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被隔离的村庄

    “假如一个国家,需要用这种手段得到情报的话,那么这个国家就算强大了,也只是外强中干!”我面无表情的的说道:“明日香是我的妻子。她也是自己家人的女儿!让她为了我,出卖自己家人的利益,你可知道,她心里会有多难过!你可知道。我心里会背负多么沉重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一个国家想要强大起来,并不是靠这种手段的,其实对自己的民众好上加好的话,众志成城。我相信没人敢来惹你的!”

    我铿锵有力的话,只换来书生的一声苦笑,他定定的看了我一会,叹息道:“我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!你这个人,太自我了!”

    “不止自我,还自恋!”我想起那个看够看透人心灵的陌离,心里莫名惆怅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本来是你立功的绝佳机会啊!”

    书生叹息着离开,我带着女人们,回到自己的城市。

    回到城市,只是一个中转,我要带她们回自己的家乡,这是她们一致要求的,都想见见我的父母。

    如果我对爹妈说……这些都是我媳妇,我估计我爹那劈柴的斧子,很快就要洗我脑壳了!

    但是这是迟早要知道的事情,更何况,我要回去找陈丹青好好谈一谈,我放不下她!

    我们在城市耽搁了一天,因为女人们要采购东西,她们说第一次回去见我的父母,一定要多带一些东西,她们问明了我父母的身高体重,买衣服这件事情就交给了安琪,其他人冲进超市和各种专卖店,一通横扫,只有乔憨憨的跟在我的身边,趁几个女人不备,我这个备用拎包随从,拉着乔跑进了自助烤肉店。

    乔吃掉的烤肉,盘子摞起来能有我高,我看那些服务员的眼睛都直了,我嘿嘿坏笑着,跑到冰柜那里给乔又端了两盘肉。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我就得去陈家庄了……组织上有保密规定,我不能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,总之,这次的任务很危险!你就不要再问了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有一个男人在打着电话,我端着盘子刚要转身,听到陈家庄三个字,立刻愣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华夏,叫陈家庄的村子不知道有多少,但我的家乡就叫陈家庄,一个掩映在青山绿水间的封闭小村庄,那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住户,都是我们一个大家族的,民风淳朴,守望相助,在外面见惯了勾心斗角,在我心里,那里就像是心中唯一的净土。

    去陈家庄出任务……任务很危险?这句话说得我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那个男人一眼,三十四五岁的样子,带着眼镜,身上没有任何受过锻炼的痕迹,手上也没有枪茧,应该不是军人警察等职业的,但是他的身上,有一种很特别的淡淡味道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我很快就分辨出来了,这是消毒水的味道,那么这人很有可能,来自于医院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男人已经挂掉了电话,端起两盘烤肉正要离开,发现我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。他有点纳闷,张口正要说话,忽然身体震动了一下,呆呆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我用目光牵引着他,走到了旁边的一张空桌子旁边坐下,用意识和他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我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,站起身,拉着乔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口中的陈家庄,确实就是我的家乡陈家庄!

    一个星期之前,周围环绕着我们村子的那座山,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爆发了泥石流。

    泥石流本来应该暴雨之后才出现的,可是那天并没有下雨,莫名其妙的泥石流就来了,把村庄到外面唯一的通道封闭了,而且,村子里面的房屋也冲毁了不少,村民们出现了轻微的伤亡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是市疾控中心的医生,是专门过去调查灾后水质和疫情的。

    我找到了李美红,她是所有女人里面最持重,也是最善良的女人,不管我说什么,她都不会怀疑我。

    所以我告诉她,我有急事马上要去北非,处理生意上的事情,让所有的女人在家等我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,等我回来再带她们去见我的爹妈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慌慌张张的跑回自己租住的地方,开了李美红送我的牧马人,一路狂奔,朝着家乡而去。

    我的家乡虽然在行政上属于这座城市管辖,其实距离城市非常的远,中间有一段崎岖难行的山路,也是守住陈家村淳朴民风的屏障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我到达了牛山,翻过这座山,就是我们陈家庄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那条从山中间穿过去的唯一盘山路,已经完全崩塌了,路上堆着一大堆乱石。隐隐约约的,能够看到一些穿着军装的军人,在乱石附近往来穿梭。

    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并不像是在清理路障,反而像是在看守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把车停到了山下的树林,向着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,看到我向着这边走来,几个士兵就奔跑过来,问我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我是陈家庄的人,要回家,他们立刻开始盘问我,我的姓名,家里人的姓名,还有在陈家庄的具体住址等等,我老老实实的回答着,心里恐慌的感觉,越来越浓重。

    一个军人转身去打电话,我的视力远超常人,所以即便离着那堆乱石很远,我依然能够看清楚,那些乱石有点……不正常!

    我当过兵,搞过爆破,无论怎么看,那堆乱石都不像是自然形成的,看那石头的凌乱及方向,特别像是爆炸后形成的!

    “里面发生了什么!我的家人怎么样?”我厉声询问面前的士兵。

    那个士兵并不回答,有一个年轻的小战士劝我,说他们的班长正在打电话,打完电话就可以告诉我了。

    我压住性子,等了几分钟,那个打电话的军人回来了。他看向我的表情,带着极度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陈博,你的家人没事,请你放心!首长让我转告你,马上去军区和他见面!”

    这个军人说的非常和颜悦色,估计是因为云清澜的缘故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云清澜有什么事情找我,但是就是天塌下来的事情,也比不上我近在咫尺的家人的安危重要。

    我对着那个军人说道:“我要和云清澜通话!”

    那个军人露出惊愕的表情:“首长料到你会这么说的,他说电话里面说不清楚,让你务必回去找他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好吧,那我回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我开车送你!”那个军人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车!”

    那个军人对我的话视若未闻,告诉一个士兵去开车,自己则警惕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,本来我就打算,出去后绕路回家的,没想到他们根本就打算给我这个机会,这分明是押解我回去的意思嘛!

    这其中必有蹊跷!

    “好啊!”我缓缓点了点头,几个军人的表情刚刚一松懈,我已经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站住!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再跑我们就开枪了!”

    几个军人的怒吼在身后响起,我心说我特么要听你们的就是傻|B了。

    我脚下生风,跑得更快了,不是我针对谁,我想说我放开了速度,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是辣鸡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把那些军人甩的看不见影子了,在这座山里,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地形。小时候,我经常满山乱跑,现在沿途经过的一草一木,都能够勾起我童年的记忆。

    我攀上了山头,向下看去,心里的疑惑更加浓重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那个疾控中心的医生说过,我的家乡发生了泥石流,可是现在看去,村子里的房屋,静静的矗立在山坡的环绕中,每一家每一户的房子都完好无损。并没有任何泥石流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多了一些东西,少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多了很多的军人帐篷和士兵,就驻扎在每家每户的门口,少了一些生气。

    平时村子里面非常的热闹的,淘气的孩子满村乱串,搞的鸡飞狗跳的,老人们会聚在村口的大树下下棋,奶奶们迷上了广场舞,占据了村子里的打谷场……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任何人影都没有!整个村子静悄悄的,除了满脸严肃的士兵,再见不到任何的村里人!

    出事了!一定是出事了!

    恐慌在我心里蔓延,我向着山下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下山途中,我看到很多的士兵涌出帐篷,向着山上爬来,他们的目标所向,正是我的方向。

    我立刻明白了,应该是外面的军人通知了他们,而他们这里也有望远镜之类的东西,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这个难不到我,我在乱石间穿梭,很快就到了一个几乎垂直的峭壁下面。

    这里叫做鹰愁崖,除了我,估计也没什么人能够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我从这里攀援而下的时候,却发现了一样让我无比惊奇的东西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