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就算与全世界为敌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……曾经一起度过了荒岛的岁月?”明日香眼睛亮亮的看着我,她的身后,银座熙攘的人流如潮水涌动,所有人的身影都像是渲染一样模糊无比。只有她的俏脸,在我的眼中清晰到无限大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……经常会出现那样的梦境吧!”我深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明日香点了点头:“经常会!可是,梦中篝火旁的身影,都是模糊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到了独自留在荒岛的陌离。心里一阵后怕,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庄先生想要探测我的脑域的话,只怕终我一生。也无法解开创|世的封印,那样的话,我的世界中,陌离依然是模糊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要去荒岛吧!”明日香双手合在胸前,期盼的看着我:“去找苏姗,去找大师范!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会找到前往荒岛的途径的!”我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明日香用力点头:“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!”我笑逐颜开的牵起她的手,没想到明日香却歉意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明天我要举行婚礼了!”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愕然的看着她,和她握在一起的手,指尖不停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明日香定定的看着我:“我是皇室的子女,是不可以逃婚的!那样的话,家族会为我蒙羞的!”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艰难的说道:“所以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明日香羞红着脸,轻声说道:“我会告诉父亲大人,我不想结婚了!”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我皱眉看着她:“他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……”明日香字字落地生根:“以死相抗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我惶急的说道:“那样的话,我不许你再回去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啦!”明日香明媚一笑:“父亲大人最疼我,一定不会不同意的!我只是,想看看……你有多在乎我!”

    我死死盯着明日香,想知道她是不是想让我安心而骗我,她的目光一片坦然,宛如阳光下的沙滩。

    “好!”我重重点了点头,一字字的说道:“我就在这里等你,明早日出之前,若你不来!我去皇宫找你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明日香眨眨眼睛,说道:“若是父亲大人不允许的话,我会想办法通知你,我们再商量办法!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没有退路,除非你愿意让皇室的荣誉因你而蒙羞!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就是这样!我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明日香目光闪动,不再说话,和我并肩走过了熙攘的人群,我目送她走进了深深的庭院,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开。

    我用一百美元,雇佣了一个日本人,让他带我去买我所需要的东西,然后找了个旅店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我睡醒的时候,已经是天心月圆,白日里喧闹的银座,此刻安静无比,不熄的霓虹闪烁,为我的身上披上了一层七彩的光衣。

    我拿着一根木棍,慢慢的削着,一把木剑的雏形渐渐显露,我抛开杂念,把自己全部的身心都沉浸在木剑的制作上,每一根线条,每一处转折,都默然于心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夜风渐渐凛冽,月亮悄悄躲进云层,又溜了出来,锲而不舍的向着西面坠下,天边的云彩,隐隐透出了一丝鲜红。

    看起来,今天的天气并不会太好!我把制作好的木剑插进腰里面,看着天边如同血染的云彩,大踏步的向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远远的,我看到了檐影重重的皇居,在微亮的天光中,像是巨兽一样蹲伏在护城河的环绕之中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,义无反顾的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明日香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,看起来,她的父亲并不同意,那么就让我去把她带出来吧!

    她是我的女人!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让她离开我!就算是……与全世界为敌!

    很快,我就到了护城河的前面,我并没有遮掩自己的身形,因为我很清楚,皇居里面的戒备,一定无比的森严,不管我怎么隐匿身形,都不可能逃得过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索性就不再鬼祟,大大方方的往里面走,没走几步,从几十米外的岗亭中走出两个穿着制服的守卫,大声的冲我叫嚷着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肯定是想让我止步,我高高举起双手,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,意志力在飞快的凝聚。

    两个守卫的眼神很快就变得迷茫起来,我趁机欺身而上,一手一个,拉着他们往岗亭中走。

    进了岗亭,我反脚把门踢上,双手的掌刀击出,打昏了两人,然后离开,快步向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刚刚离开岗亭没多久,就有十几个守卫,从第二重院落的门口出现,迅速的向我这边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手中,都端着枪,不过并没有人开枪。

    看起来,我刚才弄晕两个警卫的事情,已经被他们发现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。这些人一直都没开枪。

    我想到一个理由,也不知道正确不正确。那就是有可能明日香的婚礼,今天并不会取消,为了婚礼的吉祥,他们才没有开枪的。

    反正我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已,他们并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人端枪朝我而来,我纵身一跃,跳进了护城河中。

    冰冷的河水,瞬间包围了我,耳边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,那些追过来的,也分出一部分人跳进河水中,还有一部分分散的驻扎河流的两岸,警惕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深深的潜在河底,贴着河底的淤泥,像是鱼一样的游动,因为河水太清澈,我的游动被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后面一大群人围着我追赶,岸边的人用枪指着河水,拼命的奔跑,同时大声叫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向前游动了几分钟,破水而出,带着满空的水花扑上了岸。

    眨眼间,我冲上了围绕护城河的桥,继续向着皇居的内院冲去。

    助跑加上纵身一跃,我跃进了第二层院墙。日本的皇居是对外开放的。我刚才所冲过的地方,守卫其实并不是很严密,可是越往里面走,越接近皇室成员所居住的内院,才会越来的越危险……

    果然,我纵身翻过了院墙之后,就有一种极度危险的警兆,在我身体周围弥漫开来,就好像,我被什么危险的生物盯上了一样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