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 千重罪,不死身

    在日本,真正的权利,是掌握在内阁首相的手中,皇家对于日本人来说。只是一个精神领袖的象征而已。若是我此刻闯入内阁刺杀首相的话,估计早已经被打成了肉泥,不过即便如此,作为目前世界上最悠久的几个皇室之一。他们肯定有自己强大的保卫力量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沿着墙壁急奔,忽然,我的背心一痛。一道深深的血槽出现在我的背上。

    我停步转头,一个蒙面的黑衣人,站在我身后不远处,手里那把雪亮的短刀,还在向下滴落着鲜血。

    是……忍者。这个传说中神乎其神的战斗职业,一直在守护着皇家的安全!

    其实我早应该想到了,比起现代化的那些监控和警戒装备,忍者无疑是更加合适而恐怖的。

    首先忍者世代都是为皇家服务,忠诚房门不容置疑,其次,忍者自己本身就精于刺杀,他们用来作守卫,比起士兵和特警要厉害的多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闪电般转过这些念头,那个忍者一声不吭的向我冲过来。

    我攥紧腰间的木剑,凝神以待,那个忍者跑了几步,身形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向右踏了一步,木剑一刺即收,啪的一声,那个忍者从虚空中显出身形,摔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刚刚掉落到了地面,就冒出一蓬白烟,他的身体在烟雾中消失不见,我耳朵动了动,纵身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破空声大作,几枚乌黑的手里剑呼啸着划过空中,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掠过。

    那个黑衣忍者的身形,出现在了我的正前方,滴溜溜的一旋转,他的身体竟然一分为二,两道黑影站在了我的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两个黑影再次旋转,又分成两个黑影,一共四个黑影,从四面向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,仿佛傻了一样,根本就不动弹。

    四道黑影在我身边纵{横交错,我的木剑再次刺出,刺在了黑影之外的空处。

    那个黑衣忍者,从虚空中跌落出来,双手捂着咽喉,在地上不停的翻滚,很快,他就两腿一挺,再不动弹。

    他的咽喉已经完全塌陷了,就算神仙都救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死鱼一样的凸出来,估计他到死都想不明白,我是怎么发现他分身之外的真身的。

    单以技术性来说,他的隐身分身什么的,确实蛮诡异的,只不过他并不清楚,我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听觉和嗅觉,他这套把戏甚至可以秒杀一个实力超过我的人,却无论如何都奈何不了我的。

    解决完这个忍者,我迅速的潜入另外一层院落,这个小院正在紧张有序的繁忙着,红色的灯笼此起彼伏,还有笼罩在树上的各色彩灯,把这里装点的好像童话一样。

    我迅速的冲进一栋房子,随即就从窗口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护卫,忍者,大概十几个人组成的队伍,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我了,我仿佛从未出现过那样,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对我的搜寻始终没有停止,不过我还是没有被他们发现,院落里面的人越来越多,警戒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增强,不断有西装革履或者穿着民族和服的人,在庭院中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我估计,那个负责安保工作的家伙,已经有点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皇室有自己的尊严,虽然没有找到我,危险依然存在,可是他们还是把婚礼准时召开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中,明日香出现了,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白色面纱,弱柳扶风的走了十几步,来到了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与她同时到达的,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,在日本本国身高硬伤的情况下,这个男人的身高应该也在及格线以下。

    他和明日香站在一起,就好像是姐姐和年幼的弟弟。

    传统的歌姬上场了,涂着白色的脸蛋,穿着高高的木屐,挥舞扇子,跳着古老的歌舞,

    表面上的歌舞升平,其实他们从未放弃过对我的寻找,可是我一直都隐藏着,并没有让他们找到……

    那个相貌清秀的男人,应该是岛国的田皇,他穿着明黄色的袍子,站起来,对着大家开始说着什么。人群开始鼓掌,明日香被两个女人架着,走向那个比她还矮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挺胸叠肚,脸上露出极度满足的笑容,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戒指盒子,打开后,一枚硕大的钻戒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明日香宛如木偶一样,不言不动,年轻男子走过去,拉起她的纤纤玉手,拿起钻戒,正要往她的手指上面套,一声大吼传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一栋房屋的木制屋顶炸开,散碎乱飞的木条中,我冲天而起,落地后飞快的朝着他们跑去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很多的警卫从四面八方出现,朝着我围堵过来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已经全红了,我不能想象,如果明日香成为别人的女人,我会如何的伤心,所以明明知道,这时候冲出去,是九死一生还是十死无生,我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几个警卫和我刚一接触,就倒飞了出去,但是更多的警卫涌了过来,汇聚成|人流的海洋,而我就在海水的正中央,一人一剑,左冲右突。

    大师范传授给我的居合术,并不适合这种乱斗的场面,可是我自己领悟的万物为我所用非我所属的剑道奥义,却很好的弥补了这个缺陷。

    我的木剑在人群中借力打力,不停的闪烁,每一剑都荡开无数的臂膀,像是与风浪搏击一样,朝着明日香那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身边的人群如潮水退去,海浪的正中,只剩下了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衣衫破碎,满身伤痕,提着已经断了半截的木剑,努力挺直了腰板。

    展目望去,明日香被两个女人架着,正在离我远去,我向前急冲,刚刚跑了几步,身上忽然飚射出一蓬血花。

    一道深深的血槽,出现在我的左臂上,一大片皮肉耷拉下来,不停的流淌着鲜血。

    不过,一个黑衣忍者,也躺在了我的脚下,我的木剑尖端,完全被鲜血浸染成红色。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向前奔跑,一道冷厉的刀光,无声无息的浮现在我的脖颈旁边,我拼命转身,一剑挥出。

    我的肩膀上,被忍者刀削下手机大小的一块血肉,而出刀的那位忍者,胸口被我的木剑刺入,随着木剑的拔出,他闷哼一声,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。

    我踉踉跄跄的继续向前奔跑,鲜血在我身后,印出一道长长的痕迹,我的视线有点模糊了,朦胧的世界中,明日香已经被人拉的就要下了高台,我五内俱焚,脑子里拼命的凝聚着意志力。

    不!我不能死!我还要带着明日香离开!

    不止明日香!还有岛上的陌离!我承诺过,若我不死,就一定要带你们走!

    执念如刀,悬梁刺股的督促我拖着残破不堪的躯体,向着明日香那里歪歪斜斜的前进。

    喉咙里面像是着了一把火,脑子里面被灌满了铅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撑多久,但是我知道,即便身负千重罪,只要我不死,就一定要压榨我最后一丝潜力,把明日香救出来!

    我向前冲了几步,虚空中一抹刀光隐现,如匹练一样斩向我的脖子,我抬剑想要阻挡,可是我的意识能够跟得上,这具残破不堪的躯体,却实在不听我的话了。

    我的手刚抬起一半,那森寒的刀光,已经到了我的脖颈上,冰冷的金属触感,让我脖子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,恍惚中,我似乎看到了,死神挥舞镰刀,狰狞的微笑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