见得是野兽做的,因为小陈迪的肉也没被吃掉啊。还是报警吧!

    还有人说,警察来了,肯定要解剖尸体,孩子还是入土为安的好。

    陈迪的父母都快哭瞎了,想了想,还是遵循着后者的意见,让孩子完整的入土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那天晚上,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陈迪的棺材还没做好,他就躺门板上,用白布盖着。

    当晚守夜的,除了陈迪的父母,还有他的大伯和三叔,后来半夜,一声凄厉的叫喊,惊醒了村民们的美梦。

    大家寻声找过去,就发现了惨不忍睹的现场。

    陈迪的父亲和大伯以及三叔,全都死了,身上也布满了抓痕和咬痕,他的母亲没死,但是也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被人发现的时候,她的母亲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,嘴里反复的念叨着:“烧……快烧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不懂什么意思,然后陈迪的母亲就咽了气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为他们守夜的人里面,一个叫陈治国的小伙子正在用手机看电影,忽然听到奇怪|的声音,他抬头一看,立刻吓傻了。

    那四具尸体,一起直挺挺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诈尸啦……”陈治国的惨叫震惊了整个村庄,大家拿着手电筒赶来,就发现四具尸体,一跳一跳的,追着那些守夜的人乱跑。

    他们的皮肤黑紫,伤痕宛然,肯定都是死人,大腿不能回弯,只能一蹦一蹦的前行,所以那些逃跑的人,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可是那恐怖的画面,还是让人非常震惊的。

    “僵尸!”有人尖叫了起来,大家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僵尸?我皱眉截断了军人的讲述:“你相信这个吗?”

    中尉耸耸肩:“这可能是……一种新型的病毒,具体的情况,会有人告诉你的!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